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埃及记 39:2-7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出埃及记 39:2
  • 出埃及记 39:3
  • 出埃及记 39:4
  • 出埃及记 39:5
  • 出埃及记 39:6
  • 出埃及记 39:7

制作以弗得。它是大祭司服饰中的特殊物品,由第一节所描述的材质而做,其中加入了捻的细麻,以及金线和红玛瑙作为装饰。以弗得的设计记载在出埃及记 28:6-14。

第二节列出了以弗得的整体构成。以弗得一词是希伯来文的音译,在中文中没有等同的含义。它可能与围裙相似,是挂在肩上、系在跨上、遮住腰部。有些人认为它是由两块组成,前后各一块。

以弗得用金线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并捻的细麻做成。为了将织入衣服中,巧匠们把金子锤成薄片,剪出线来。因此,以弗得是用染色的羊毛、捻的细麻和金线交织而成。在此含有最有价值的金子或许是因为以弗得是在耶和华同在中穿的。在圣经中,朱红色通常象征罪,而白色 (像细麻) 代表罪得洁净,正如以赛亚的经文所示:

耶和华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为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 (以赛亚书 1:18)

黄金通常象征炼净的纯洁,正如启示录 3:18 和哥林多前书 3:11-14 所示。所以,这些颜色可能代表神的救赎之工,洁净祂百姓的罪,用祂炼净的火洁净他们。

之后这些线与蓝色、紫色、朱红色线,用巧匠的手工一同绣上。为了确保最好的质量,以弗得是巧匠的手工。蓝色、紫色是尊贵色,正如以斯帖记 8:15 所示。或许这些颜色与金子一起,象征以色列君主王的尊贵和能力,他们就是与这样的王建立了盟约关系。

材料制作好之后,他们又为以弗得做两条相连的肩带,接连在以弗得的两头。这些肩带使以弗得可以搭在肩膀上。

大祭司的下一件衣服是巧工织的带子和以弗得一样的做法。将它挂在肩上时,这带子将它贴近身体。它是用相同的材料,即线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并捻的细麻做的,也是以弗得所用的材料。所有的这些都是照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

6-7 节与红玛瑙的制作有关。希伯来文 “缟玛瑙” 一词的含义比较难决定。大多数英文译本将其译为 “缟玛瑙” (中文译本为 “红玛瑙” ),它是在古近东地区广泛使用的一种黑色宝石。希腊文旧约圣经 (七十士译本) 将其译为 “翡翠”,是一种绿宝石。犹太出版协会的希伯来文圣经将其称之为 “青金石”。青金石是一种深蓝色的变质石。

这些宝石镶在金槽上是一种金属制成的复杂设计,在这里是用金子所制。因此,红玛瑙是镶嵌在一个复杂的金装饰上。金和红玛瑙宝石都在创世记 2:12 提到,是在伊甸园中。这就表明两者在很长的时间内都被视为是宝贵的。

此外,红玛瑙的镶嵌仿佛刻图书,按着以色列儿子的名字雕刻。出埃及记 28:9 的具体描述是:每块宝石都刻有六个支派的名字,是 “按着他们的出生” 排序。

然后,巧匠们将这两块宝石安在以弗得的两条肩带上,为以色列人做纪念石,是照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这些宝石象征十二个支派被抬到大祭司的肩上,进入耶和华的同在。

以弗得是大祭司进到至圣所耶和华同在时所穿的。刻上十二支派的名字,大祭司要将他们的名字带到耶和华的面前,好为他们代求。

因此,以弗得是默想和代求的标志。今天,基督我们的神是我们的大祭司和中保,是为我们 (他的约民) 代求的那一位。

出埃及记 39:2-7 他用金线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并捻的细麻做以弗得;3把金子锤成薄片,剪出线来,与蓝色、紫色、朱红色线,用巧匠的手工一同绣上。4又为以弗得做两条相连的肩带,接连在以弗得的两头。5其上巧工织的带子和以弗得一样的做法,用以束上,与以弗得接连一块,是用金线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并捻的细麻做的,是照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

6又琢出两块红玛瑙,镶在金槽上,仿佛刻图书,按着以色列儿子的名字雕刻;7将这两块宝石安在以弗得的两条肩带上,为以色列人做纪念石,是照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