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埃及记 22:5-6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出埃及记 22:5
  • 出埃及记 22:6

这些是对给他人牧场和葡萄园造成损坏的裁判。这样的损坏可能会对业主的生机产生不利影响和破坏。

5-6 节描述了个人财产损失的另一个方面。人若在田间或在葡萄园里放牲畜任凭牲畜上别人的田里去吃 (使其主人的牲畜无法使用),就必拿自己田间上好的和葡萄园上好的赔还。

在这里,牲畜的主人任凭自己的牲畜在其他人的财产上吃草。“任凭” 清楚地表明,牲畜的主人对牲畜的行踪有肯定性责任,并没有声称 “我不知道” 的可能性。

让自己的牲畜在他人的牧场吃草实际上是偷窃,因为它偷了其他主人牲畜的食物。这对任何允许自己田地里放牲畜的财产拥有者而言,都产生了一个抑制因素。如果每个人都照顾自己的牧场,为自己的牲畜提供草料,就不会让自己的牲畜去吃邻居的田地。这样做,也无利可图;一旦人的牲畜被抓吃他人的草地,冒犯的主人必须赔付他的邻舍。要求是:让那不负责任的人,拿自己田间上好的和葡萄园上好的赔还。这就意味着不负责任的土地拥有者,在允许自己的牲畜离开自己最糟糕土地的同时,也将自己最好 (最多产) 的土地置于危险之中。

在第 6 节中,问题是若点火焚烧荆棘,以致将别人堆积的禾捆,站着的禾稼,或是田园,都烧尽了。这显然涉及了人主动纵的行为,或许是为要种庄稼,而烧掉荆棘。但是,火失控,烧了邻居有价值的谷物或草地。那点火的必要赔还。如果有人导致他人财产损失,就必须赔偿,免得被害人陷入困境。对于牲畜和放牧,每个人都有责任保护邻居的福利。

出埃及记 22:5-6 ‘人若在田间或在葡萄园里放牲畜, 任凭牲畜上别人的田里去吃,就必拿自己田间上好的和葡萄园上好的赔还。6‘若点火焚烧荆棘,以致将别人堆积的禾捆,站着的禾稼,或是田园,都烧尽了,那点火的必要赔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