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7:23-26

本书概论

作为圣经中最具吸引力的书卷之一,传道书着手于一项基础而又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对人类发现、理解、寻找人生意义和目的的渴望,以及作为无限的神所创造于世上之有限的被造物这一实际现实的存在进行和解。所发现的事实是,人类的理性和经验在寻找人生目的上是不足胜任的。如果单一依靠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我们只能找到徒劳和狂妄。然而,如果我们以信仰开始,就能有效地利用人类的才能来实现智慧和成就感。

传道书预言了人类哲学在脱离信心和信仰的情况下是无法找到人生目的的,同时也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哲学解决方法:以信仰开始。

作者(希伯来文是Kouhelet 或者是“汇集者”)尝试着理解“日光之下”的人生。人们普遍认为“Kouhelet”是以智慧著称的所罗门王,他的目标是将哲学和周围的现实世界相融合。

所罗门邀请我们加入这一伟大的寻找之旅。若是有人可以利用理性、通过人生经验来发现人生的意义的话,那就是所罗门了。所罗门拥有巨额财富,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调查研究之上。他无与伦比的智慧使他有能力设计许多活动,并评估其结果,来决定其含义。

所罗门的结论是黑暗的,却很现实: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无法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来了解。正如河流不断地流向大海,一个生命也流向下一个生命。没有信仰的基础,生命是毫无意义的。

所罗门与我们分享了他通过理性和经验寻找意义的实验。他尝试成就,并参与大量的建筑项目;他尝试各种享乐和娱乐活动,涵盖了葡萄酒、女人、歌曲的方方面面。他不遗余力,却徒劳无功。所罗门的经验用一个词做了总结:hebel。Hebel在希伯来文意为“蒸气的”,是烟雾、是薄雾,是一种存在,却无法抓住的东西。你看它片时,随即就消失了。这就是建基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人生哲学。

传道书解决了我们思考却又不常说到的种种事情,在这些事情上我们可能不会像所罗门那么努力。传道书结合了意象和直接描述,是和解世上生命和天上奥秘的一项诚实的尝试。

传道书拒绝作任何的调解,以至于很多人将其描述为消极和压抑的。然而,在本书发现的真理是真实的,现实可能需要慢慢品味,但所罗门劝诫我们要看清现实。

当所罗门亲自看到现实时,这使得他转向神,并找到满足感。人生可以是困惑和复杂的。貌似我们生活在云雾中,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和经验来弄清楚;但是,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在神里面的信心,就能自然清晰了。所罗门以劝告作为总结,人生的满足是通过遵循神的方式而得以成就,因为在最终的审判中,祂将决定所有行为的意义所在。

耐心和受教的读者会在这些章节中发现真理、盼望和挑战。最终,这是一种奇怪的喜乐,只有通过充分考虑神的奥秘才能找到。


本章概述

第七章整篇内容中,所罗门一直都在与棘手和神秘的世界本质博弈。他已经发现智慧的实践和哲学价值,但是这如何缓解(或有助于)人类存在的奥秘呢?如何正确地使用智慧呢?

生命的奥秘并没有使我们失去选择的权力。有些选择好过其它的选择。人生的困难不是要解决的实践性问题,而是要接受的现实。这些困难也邀请我们敬畏神并信靠祂。这是我们所能做的极致,也是我们所能做的一切。生命中的悲惨处境比肤浅的境遇更好,因为它们邀请我们进入对神的信靠,唤醒我们做出选择的需要。它们将我们的愚昧计划搁置一边,揭示它们的无效性,使我们思考谁在控制、谁在掌管,以及我们该做何回应。


愚昧人的网罗可以毁灭我们。虽然智慧是一个谜,但信靠神对我们而言比其它选项更好。

所罗门让我们知道藉着智慧他已经试验了前面的见解。他再一次显露了自己的自我谈话。他告诉自己说,我要得智慧,然后开始追求自己的调查。然而,他却发现智慧却离我远。正如我们在传道书前面所看到的那样,最智慧的人活在世上,拥有足够的资源来做他心所愿的所有调查,却无法明白生命的奥秘。人生的深奥问题依然离我甚远,而且最深

到现在为止,所罗门已经以很多种方式,告诉我们很多次。为什么又重复呢?这可能展现了所罗门的智慧。在现代时代中,我们已经重新学习了在学习中重复的重要性。我们可以从所罗门的例子观察到这一点。

