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埃及记 32:1-6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出埃及记 32:1
  • 出埃及记 32:2
  • 出埃及记 32:3
  • 出埃及记 32:4
  • 出埃及记 32:5
  • 出埃及记 32:6

摩西留在山上的时间比预期的要长,以色列人就决定自己造神。亚伦按照该计划造了一个金牛犊。以色列人宣称牛犊为自己的神之后,就通过性淫乱敬拜牛犊,这是常见的异教风俗。

这六节经文提供了以色列人在同意进入与耶和华盟约之后的第一个重大失败 (出埃及记 24:3)。这失败包括制造和敬拜偶像,且直接违背了以色列人尊荣和顺服盟约的承诺。讽刺的是,这事就发生在摩西在西奈山领受有关帐幕和如何敬拜耶和华的指示期间。

以色列人看来,摩西迟延不下山。希伯来文迟延 ( “boses” ) 通常被译为 “蒙羞”。或许百姓认为,摩西没有回来是一种尴尬;也或许是摩西已经离弃他们,让他们感到同意盟约是愚蠢的;再或许是摩西背弃了盟约,或是神并没有以别的方式满足他们的期待。他们似乎已经沮丧,这表明他们期待摩西能快点回来。

当他们接受出埃及记 19-20 章的律法时,摩西貌似并没有上山很久,百姓也感受到神当时的同在 (出埃及记 20:18-21)。所以,现在可能是 “眼不见心不在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 的情形。他们预期摩西只是短暂离开,但此时他可能已经走了一个月。他们认为摩西永远都不会回营地了,这样他们就不再服于摩西的 (神的) 权下。不管怎样,他们好像都有拒绝摩西权柄的倾向 (见出埃及记 14:11-12 为例)。摩西已经告诉他们等他回来 (出埃及记 24:14),但他们却快速地进入了偶像崇拜。  

事实上,摩西不是迟延,而是在耶和华的时间表中,百姓却是在自己的时间表中。摩西在他们的期待中迟延了。因此,他们不顺服的根本是在于:当神没有按他们的期待行事时,他们就不愿意顺服。哥林多前书 10:5-7 公开指出,信徒应当从这第一代人身上学习反例,留意他们错误选择的消极后果。

百姓并没有等摩西朝见耶和华之后回来,而是大家聚集到亚伦那里,对他说:“起来!为我们做神,可在我们前面引路 百姓的信心和盟约委身太弱,以致无法再等,就立刻转回了埃及文化。为了证明要求亚伦造偶像是合理的,他们就责备领我们出埃及地的那个摩西。“那个摩西” 显明一个事实,即没有摩西 (和神) 在场时,百姓并不尊重他或他的权柄。他们也不尊重神,尽管他们所有人都见过祂用大能的手拯救他们脱离埃及。事实上,他们好几次都抱怨摩西 (出埃及记 14:11;16:2;17:3)。

在此,他们表示摩西不可信,因为他们不知道他遭了什么事。这是根本性问题的另一种表述:百姓必须要知道。如果他们不看见,就不相信。此外,他们必须让事情按他们的期待发展,不然就总结说,“我们无法信靠神。” 信心和行动的结合意味着:在事情不按我们所期待的发展时,要信靠神的恩典,无论怎样都要信靠。第一代人提供了一个鲜明 (负面) 的例子,说明如何表达积极信心和委身的缺乏。

亚伦的回应是完全同意百姓。貌似他并没有反对他们,也没有反对造偶像。我们期待亚伦当以信心行事;反之,他竟跟随百姓的意愿,对他们说:“你们去摘下你们妻子、儿女耳上的金环,拿来给我。”金环可能是以色列人从埃及人那里获取的,即当他们离开埃及时所带的首饰 (出埃及记 11:2-3;12:35 等)。他们要将耶和华所赐给他们的财富拿出来,为的是造一个哑巴偶像。

百姓听从亚伦的吩咐,就都摘下他们耳上的金环,拿来给亚伦。译为摘下 (希伯来文 “paraq”) 的词与 2 节中亚伦吩咐 “摘下” 金环的词一样,它表明了热情和立刻的顺服。在受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时,百姓相当地顺服。这是有关活信心本质的另一个警示性故事;这类故事通常包括做违背我们本质的事情,保罗称这本质为 “肉体” (创世记 22 章;申命记 8:3;加拉太书 5:13-18)。

之后亚伦从他们手里接过来,铸了一只牛犊,用雕刻的器具做成。译为的词 (希伯来文 “tsur” ) 与创世记 2:7 耶和华造人的词相关。它暗示了一种艺术性的努力,似乎这正是本节的情况。亚伦使用了 “雕刻的工具” 造了这一偶像。这就暗示亚伦花了一定的时间来造这个金牛犊。在古近东,“牛犊” (年轻的公牛) 代表生育能力、性能力和强大的力量。

偶像做好了,他们就说:“以色列啊,这是领你出埃及地的神他们可能指亚伦和其他领袖。亚伦说这偶像是救他们出埃及的。“ 这是你们的神”可以译为复数,“这些是你们的神”,因为 “神” 一词 (希伯来文 “elohim” ) 是复数。

金牛犊现在被造了出来,且被百姓接纳。他们已经从敬拜独一的耶和华转向了敬拜异教偶像的多神敬拜,从宣誓效忠主神所提供的盟约 (出埃及记 24:3) 转向了违背十诫中前两条的行为。他们恢复了跟随奴役他们、虐待他们之异教社会 (埃及) 的风俗。可悲的是,这也清楚地描述了我们,作为信徒,在犯罪时所做之事的情景。

