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埃及记 11:4-8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出埃及记 11:4
  • 出埃及记 11:5
  • 出埃及记 11:6
  • 出埃及记 11:7
  • 出埃及记 11:8

4-8 节包含了摩西就最后一灾所给法老的信息。

 这里存在一个问题:摩西在这里的声明是如何发生的,因为他在 10:29 说法老永不得再见他的面。圣经没有告知,所以我们并不知道。有可能是通过一个中间人,例如亚伦,而摩西的脸不会出现在法老面前。有可能 11:4-8 译为过去完成时,即不将他译为 摩西曾说 (正如 NASB 的翻译),而是 “摩西曾已说过”。这就是说这段信息在 10:29 前就说给法老听了,只是在这里描述罢了。

章节的划分并不是原始就存在的,而是经文写成很长时间后才添加的。11 章的前三节可能提供的是背景性信息,摩西对最后第十灾的描述是在 10 章尾的同一对话中给出的。或许摩西是在传递第十灾的信息、法老告诉他再见他面就会死之后,才忿怒离开。11 章可能是逻辑顺序,而非时间顺序。

耶和华有关灾祸的信息是在 4-7 节。透过摩西,耶和华告诉法老约到半夜,我必出去巡行埃及遍地。“我” 在希伯来文中具有强调性,说明耶和华自己要 “出去” 实施这一灾祸,没有人可以阻止。即将发生何事呢?凡在埃及地…的长子…都必死。在埃及文化中长子是极其重要和宝贵的。长子是力量和活力的象征,是家庭血脉的延续,但所有的长子都没有法老的重要。因为法老被视为神 (既是太阳神雷,也是霍鲁斯,一个被描绘为猎鹰的神,是以人形出现的天上之神),所以他的长子也被视为神。当一个法老死后,他被视为欧西里斯,死人之王。他的长子变成霍鲁斯。杀死法老的长子所嘲笑的是法老们具有神性之王的概念。

这场灾害的范围是普及全埃及的,从坐宝座的法老直到磨子后的婢女所有的长子。这是分生性 (merism) 修辞手法的例子,就是使用整体中的两个相对概念来表示整体。我们对事物的“高低”搜索用法与之相似,它强调灾祸并不局限于社会的某一层面,而是埃及的每个人都会受到影响。

灾祸也会影响到一切头生的牲畜。这就引出一个问题,因为第九章说埃及所有的牲畜都死了。如果所有的牛都死了,埃及人从哪里获取牛,让他们有头生的牛可死呢?有几种可能性,有可能埃及人又重新买了牛,而且很长时间过去了,它们已经下牛崽,但我们不知道已经过去多久。当时的贸易之路是从埃及到亚洲,因此有大量的贸易动脉支撑着大量贸易;也有可能埃及人已经从没有受影响的希伯来人那里获取货源 (也有可能是:出埃及记 9:6 中英文译者译为 “所有的牛” 的希伯来文单词 miqneh 也可以译为 “无数的牛”,留下充足的牛可生头生牛;中文译本添加了 “几乎” 一词)。

这场灾祸对埃及的影响将是前所未有的,埃及遍地必有大哀号;从前没有这样的,后来也必没有

耶和华又一次没有危及祂的百姓。第 7 节说,至于以色列中…连狗也不敢向他们摇舌。这可能是指没有针对以色列人的危险或威胁,因为他们的耶和华站在他们这边。无论是人是牲畜都没有危险,这是要向法老显明,好叫你们知道耶和华是将埃及人和以色列人分别出来。这再一次向法老表明,耶和华是希伯来人的神,掌管万有。也显明耶和华即将透过向埃及百姓和神邸降可怕的灾祸,来拯救祂的百姓。

第 8 节记载了有关摩西自己的预言。他对法老说,你这一切臣仆都要俯伏来见我,说:‘求你和跟从你的百姓都出去’,然后我要出去。这灾之后,甚至法老自己的臣仆都来到摩西那里 (记住,摩西不会再见法老),求他带以色列人出埃及。

这事之后,摩西气忿忿地离开法老,出去了。第10 章的末尾,法老生气 (10:28),这里说摩西极其忿怒。

出埃及记 11:4-8 摩西说:“耶和华这样说:‘约到半夜,我必出去巡行埃及遍地。5凡在埃及地,从坐宝座的法老直到磨子后的婢女所有的长子,以及一切头生的牲畜,都必死。6埃及遍地必有大哀号;从前没有这样的,后来也必没有。7至于以色列中,无论是人是牲畜,连狗也不敢向他们摇舌,好叫你们知道耶和华是将埃及人和以色列人分别出来。’8你这一切臣仆都要俯伏来见我,说:‘求你和跟从你的百姓都出去’,然后我要出去。”于是,摩西气忿忿地离开法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