×

羅馬書 2:17-21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羅馬書 2:17
  • 羅馬書 2:18
  • 羅馬書 2:19
  • 羅馬書 2:20
  • 羅馬書 2:21

保羅指出了那些教導律法,卻不順服律法之人的假冒為善。

這段經文從 2:1 保羅轉換聽眾開始。保羅沒有直接講給那些信心傳遍天下的羅馬信徒 (1:8),而是轉向了那些論斷他人,自己卻行相同或相似事情的人。他已經清楚地表明,神知道真實發生的事情是什麼,也會在審判的日子暴露隱藏的事 (比如,內心的動機)。所以,這些審判官 (1 節中的 “你這…人” ) 不會逃離自己偽善當受的懲罰。

現在,保羅揭示了他心中的一些特定人群,就是那些論斷他人,自己卻行相同之事的假冒為善之人:一群自稱忠心遵行神律法的猶太人。保羅所傳講的聽眾,即在羅馬 “信德傳遍天下” 的信徒 (1:8),主要是外邦人,正如我們在 1:13 所看到的,保羅說他想要來拜訪這些信徒,在他們中間得些果子,正如他 “在其他外邦人中” 一樣。這並不排除羅馬教會中猶太人的存在 (事實上,在使徒行傳 2:10 中有來自羅馬的猶太拜訪者在場)。但是,這裡和第三章清楚地表明,所指的特定猶太人是一群宣稱權柄超過保羅、攻擊他福音和好消息的人。保羅現在引用這些猶太人論自己的話,他們 “倚靠律法,且指着神誇口”。我們很快就看到這些言論的空洞之處。

保羅繼續引用猶太人自稱擁有高過保羅之權柄的說辭。在羅馬書 2:17,他們宣稱倚靠律法。這裡他們說,受律法教訓和指導來分別善惡。這些猶太人要說的核心主張是他們代表律法,且因律法稱義,而保羅試圖推翻律法,因此它是錯的、是不義的。但是保羅是在建立他們的論點,這樣他就可以拆解它。

在貫穿 2:17-21 的這一控告中很清楚地說明,保羅的誹謗者是猶太人 (17 節),而且他們堅持認為自己是聖經方面的權威,尤其是聖經律法 (18-20 節)。

之後也會很清楚地看到,保羅的誹謗者是假冒為善的人,他們反對保羅和他本乎恩因着信的福音信息。這些猶太領袖在與保羅競爭聖經權威,而且保羅給羅馬人的這封信就是一場合法的角力,要看對人如何稱義和如何活出義而言,聖經實際上所說的是什麼。

保羅繼續引用宣稱權柄在他以上之猶太人的言論。因為這些猶太人受訓於律法,就宣稱自己看到真理,擁有亮光。這些競爭的猶太 “權柄” 認為所有不按他們的方式看待事情的人都在 “黑暗中”。他們聲稱要通過自己對律法的知識和教導,帶領人進入光明。保羅很快就要擊潰這一說法。

值得注意的是,保羅沒有在任何地方質疑這些與之競爭的猶太 “權威” 在聖經上的豐富知識,但保羅將要爭辯的是,這些競爭的猶太 “權威” 並不明白聖經。知識可以營造驕傲,但不能確保理解 (哥林多前書 8:1)。對聖經的真正理解會帶來謙卑,而非驕傲。我們也會在保羅身上看到這樣的謙卑。在駁倒競爭的猶太 “權威” 時,保羅清楚地表明,他並不比他們好——他每天都在依靠神的恩典。

保羅沒有質疑律法實際上包括知識和真理的概念。在他系統化地拆解這些與之競爭的猶太 “權威” 的各種指控和誹謗時,保羅會驅散他完全反對律法的謊言。在羅馬書 3:31 中,保羅回答了信心廢除律法的指控,“斷乎不是!”,而是信心堅固律法。

在羅馬書 7:7 中,保羅回答了另一個指控,即他的教導引致律法是罪的結論。保羅再一次回答說,“斷乎不是!”律法讓人知罪是沒錯的;律法是我們的朋友,它展示了什麼是罪,而且任何與之相關的一切都是好的、是有益的。

在羅馬書 2:1,2:3 中,保羅轉換了聽眾,開始對 “你這論斷人的” 講話 (3 節)。然後,在羅馬書 2:17-20,我們看到,論斷他人的具體人群是那些自認為是智慧的老師和優秀的律法遵行者之人。現在,保羅開始公開挑戰這些與之競爭的猶太 “權威”,指控他們違背他們自稱所代表的律法,就是他們用來論斷和評判他人的律法。保羅繼續在羅馬書 2:24 將自己的批判推向了高潮,說他們違背律法使得神的名譽受損,受到了褻瀆。

今天,人們經常以假冒為善的基督徒為由,不願跟隨神。因為這正是保羅所面對的,所以很明顯,日光之下沒有新事 (傳道書 1:9)。保羅問這些與之競爭的猶太“權威”,他們是否教導自己,顯然答案是否定的。他們告訴別人做那些自己拒絕去做的事情。

然後,保羅開始他的控訴,是有關這些與之競爭的猶太“權威”違背反對偷竊之律法的具體規則。顯然,保羅指控這些與之競爭的猶太 “權威” 違背偷竊的律法,它是十誡中的一條。保羅沒有說這些與之競爭的猶太 “權威” 以何種方式偷竊,但他顯然期待羅馬外邦信徒 (他們的信心是天下皆知的,1:8) 可以認識到這一點。

耶穌曾以相似的方式對宗教領袖講話,並在馬太福音 23:14 說法利賽人侵吞寡婦的房子,或許這就是保羅在問 “自己還偷竊嗎” 時所想的內容。宗教權柄使用他們的地位來欺詐窮人,以支持自己奢侈的生活習慣,這的確是一種偷竊的方式。濫用職權是強制征行的一種形式。同樣,在馬太福音 23:25 中,耶穌也說法利賽人滿了勒索和放蕩。

羅馬書 2:17-21 你稱為猶太人,又倚靠律法,且指着神誇口;18既從律法中受了教訓,就曉得神的旨意,也能分別是非;19又深信自己是給瞎子領路的,是黑暗中人的光,20是蠢笨人的師傅,是小孩子的先生,在律法上有知識和真理的模範。21你既是教導別人,還不教導自己嗎?你講說人不可偷竊,自己還偷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