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埃及记 38:8

在此建造的是铜盆。建造铜盆和其用法的具体指示是在出埃及记 30:17-21。

帐幕的下一个设置是关于洗濯的。是一个用来洗濯的工具,用来盛洁净之礼的水。其建造是与盆座一起的,是用会幕门前伺候的妇人之镜子做的。它是由铜镜做的,但并没有提及其尺寸。这镜子是由高度抛光的铜制造,很可能是她们离开埃及时,埃及人给这些门前伺候妇女们的 (出埃及记 12:33-36)。

我们并没有被告知这些伺候之妇人的职责是什么,只知道她们为洗濯盆提供了铜。或许她们的服事就是与洗濯盆相关。

出埃及记在许多方面描述了以色列妇女们的行为。希伯来收生婆大胆且智慧地违抗了法老杀害希伯来男婴的命令,因为她们 “敬畏神” (出埃及记 1:16-22)。摩西的姐姐米利暗带领妇女们庆祝过红海 (出埃及记 15:20-21)。巧妇们纺织线布,并且许多妇女们受感捐赠材料,建造帐幕 (出埃及记 25:35-39)。这里,在 38:8,这些会幕门前伺候的妇人洗濯盆捐赠了她们的铜镜。

铜洗濯盆放在院子当中,在帐幕和祭坛之间。在出埃及记 30 章,神规定祭司们,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在进到神同在之前要洗他们的手和脚,免得他们死亡 (出埃及记 30:18-21)。这描述了罪本质的图画,即罪的结局就是死 (罗马书 6:23)。与神相交,并行在祂的道路之上就意味着要避免这些负面后果,因为神知道什么对我们最好 (申命记 30:15-20)。

在新约时代,神为所有相信耶稣的人提供了一次献上永远献上的赦免,挪除我们与神之间永远的隔离,将我们放在祂的家里 (约翰福音 3:14-16)。我们是神儿女的关系就有了保障,但是关系并不保证团契相交。圣经经常使用洗濯来表明赦罪,这是继续团契相交的一个持续性必需品。

对于相信耶稣的人而言,我们受召要在相信祂之后受洗。洗礼代表通过与耶稣同死,将我们所有的罪洗净,是与我们和神的关系有关;然后通过耶稣的复活而兴起,行在新生的生命中。同样,神也描述了一幅画面,就是通过从红海经过,“使他们受浸” 归于摩西成为祂的子民 (哥林多前书 10:1-2)。在每个情况下,都是神的选择,而非来自行为 (以弗所书 2:8-9);在每个情况下,洗礼都象征神和祂百姓关系的巩固,这关系是不可撤销的礼物 (罗马书 1:29)。

有趣的是,新约希伯来书是写给犹太信徒的,并且称 “各样洗礼的教训” 为道理的 “开端” (希伯来书 6:1-2)。或许这里就是洗濯盆置于帐幕外面所描绘的画面。洗礼是进入会幕,到达神面前的前奏。同样,希伯来书劝诫信徒要在属灵上进入天上的至圣所,在需要时接受恩典,使我们的良心得以洁净 (希伯来书 4:14-16;10:19-22)。

然而,为了经历神盟约应许的祝福,罪必须要处理,以保持持续性的团契。这是表征性洗礼所描绘的。当耶稣洗门徒的脚时,它是一个 “赦免允许持续性团契” 的象征 (约翰福音 13:5)。耶稣也教导说,我们有必要赦免那些得罪我们的人,作为来到神前的一部分,使我们得罪祂的罪可以得到赦免 (马太福音 6:12,14)。

以色列祭司在耶和华面前供职前要洁净的要求也展示了同样的原则,即持续性的团契要求不断的洁净。这就承认了人性脆弱的现实。作为祂的百姓,就与神的关系而言,人类是无法达到和触及的,所以通过相信祂儿子,神将与祂之间的关系作为礼物供应给我们。祂也拣选以色列作为祂的百姓,因为祂爱他们,信守了祂与他们祖先的誓言 (申命记 7:6-8)。但是,为了持续这一盟约关系,接受盟约的祝福,祂的百姓需要行在顺服和持续的团契之中。神意识到跌倒的脆弱人类需要关系/团契的恢复,而且神供应了恢复的方式,就是通过认罪,在旧约中是以洁净洗礼和献祭作为象征。

耶和华预备了铜的洗濯盆,这样祂的祭司们就可以在敬拜中亲近祂之前洁净自己。妇人之镜子被视为象征神的话,当照的时候,就显明了人是需要洁净的。在新约中,祂的百姓是通过认罪洁净,而非礼仪 (约翰一书 1:9)。

新约信徒受膏以祭司的身份在神的国里侍奉,为世界代求 (启示录 1:6)。作为教会属灵的丈夫,耶稣借着道的水洁净了信徒 (以弗所书 5:26)。信徒受召行在认罪和悔改之中 (约翰一书 1:9),进入天上真正的圣所,使我们的良心被洁净,这样我们就可以预备在世上做神的工,正如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在帐幕中做神的工一样 (希伯来书 10:19-22)。

出埃及记 38:8 他用铜做洗濯盆和盆座,是用会幕门前伺候的妇人之镜子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