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埃及記 20:13

第六條誡命禁止人以不道德的方式奪取他人性命。

現在神從建立祂作為立法者權柄的前五條誡命轉離,表述了祂的核心命令,這些都在教導以色列人如何彼此相待。耶穌將這五條誡命總結為第二條最大的誡命,所引用的是利未記 19:18 的經文:

「要愛人如己」   (馬太福音 22:39)

這些誡命的第一條是不可殺人。這似乎是愛人如己的一個明顯,但基本的方面。

的希伯來文詞是 「ratzah」,在舊約共出現了三十八次,第一次就是在本節。除了箴言 22:13 以外 (人被獅子所殺),剩下的幾乎每次都用來表示一個人殺死另一個人。這個詞也用來描述暗殺 (列王紀下 6:32) 和報復性殺人 (民數記 35:27,30)。預謀殺人出現在何西阿書 6:9 和約伯記 24:14。在描述惡人時,詩人描述他們為 「殺孤兒之人」 (詩篇 94:6)。

這就引發了一個問題:禁令是否只應用於預謀殺人。答案似乎並非如此。在民數記 35 章 (討論的是逃城),它也描述了誤殺人的 (民數記 35:11,35:12 指 「殺人犯」)。然而,在民數記 35 章的其它例子中,它所指的是故意殺人 (16-21 節),所以它肯定包括預謀殺人。

人的生命是神的禮物,只有祂有結束一個人生命的道德權柄。一個人憑藉自己的權柄奪取另一個人的生命就是篡奪神至高君王的位置。同樣,人是按神的形象造的 (創世記 1:26),在世上代表祂的統治。奪取人的生命,就打破了神讓這人代表祂的意圖。

然而,「ratzah」 (譯為 「殺」) 從未用作描述戰場上或執行死刑時所行的殺人行為,因此這節經文不可作為耶和華反對它們的證據。在挪亞洪水之後,神將祂的道德權柄賜給了人類,以奪取一個人的生命作為殺人的賠償,為要禁止強暴再次充滿全地 (創世記 6:11;9:6-7)。這是人類政府的道德基礎——使用暴力使社區受益的道德權柄。正義或道德戰爭可以看作是神之委託的延伸。

當然每個暴君都以道德權柄的外衣包裹自己,以證明他們的暴力行為 (通常是不公正的) 是公正的。決定宣戰的道德理由由什麼組成是一個嚴肅的問題。但是與這個問題博弈,並找出好的答案是維護自治社會的核心要求。

在登山寶訓中,耶穌將第六條誡命延伸至殺人的想法 (馬太福音 5:21-26)。自治歸根結底是發自內心的信仰行為。

這條誡命假設一個人有權保護自己的生命,這就反映了神在創世記 9:6 中允許謀殺被判處死刑的理由:

「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按自己的形象造的。」

這清楚地表明奪取人性命的唯一合理理由是保護人的生命。在以賠償為基礎的公正系統中,只有人的生命可以作為另一個生命的賠償,因為人是按神的形象造的。

出埃及記 20:13 不可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