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罗马书 12:1

保罗在为信徒描绘如何通过信,追求神的义的画面。义指的是和谐的生活或正确的生活;该和谐的第一个因素是献祭的生活。

在 1-11 章,保罗告诉他的读者罗马信徒如何得到神的义,并解释说,这不是透过律法,就像一些与之竞争的犹太 “权威” 所争论的一样,而是通过信心。现在,保罗告诉他的读者,藉着信的公义生活该是怎样的;保罗使用 “所以” 来表明这一点,说,因他已经在 1-11 章所清楚表明的内容 (义是藉着信而得),所以在此是信徒当如何生活。他以一个强有力的呼吁作为开始: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按公义生活。

首先,保罗谈到了献祭。我们信徒是要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过献祭般地生活,行神让我们行的事,这是将敬拜、赞美和尊荣献给神的方式。保罗称这一献祭为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即属灵的敬拜事奉。译为 “属灵的” 一词是希腊文的 “logikos”,也可以译为 “合理的”、“理所当然的”,正如和合本所示。这里的理念似乎是:鉴于保罗所展示的义的生活,对我们而言,惟一理所当然的结论就是活出献祭生活的生命来。

为什么当作活祭的生活说得通呢?若没有前面的十一章,为他人的利益倒空自己是 “理所当然的” 这一概念,这一点会是非常难理解的。但按 1-11 章所反射的,活在律法之下是被罪奴役的生活。虽然信徒在神面前称义单单建基于相信耶稣,无关我们的行为,但是如果我们不当作活祭地生活、跟随耶稣的榜样,我们就滑向了罪。

这意味着,我们要承受藉着耶稣复活的大能所拯救我们脱离的后果。就像人从监狱获释之后,却选择继续呆在牢房里。我们没有活在自由中,没有活出耶稣造我们的目的,反而重返罪的奴役。作罪的奴役,必导致世上的定罪;我们因拒绝向耶稣活出献祭的属灵生命,而承受罪的后果和死亡 (隔绝) 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当作活祭的生活是 “理所当然的”,因为这是在耶稣里自由地生活,避免了罪的奴役。

当我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的和圣洁的祭物,供神使用时,就活出了事奉神的生命,是我们受造所当行的。所以,受造物行他们受造所当行的事是理所当然的。“事奉” 一词在原文中是 “敬拜” (latreian,λατρείαν),只要读者明白圣经对 “敬拜” 的使用,不是挂名基督徒 (church goers) 所使用的极其局限的范围——即只指教会中定时的崇拜的话,该词是非常合适的。对于犹太人而言,比如保罗,敬拜包括献祭。

在此我们所描述的是祭坛、是向神献祭的画面。这意味着我们整个人都献给了神。这不是只出席教会崇拜级别的委身。在圣经中,敬拜一词是非常广义的,应用于我们生活中承认神的方方面面。其中一个例子来自马太福音 8:1-2:

“耶稣下了山,有许多人跟着他。有一个长大麻风的来他,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

在这节经文中,大麻风患者的敬拜只是承认耶稣的能力。通过一种献祭的生命,让耶稣的能力从我们身上流出,来服侍耶稣的命令,这样我们就确实每天每时每刻都在用生命敬拜。

罗马书 12:1 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