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9:11-12

本书概论

作为圣经中最具吸引力的书卷之一,传道书着手于一项基础而又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对人类发现、理解、寻找人生意义和目的的渴望,以及作为无限的神所创造于世上之有限的被造物这一实际现实的存在进行和解。所发现的事实是,人类的理性和经验在寻找人生目的上是不足胜任的。如果单一依靠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我们只能找到徒劳和狂妄。然而,如果我们以信仰开始,就能有效地利用人类的才能来实现智慧和成就感。

传道书预言了人类哲学在脱离信心和信仰的情况下是无法找到人生目的的,同时也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哲学解决方法:以信仰开始。

作者(希伯来文是Kouhelet 或者是“汇集者”)尝试着理解“日光之下”的人生。人们普遍认为“Kouhelet”是以智慧著称的所罗门王,他的目标是将哲学和周围的现实世界相融合。

所罗门邀请我们加入这一伟大的寻找之旅。若是有人可以利用理性、通过人生经验来发现人生的意义的话,那就是所罗门了。所罗门拥有巨额财富,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调查研究之上。他无与伦比的智慧使他有能力设计许多活动,并评估其结果,来决定其含义。

所罗门的结论是黑暗的,却很现实: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无法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来了解。正如河流不断地流向大海,一个生命也流向下一个生命。没有信仰的基础,生命是毫无意义的。

所罗门与我们分享了他通过理性和经验寻找意义的实验。他尝试成就,并参与大量的建筑项目;他尝试各种享乐和娱乐活动,涵盖了葡萄酒、女人、歌曲的方方面面。他不遗余力,却徒劳无功。所罗门的经验用一个词做了总结:hebel。Hebel在希伯来文意为“蒸气的”,是烟雾、是薄雾,是一种存在,却无法抓住的东西。你看它片时,随即就消失了。这就是建基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人生哲学。

传道书解决了我们思考却又不常说到的种种事情,在这些事情上我们可能不会像所罗门那么努力。传道书结合了意象和直接描述,是和解世上生命和天上奥秘的一项诚实的尝试。

传道书拒绝作任何的调解,以至于很多人将其描述为消极和压抑的。然而,在本书发现的真理是真实的,现实可能需要慢慢品味,但所罗门劝诫我们要看清现实。

当所罗门亲自看到现实时,这使得他转向神,并找到满足感。人生可以是困惑和复杂的。貌似我们生活在云雾中,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和经验来弄清楚;但是,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在神里面的信心,就能自然清晰了。所罗门以劝告作为总结,人生的满足是通过遵循神的方式而得以成就,因为在最终的审判中,祂将决定所有行为的意义所在。

耐心和受教的读者会在这些章节中发现真理、盼望和挑战。最终,这是一种奇怪的喜乐,只有通过充分考虑神的奥秘才能找到。


本章概述

第9章进一步探索了死亡(看似)残酷的现实。死亡并不是我们可靠的证据,但它是人类所有情况的巨大平衡装置。

死亡是给生命带来强度的一种限制。精简使生命成为凭信生活和成长的独特机会——这是在来生不可能实现的。

贯穿第9章的整体经节都在生命限制的现实和其可能性的真理间来回切换。本章认识到智慧的行善能力,同时也承认智慧通常在今生得不到荣耀。生命不可避免地走向一个特定和终极的死亡结局,同时在过程中也会产生无法预测的曲折和转折。对人类意味着什么而言,生命是一个美好、令人信服,且鼓舞人心的待遇。


意料之外和不可预测的处境是生命的一部分,他们通常会打断可预测的事件流程。我们无法控制、理解或完美地参与生命所提供给我们的一切。

这一段经文延续了死是所有人类之命运的暗示,宣称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定期。死对所有人都是确定的,但是,无人知道自己的死期。所罗门用了鱼和鸟的类比,鱼被恶网圈住,鸟被网罗捉住。无论是鱼还是鸟都不期待被捕,但还是被捕了。死亡也是如此。

所罗门将其称为。人类不是为死亡而造;死亡是破坏者,是簒夺者,在整本圣经都被视为耶稣所要战胜的仇敌。人类堕落之后,就立刻预言了透过耶稣除掉死亡,创世记3:15是死亡的引进;启示录20:14记载死亡和阴间都被扔进火湖,是死亡的终结。

在死亡最终消亡之前,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信心拥有耶稣对死亡的得胜。使徒保罗引用何西阿书13:14说,透过耶稣的死和复活,“死被得胜吞灭”(哥林多前书15:54-55)。即或如此,死亡依然是一个非自然的敌人,是忽然临到,圈住我们。虽然死亡已经被战胜了,但当我们经历死亡时,依然是一个祸患时刻。当耶稣遇到自己的朋友拉撒路死的时候,虽然祂知道拉撒路很快就会从死里复活 (约翰福音11:35),祂依然哭了。

所罗门在死亡的不可避免性上又添加了一个因素当时的机会。最终,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遵循常规的因果关系。有健康生活方式的人可能会活久一些,但他们依然会死。当时的机会会临到众人。有时,有健康生活方式的人会英年早逝,而那些自虐的人却会长寿。

译为“机会”的词也可以译为“事件”。我们并不掌管环境,事情会出现,也会发生。我们对事件的发生手足无措,且无法控制,但那些事件对我们却有很大的影响。我们活得越久,这样的事件对我们的影响就越大。人类经常假装事实并非如此,也经常忘却或不留意这样的现实,但它就是事实。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无法阻止当时的机会、事件不去操控我们自身行为的结果。

所罗门使用常规的因果实例,即当时的机会可以颠覆。他说,快跑的未必能赢。通常最快的人赢得比赛,但当时的机会有时会干预。最快的运动员可能会受伤、绊倒或摔倒。通常力战的 (字面意思是“有能力的”)会得胜,但当时的机会可以干预。有时,争战是由疾病的传播所决定。通常智慧人很擅长制造资财和收入,但智慧人不会一直收取粮食或物质需要。有时,像饥荒或战争一样的事情会干预,使其智慧失效。资财通常由明哲的投资者所积累,但有时事件会使明哲人难以承受。当时的机会是一种力量,有时会淹没我们的能力。正如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一样,当时的机会也是如此——或事件。

通常人的灵巧会获取很多喜悦,这喜悦或许以奖赏或认可的形式出现,也可能以成功的方式表现出来。但是,有时事件,当时的机会,淹没了灵巧。我们无法控制今生的结果,所以为永生而活就更为重要;在永生中,死亡、当时的机会之负面影响都要被神在新地统治的确定性所替代。

传道书 9:11-12 我又转念:见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赢;力战的未必得胜;智慧的未必得粮食;明哲的未必得资财;灵巧的未必得喜悦。所临到众人的是在乎当时的机会。12原来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定期。鱼被恶网圈住,鸟被网罗捉住,祸患忽然临到的时候,世人陷在其中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