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埃及记 19:16-25

本书概论

出埃及记是摩西五经的第二卷书。它继续了创世记中有关雅各一家(以色列人)移居到埃及的故事(创世记50),描述了摩西和亚伦被差派作为神在世上的代表,完成神救祂选民脱离埃及的奴役,并带领他们进入应许之地(迦南地)。它也涉及了脱离埃及的神迹救赎,该救赎是以埃及十灾和过红海开始。之后又描述了西奈山之旅和与以色列人所立的摩西之约。本书的最后一部分提及了帐幕的规格和建造,也就是耶和华自己在祂百姓中间的所居之地。

在出埃及记中,焦点转向了神百姓的救赎。


第十九章 总结

以色列人现在已经抵达西奈山,也称为何烈山。耶和华告诉摩西上到山上,在那里朝见祂。然后,耶和华向摩西显明自己对祂选民以色列的计划。对周围的国家,他们要成为祭司的国度。祭司是向他人代表神。以色列的任务就是活出这样的生活方式,在其百姓中间建立巨大的祝福,以至其他民族渴望模仿以色列,也能从中获取祝福。因此,以色列要通过他们的榜样,吸引其他民族敬拜又真又活的神;遵循神的方式是一种优越的生活方式,这种优越的生活方式是自治,承认神的方式是律法的根基。

神吩咐百姓就近这山,为要举行一场仪式,以此为目的将他们分别为圣。耶和华在西奈山显现,这一切都是要预备以色列人向各国作祂的祭司,为颁布律法而预备他们。

出埃及记 19 章可划分如下:

  • 耶和华与以色列人立约 (19:1-9)
  • 耶和华将以色列分别为圣 (19:10-15)
  • 耶和华降临西奈山 (19:16-25)

19 章的最后一部分 (16-25 节) 包括对耶和华降临西奈山的描述 (16-19 节) 和警告禁止百姓上山的重述 (20-25 节)。甚至祭司在接近祂之前也必须自洁,只有摩西和亚伦可以上山朝见耶和华。任何违规都会是悲剧

经过两天的预备,到了第三天早晨,在山上有雷轰、闪电,和密云,并且角声甚大雷轰、闪电、地震的相同现象也发生在启示录吹角前的审判 (启示录 8:5-6)。

这里的希伯来文 “角” 一词(希伯来文 shofar) 与 13 节的不一样,那里指的是 “山羊的角”,这里的是最常用作 “角” 的词,在特殊情境 (见列王记上 1:34 和启示录 8 章的吹角审判) 和敬拜中吹 (诗篇 98:5-6;150:3)。此外,角声是用来宣告神的到来,山上有雷轰、闪电,和密云。神用雷在法老面前彰显祂的能力 (出埃及记 9:23)。在诗篇 77:18;104:7 中,神的声音与雷声相关联。译为的词与用于描述神行在以色列面前带领他们出埃及的云柱相同 (出埃及记 13:21)。在他们就近山之前,雷轰、闪电,和密云,并且角声甚大就使营中的百姓尽都发颤,这一点并不稀奇。神知道这会是他们的反应,所以祂禁止靠近山的禁令似乎是在为即将发生的事预备他们的心。

鉴于他们的恐惧,就近山前可能是百姓最不愿意做的事了。不论如何,他们需要以自己的眼来看、以自己的耳来听,他们即将要与之进入盟约关系的耶和华神,全地的主宰是有能力实施这约的真神。

看见西奈全山冒烟,一定是很壮观的景象,知道是因为耶和华在火中降于山上就更是如此。“火” 经常是耶和华审判的画面 (出埃及记 9:23 往后;诗篇 11:6;9:3)。但这里,正如之前在埃及一样 (燃烧的荆棘,出埃及记 3:2),或是耶和华同在的证据。当第二代人预备进入应许之地时,这些都在申命记重述,百姓被警告不要忘记他们所进入的约,“因为耶和华-你的神乃是烈火,是忌邪的神” (申命记 4:24)。这一事件是该真理的证据。

耶和华同在的火极大,以至山的烟气上腾,如烧窑一般,显明有很大的烟量存在。除了火和烟之外,遍山大大地震动。“大大地” 一词是希伯来文的 “meod”,通常意为 “非常”。这里的概念似乎是山摇动 (字面意思是 “颤动”) 得 “非常厉害” 或 “非常频繁”,再或是 “非常激烈”。译为 “震动” 的词与描述百姓惧怕反应的词是同一个字根,营中的百姓尽都发颤。

在这种情况下,角声渐渐地高而又高。增高的角声描述了一个不断升级的过程——角声的音量持续升高。摩西就说话,神有声音答应他,这似乎在描述耶和华和摩西之间持续的对话。摩西说话,然后耶和华说话。20-25 节重复了本章之前已经说过的内容。在这里重复大概是向百姓强调所发生之事的重要性。首先,耶和华降临在西奈山顶上,耶和华召摩西上山顶,或许是要在祂和在山脚下的百姓间保持距离,之后顺服的仆人摩西就上去。

