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7:23-26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传道书 7:23
  • 传道书 7:24
  • 传道书 7:25
  • 传道书 7:26

愚昧人的网罗可以毁灭我们。虽然智慧是一个谜,但信靠神对我们而言比其它选项更好。

所罗门让我们知道藉着智慧他已经试验了前面的见解。他再一次显露了自己的自我谈话。他告诉自己说,我要得智慧,然后开始追求自己的调查。然而,他却发现智慧却离我远。正如我们在传道书前面所看到的那样,最智慧的人活在世上,拥有足够的资源来做他心所愿的所有调查,却无法明白生命的奥秘。人生的深奥问题依然离我甚远,而且最深

到现在为止,所罗门已经以很多种方式,告诉我们很多次。为什么又重复呢?这可能展现了所罗门的智慧。在现代时代中,我们已经重新学习了在学习中重复的重要性。我们可以从所罗门的例子观察到这一点。

到目前为止,离我甚远,而且最深符合整本传道书,尤其符合当下的上下文。也就是,人类有犯罪倾向,但也有能力智慧地生活;那些智慧生活的人依然会犯罪。此外,纠正犯错之人并不一定都是正确之举。你可能没给他们带来任何益处,反倒伤害了自己。

所罗门在 16 节所说的 “不要行义过分,也不要过于自逞智慧” 似乎符合最深 (极其深奥) 的见解描述。这一说法意味着每一个处境都有自身的解决方案,以解决何为公义以及如何智慧地应用。所有这些都在不变的神说不变的真理的语境中。我们不能单纯地坐在神的座位上,以祂的眼睛来观看;我们必须依靠信心,且意识到自己和人类同僚的不可靠。

调查之后,所罗门总结道,谁能测透呢?他积累了思想性的言语来介绍自己研究、探测和认知的尝试。他转念,一心要知道,要考察,要寻求

他在寻求一个理由/解释。用在这里的希伯来文单词是 “heshbon”,这个单词在圣经中只出现了三次,都是在传道书 (7:25,27;9:10),显示了本书的美感和独特性。所罗门在试图利用他的所有才能来寻找一个原因、解释。这个词的基本概念涉及了思维的使用,不是领悟信息而是理解明白,或 “想出” 一个为什么。当然,他要面对的问题是神的思想高过我们的思想—这就使我们的理解严重缺乏。

所罗门的调查对象是愚昧的恶 (邪恶) 和狂妄的愚昧。所罗门将他的搜索列表与他寻求要解决的问题列表进行了镜像反射。

邪恶为愚昧中译为愚昧的词是 “kesel”,它被翻译成很多形式—在利未记中译为 “肾”,在约伯记和箴言译为 “自信”,“在传道书和诗篇一些经文译为 “愚昧”。这个词似乎有希望或渴望的概念。所罗门显然观察到,许多人渴望将我们引向愚昧

邪恶为愚昧似乎与愚昧为狂妄相关联。有些人举手投足的方式不符合周遭世界真正的因果本质时,就是 “狂妄”。他们拒绝看到事情的真实一面。当下的现实是不受欢迎的,他们更希望活在假象中。不幸的是,所罗门正在向我们指出,这是人类的常规行为。他,最智慧的人,寻求调查和理解,却失败了。

我们知道所罗门失败很惨的一个领域就是女人。尽管他有智慧,仍被诱惑离弃神的道,正如我们在列王记上 11:4 所了解到的一样:

“所罗门年老的时候,他的妃嫔诱惑他的心,去随从别神,不效法他父亲大卫,诚诚实实的顺服耶和华他的神。”

或许所罗门在提供一些比死还苦的案例时,指的是他的个人生活—妇人,她的心是网罗,手是锁链。勾引男子的女人是箴言书的一个重要主题 (箴言书 2:16-19;7:7-27)。所罗门自己就屈服于网罗

有趣的是,在箴言书中智慧和愚昧都被拟人化为女性 (箴言书 9:13-18;箴言书 1:20)。所罗门的观察可以应用于一般性的愚昧。在勾引男子的女人例子中,她的网罗暗示了被困住和控制的猎物。她的猎物对勾引者是有用的,但其中并没有爱;对猎物而言也并无益处。网罗的诱饵是爱和感情、享乐和满足的承诺。猎物最终得到的却是比死还苦

任何的罪都是如此。所出的价是一些极大的利益,满足人一些内在需求,实际的结果却是。使徒保罗直言不讳地陈述了这一原则,告诉我们罪的“工价”或后果就是死 (罗马书 6:23)。值得一提的是,所罗门并没有用对与错的字眼,而是 “智慧” 和 “愚昧”。圣经的重点关乎我们的个人利益。我们所寻求的道路实际上满足的是我们的自我利益。满足我们真正自我利益的最佳方式是放弃肉体的欲望、愚昧,例如,对带有网罗女性的性欲。

所罗门也告诉我们勾引男子的女人之手是锁链锁链提供了另一个描述俘获的比喻。想要触摸和爱抚她手的欲望可能营造了对她享乐的着迷,最终引向了比死还苦。使徒保罗也描述了行在罪中的选择是活在奴役中的选择 (罗马书 6:15-16)。

然而,就像传道书常见的情况,所罗门指出了一场逃逸,凡蒙神喜悦的人必能躲避她。所罗门并没有探明生命的奥秘,但他的确发现一种躲避愚昧的方式!我们无法完全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些欲望、这些享乐的渴望 (在这个例子中是性享受)。它们很容易将我们引向比死还苦的后果。怎么追求貌似自由的东西,最终却将我们困在沉迷的锁链中,而放弃那些享乐去取悦于神带来的却是真正的满足呢?似乎反了。

可是,这就是事实。人生是一个奥秘,一则悖论,一缕蒸气。所罗门向我们指出智慧,但它取决于信靠神,而非自己的理解。正如所罗门在箴言书 3:5-6 所说,

“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

不可依靠自己的聪明。

在你一切所行的世上,都要认定他,

他必指引你的路。”

似乎我们最容易感觉到的欲望都会将我们引向毁灭。但是,我们若将这些离弃,追求更深的渴望,就能找到我们所寻求的。我们最深的渴望只有通过行在信靠中才能获取。我们最深的渴望是取悦于神。当我们行在取悦于神的方式中时,神就会提供我们躲避生命中愚昧狂妄的方法。

传道书 7:23-26

我曾用智慧试验这一切事;我说,要得智慧,智慧却离我远。24万事之理,离我甚远,而且最深,谁能测透呢?25我转念,一心要知道,要考察,要寻求智慧和万事的理由;又要知道邪恶为愚昧,愚昧为狂妄。26我得知有等妇人比死还苦:她的心是网罗,手是锁链。凡蒙神喜悦的人必能躲避她;有罪的人却被她缠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