在第 5 节中,貌似亚伦对他所做之事有另一个想法,因为当他看见,就在牛犊面前筑坛。当看到百姓对该偶像的激情时,或许他试图想要通过在偶像面前筑坛,指引他们回归敬拜耶和华。他可能要以此分散百姓关注偶像的注意力,将他们的思想引向耶和华。

或许亚伦认为,他必须配合百姓偶像的要求 (或者他们可能会取代或杀了他)。或许他的目标是让他们既敬拜耶和华,又敬拜偶像;这与亚伦在 “这是你们的神” 中持续使用复数 “神” 一致。亚伦很快会告诉摩西,以色列人 “专于做恶” (22 节),这可能是他服于百姓的理由之一,担心自己的地位,或许也包括安全在内。无论他的原因何在,亚伦的行为导致他们违背了十诫中至少前三条 (可能前四条) 的诫命,即以色列人刚刚同意之盟约的根基 (出埃及记 24:3)。所以,他是在引导百姓偏离正道。

之后,亚伦宣告说:“明日要向耶和华守节。” 给耶和华的祭坛已经建成,现在是时候敬拜祂了。这一仪式发生在次日。所以,清早,百姓起来献燔祭和平安祭,是敬拜耶和华可悦纳的形式。但是,在他们敬拜耶和华之后,百姓就参与了埃及人的异教敬拜。

随后,百姓就坐下吃喝。可能一开始他们是在耶和华面前吃喝,但是接下来所做之事明显指向了异教偶像崇拜中的性滥交。至少,他们的吃喝转变为异教崇拜。吃喝之后,他们就起来玩耍

希伯来文中玩耍一词 “tsakhaq” 与以撒的名字有关,意思是“笑声”。它也用于创世记 26:8,说 “以撒和他的妻子利百加戏玩”,表明了性活动。这一点很可能就是这里的情形。性不道德与异教崇拜有着亲密的关系。哥林多前书 10 章将这一事件作为耶和华所不喜悦的行为,是基督徒应当从中学习和避免的行为。引用了 6 节中的经文之后 (百姓就坐下吃喝,起来玩耍),哥林多前书 10:8 就立刻说道,“我们也不要行奸淫,像他们有人行的,一天就倒毙了二万三千人。”这表明他们涉及了异教性行为。异教主义的一个主要吸引力就是它为不道德的性行为提供了道德理由,因为它是敬拜偶像的一部分。

因此,百姓似乎将异教风俗 (可能是在埃及学到的,见利未记 18 章) 与敬拜耶和华混合在一起。他们似乎需要一个肉眼可见之神的代表,来崇拜耶和华。他们正在定义自己要敬拜谁,以何种方式敬拜,而非遵行耶和华的规定 (正如在 25-31 章所定的)。

以色列人似乎可以跟随耶和华,只要祂满足他们的期待或符合他们的愿望,他们就敬畏耶和华大能的手。现在,耶和华的同在被移走,而且神的命令也不方便,他们就开始跟随自己的情欲。讽刺的是,当他们这样做时,摩西正在西奈山接受所要赐给百姓神在他们中间肉眼可见之代表的计划,就是以帐幕和其配置设备的形式出现。

如果亚伦希望将百姓扭转来敬拜耶和华的话, 显然他的所作所为并未奏效。一旦拜偶像得到许可,它就会污染剩下的一切,而且很难消除。这就为神完全禁止偶像和与偶像相关的所有异教风俗提供了支持。合理化永远代替不了顺服。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至少违背了十诫中的两条诫命 (也可能是四条 )。第一,百姓敬拜了除耶和华以外的神 (出埃及记 20:3);第二,他们造了偶像 (出埃及记 20:4-6);第三,他们可能妄称耶和华的名,认为他们 “玩耍” 是合理的敬拜方式 (出埃及记 20:7);第四涉及性不道德的 “玩耍” 违背了第七条不可奸淫的诫命 (出埃及记 20:14)。

亚伦和百姓的这些行为是直接、全面地违背了他们刚刚同意要遵守的盟约 (出埃及记 24:3)。这来自附庸 (百姓) 的严重违背和悖逆的一个合适的后果可能会包括死在君主 (统治者) 手下。几百年之后,以色列违背了与巴比伦之间的附庸盟约,转而效忠埃及,从而承受了侵略、大规模死亡和被掳的后果 (历代志上 9:1)。

之后在以色列的历史中,北国 (称为以色列) 的第一位王耶罗波安造了两个金牛犊 (列王记上 12:26-33)。他将其一放在他国度中的南部边境城市伯特利,另一个放在最北边的城市但,这样就不用去到南国犹大,在所罗门的殿中敬拜了 (按照耶和华的吩咐,他们理当去那里敬拜)。耶罗波安更关心的是保持政治地位,而非顺服神的命令。

出埃及记 32:1-6 百姓见摩西迟延不下山,就大家聚集到亚伦那里,对他说:“起来!为我们做神,可在我们前面引路;因为领我们出埃及地的那个摩西,我们不知道他遭了什么事。”2亚伦对他们说:“你们去摘下你们妻子、儿女耳上的金环,拿来给我。”3百姓就都摘下他们耳上的金环,拿来给亚伦4亚伦从他们手里接过来,铸了一只牛犊,用雕刻的器具做成。他们就说:“以色列啊,这是领你出埃及地的神。”5亚伦看见,就在牛犊面前筑坛,且宣告说:“明日要向耶和华守节。”6次日清早,百姓起来献燔祭和平安祭,就坐下吃喝,起来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