来自耶和华的信息出现在 21-22 节。以耶和华对摩西说作为开始,他要下去嘱咐百姓,不可闯过来到我面前观看,恐怕他们有多人死亡。摩西再一次警告百姓,不要太好奇要见耶和华和祂所做之事。违背这一点会有致命的后果。这里包括叫亲近我的祭司自洁,恐怕我忽然出来击杀他们。“出来” (希伯来文 “parats”) 可以是 “破坏” 或 “拆毁” 之意 (列王纪下 14:13;历代记上 14:11)。它带有冲破要执行审判或毁灭的概念。

这里所引起的问题是祭司的身份。亚伦的祭司职分还未设立,所以这时的祭司是谁呢?祭司是中保。自出埃及记 18:24-26 以来,摩西已经让 “有能力的人” 加入服事,作为中间人在摩西和百姓间审判。在这段经文中的祭司可能是来自这群人,也可能包括出埃及记 13:2 中奉献于神的长子,后来参与献祭 (出埃及记 24:5),也可能包括各支派的长老们。

摩西回应耶和华嘱咐百姓不要近前的警告,摩西对耶和华说:“百姓不能上西奈山,因为你已经嘱咐我们说:‘要在山的四围定界限,叫山成圣。’” “你” 在希伯来文中具有强调性,表明 “你自己警告我们”。本质上来讲,摩西重复了耶和华对他说的话。可能是摩西回应耶和华,重复了该命令,现在说,“你已经告诉我们这些了,我们知道了。”但耶和华知道百姓,以及他们的顽固和短期记忆,祂知道提醒该要求的重要性。

显然,耶和华并没有理会摩西的评论,而是对他说:“下去吧,你要和亚伦一同上来。” 在二次上山时,摩西的哥哥亚伦与摩西一起。亚伦将来要成为大祭司 (出埃及记 28 章)。虽然亚伦可以上山,但摩西被命令说只是祭司和百姓不可闯过来上到我面前,因为正如祂先前所警告的一样,恐怕我忽然出来击杀他们。尽管他可能会觉得没有必要,且希望避免再次上下山的旅程,但摩西再一次顺服了耶和华,于是摩西下到百姓那里告诉他们。

该部分预备百姓接受盟约律法,以 20 章的十条诫命开始,一直延续到 24 章。摩西律法 (之约) 已经与其它的古近东条约进行了比较,尤其是主前第二世纪的赫人条约。他与君主条约相似,即君主统治者 (这里是耶和华) 和祂臣民 (以色列人) 间的盟约。臣民必须顺服条约,为要享受君主的利益。这种盟约与以色列的相似。他们知道自己必须对君主神忠心,为要获取应许的好处。这也就是为什么,在西奈山,当耶和华吩咐百姓顺服它时,他们同意且说,“凡耶和华所说的,我们都要遵行” (出埃及记 19:8)。

正如我们将要看到的,该盟约清楚地说明了作为忠实臣民的以色列人如何享受和从与他们的君主王 Yahweh 的关系中受益。这律法规定了一种可以给以色列带来莫大祝福的生活方式,如果他们顺服的话。基本的住户会由神统治他们,他们不互相统治。相反,他们要彼此服侍、要说真话、以尊重对待对方、尊荣婚姻和家庭,并照看他人的财产。简言之,他们要按自己想要被对待的方式对待他人。

任何由自愿以这种方式行事之人组成的人类组织都会蓬勃发展。神很快就要提出这样的生活方式,在百姓心里坚定他们不可寻求神以外的权柄。人类的倾向是指定一个让剥削他人合法的权柄。但以色列的君主统治者很清楚地表明:如果该民族遵循自我放纵的道路,祝福就会被切断。

简而言之,摩西之约是要以色列成为神在世上的代表,祭司的国度。他们要成为世上的光 (圣洁的国度),向其他民族彰显出更好的生活方式。一个自治的民族会大大地昌盛,超越充满暴政的民族,因为神将他们纳为自己的财产,以此目的而事奉。神对以色列的承诺不是建基于以色列的功劳,而是基于神不变的爱和信实 (申命记 7:6-8)。因此,作为君主的神,祂要求有完全的顺服才能得到祝福。很大程度上来讲,祝福是嵌入顺服之中的。与自私自利的暴君所统治的民族相比,一个委身于彼此服侍的民族会获得巨大的繁荣。

出埃及记 19:16-25 到了第三天早晨,在山上有雷轰、闪电,和密云,并且角声甚大,营中的百姓尽都发颤。17摩西率领百姓出营迎接神,都站在山下。18西奈全山冒烟,因为耶和华在火中降于山上。山的烟气上腾,如烧窑一般,遍山大大地震动。19角声渐渐地高而又高,摩西就说话,神有声音答应他。20耶和华降临在西奈山顶上,耶和华召摩西上山顶,摩西就上去。21耶和华对摩西说:“你下去嘱咐百姓,不可闯过来到我面前观看,恐怕他们有多人死亡;22又叫亲近我的祭司自洁,恐怕我忽然出来击杀他们。”23摩西对耶和华说:“百姓不能上西奈山,因为你已经嘱咐我们说:‘要在山的四围定界限,叫山成圣。’”24耶和华对他说:“下去吧,你要和亚伦一同上来;只是祭司和百姓不可闯过来上到我面前,恐怕我忽然出来击杀他们。”25于是摩西下到百姓那里告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