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9:3-6

本书概论

作为圣经中最具吸引力的书卷之一,传道书着手于一项基础而又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对人类发现、理解、寻找人生意义和目的的渴望,以及作为无限的神所创造于世上之有限的被造物这一实际现实的存在进行和解。所发现的事实是,人类的理性和经验在寻找人生目的上是不足胜任的。如果单一依靠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我们只能找到徒劳和狂妄。然而,如果我们以信仰开始,就能有效地利用人类的才能来实现智慧和成就感。

传道书预言了人类哲学在脱离信心和信仰的情况下是无法找到人生目的的,同时也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哲学解决方法:以信仰开始。

作者(希伯来文是Kouhelet 或者是“汇集者”)尝试着理解“日光之下”的人生。人们普遍认为“Kouhelet”是以智慧著称的所罗门王,他的目标是将哲学和周围的现实世界相融合。

所罗门邀请我们加入这一伟大的寻找之旅。若是有人可以利用理性、通过人生经验来发现人生的意义的话,那就是所罗门了。所罗门拥有巨额财富,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调查研究之上。他无与伦比的智慧使他有能力设计许多活动,并评估其结果,来决定其含义。

所罗门的结论是黑暗的,却很现实: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无法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来了解。正如河流不断地流向大海,一个生命也流向下一个生命。没有信仰的基础,生命是毫无意义的。

所罗门与我们分享了他通过理性和经验寻找意义的实验。他尝试成就,并参与大量的建筑项目;他尝试各种享乐和娱乐活动,涵盖了葡萄酒、女人、歌曲的方方面面。他不遗余力,却徒劳无功。所罗门的经验用一个词做了总结:hebel。Hebel在希伯来文意为“蒸气的”,是烟雾、是薄雾,是一种存在,却无法抓住的东西。你看它片时,随即就消失了。这就是建基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人生哲学。

传道书解决了我们思考却又不常说到的种种事情,在这些事情上我们可能不会像所罗门那么努力。传道书结合了意象和直接描述,是和解世上生命和天上奥秘的一项诚实的尝试。

传道书拒绝作任何的调解,以至于很多人将其描述为消极和压抑的。然而,在本书发现的真理是真实的,现实可能需要慢慢品味,但所罗门劝诫我们要看清现实。

当所罗门亲自看到现实时,这使得他转向神,并找到满足感。人生可以是困惑和复杂的。貌似我们生活在云雾中,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和经验来弄清楚;但是,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在神里面的信心,就能自然清晰了。所罗门以劝告作为总结,人生的满足是通过遵循神的方式而得以成就,因为在最终的审判中,祂将决定所有行为的意义所在。

耐心和受教的读者会在这些章节中发现真理、盼望和挑战。最终,这是一种奇怪的喜乐,只有通过充分考虑神的奥秘才能找到。


本章概述

第9章进一步探索了死亡(看似)残酷的现实。死亡并不是我们可靠的证据,但它是人类所有情况的巨大平衡装置。

死亡是给生命带来强度的一种限制。精简使生命成为凭信生活和成长的独特机会——这是在来生不可能实现的。

贯穿第9章的整体经节都在生命限制的现实和其可能性的真理间来回切换。本章认识到智慧的行善能力,同时也承认智慧通常在今生得不到荣耀。生命不可避免地走向一个特定和终极的死亡结局,同时在过程中也会产生无法预测的曲折和转折。对人类意味着什么而言,生命是一个美好、令人信服,且鼓舞人心的待遇。


死亡是所有人的共同命运。即或如此,当死亡临到我们时,生命的益处也随之消失。我们可以选择哀叹(或否定)死亡,也可以将它的不可避免性作为在当下充分利用的动力。

现在,所罗门将众人的命运遭遇描述为祸患。其中的一个祸患是:人类活出自己的生活,后来就归死人那里去了。无论伟大或渺小,这相同的遭遇都会临到他们。

另一个祸患是:并且世人的心充满了恶;活着的时候心里狂妄

人们常说,狂妄就是重复相同的动作,却期待不同的结果。论到试图控制我们无法控制的事情时,人类是在持续性地操练狂妄。我们无法控制他人的决定,但这并没有使我们停止尝试;我们无法避免死亡,但我们经常表现出不朽的举动。

拒绝面对现实并非我们唯一的问题。世人指的是人类,世人的心充满了恶。自从人类在伊甸园堕落以来,都是如此(创世记3)。事实上,神因强暴充满全地而将其毁灭之后(创世记6:11)就建立了人类政府,赋予了人类道德权柄来以命偿命,为要阻止全地再次被强暴充满(创世记9:5-6)。

使徒保罗承认自己的内心是满了邪恶。在罗马书7:18,他说道:

“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7:21再次说:

“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

对保罗而言,这是一个痛苦的现实。在7:24他问道:

“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保罗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呢?在7:25-8:1他给出了答案:

“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

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

然而,尽管每个人都共享相同的命运遭遇,都归死人那里,但还是有指望的。如何做呢?所罗门告诉我们,与一切活人相连的,那人还有指望,但这指望并非不死。所罗门清楚地指出,死亡是一个共享的命运。指望是在于与一切活人相连,只要我们还活在世上,就还有指望。之后,所罗门使用了一个类比来阐明这一观点:因为活着的狗比死了的狮子更强。狮子代表动物之王,而狗是相对低级一点的动物。因此所罗门的要点是,活着总好过躺在豪华坟墓里的王。

活着的人知道必死。 然而,死人不再接收日光之下活人的“工价”(报酬)。因此,只要我们还活着,就有今生赏赐指望。但是,我们也必须与死亡的不可避免性格斗,其中包括两种回应:对厄运的冷漠或对机会的喜悦。

因此,我们应该为着每一天而感恩。因为一旦死去,就无人记念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我们就永不再有分了,我们在今生做选择的机会就消失了。当我们还活着时,还可以做出好的选择,去爱或去恨。但是,一旦我们死了,我们的嫉妒、激情和行动的活力就都消灭了。 最终所产生的图画就是一个复杂的旋涡。死亡既是缓刑,也是机会的终结;是一种自由,也是一种失去。所罗门做出了本书的一些总结,指出生命的短暂,所以我们需要拥抱每一时刻,并且活出精彩。

传道书 9:3-6 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有一件祸患,就是众人所遭遇的都是一样,并且世人的心充满了恶;活着的时候心里狂妄,后来就归死人那里去了。4与一切活人相连的,那人还有指望,因为活着的狗比死了的狮子更强。5活着的人知道必死;死了的人毫无所知,也不再得赏赐;他们的名无人记念。6他们的爱,他们的恨,他们的嫉妒,早都消灭了。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他们永不再有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