到目前为止,离我甚远,而且最深符合整本传道书,尤其符合当下的上下文。也就是,人类有犯罪倾向,但也有能力智慧地生活;那些智慧生活的人依然会犯罪。此外,纠正犯错之人并不一定都是正确之举。你可能没给他们带来任何益处,反倒伤害了自己。

所罗门在16节所说的“不要行义过分,也不要过于自逞智慧”似乎符合最深(极其深奥) 的见解描述。这一说法意味着每一个处境都有自身的解决方案,以解决何为公义以及如何智慧地应用。所有这些都在不变的神说不变的真理的语境中。我们不能单纯地坐在神的座位上,以祂的眼睛来观看;我们必须依靠信心,且意识到自己和人类同僚的不可靠。

调查之后,所罗门总结道,谁能测透呢?他积累了思想性的言语来介绍自己研究、探测和认知的尝试。他转念,一心要知道,要考察,要寻求

他在寻求一个理由/解释。用在这里的希伯来文单词是“heshbon”,这个单词在圣经中只出现了三次,都是在传道书 (7:25,27;9:10),显示了本书的美感和独特性。所罗门在试图利用他的所有才能来寻找一个原因、解释。这个词的基本概念涉及了思维的使用,不是领悟信息而是理解明白,或“想出”一个为什么。当然,他要面对的问题是神的思想高过我们的思想—这就使我们的理解严重缺乏。

所罗门的调查对象是愚昧的(邪恶)和狂妄的愚昧。所罗门将他的搜索列表与他寻求要解决的问题列表进行了镜像反射。

邪恶为愚昧中译为愚昧的词是“kesel”,它被翻译成很多形式—在利未记中译为“肾”,在约伯记和箴言译为“自信”,“在传道书和诗篇一些经文译为“愚昧”。这个词似乎有希望或渴望的概念。所罗门显然观察到,许多人渴望将我们引向愚昧

邪恶为愚昧似乎与愚昧为狂妄相关联。有些人举手投足的方式不符合周遭世界真正的因果本质时,就是“狂妄”。他们拒绝看到事情的真实一面。当下的现实是不受欢迎的,他们更希望活在假象中。不幸的是,所罗门正在向我们指出,这是人类的常规行为。他,最智慧的人,寻求调查和理解,却失败了。

我们知道所罗门失败很惨的一个领域就是女人。尽管他有智慧,仍被诱惑离弃神的道,正如我们在列王记上11:4所了解到的一样:

“所罗门年老的时候,他的妃嫔诱惑他的心,去随从别神,不效法他父亲大卫,诚诚实实的顺服耶和华他的神。”

或许所罗门在提供一些比死还苦的案例时,指的是他的个人生活—妇人,她的心是网罗,手是锁链。勾引男子的女人是箴言书的一个重要主题(箴言2:16-19;7:7-27)。所罗门自己就屈服于网罗

有趣的是,在箴言书中智慧和愚昧都被拟人化为女性(箴言9:13-18;箴言1:20)。所罗门的观察可以应用于一般性的愚昧。在勾引男子的女人例子中,她的网罗暗示了被困住和控制的猎物。她的猎物对勾引者是有用的,但其中并没有爱;对猎物而言也并无益处。网罗的诱饵是爱和感情、享乐和满足的承诺。猎物最终得到的却是比死还苦

任何的罪都是如此。所出的价是一些极大的利益,满足人一些内在需求,实际的结果却是。使徒保罗直言不讳地陈述了这一原则,告诉我们罪的“工价”或后果就是死(罗马书6:23)。值得一提的是,所罗门并没有用对与错的字眼,而是“智慧”和“愚昧”。圣经的重点关乎我们的个人利益。我们所寻求的道路实际上满足的是我们的自我利益。满足我们真正自我利益的最佳方式是放弃肉体的欲望、愚昧,例如,对带有网罗女性的性欲。

所罗门也告诉我们勾引男子的女人之手是锁链锁链提供了另一个描述俘获的比喻。想要触摸和爱抚她手的欲望可能营造了对她享乐的着迷,最终引向了比死还苦。使徒保罗也描述了行在罪中的选择是活在奴役中的选择(罗马书6:15-16)。

然而,就像传道书常见的情况,所罗门指出了一场逃逸,凡蒙神喜悦的人必能躲避她。所罗门并没有探明生命的奥秘,但他的确发现一种躲避愚昧的方式!我们无法完全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些欲望、这些享乐的渴望(在这个例子中是性享受)。它们很容易将我们引向比死还苦的后果。怎么追求貌似自由的东西,最终却将我们困在沉迷的锁链中,而放弃那些享乐去取悦于神带来的却是真正的满足呢?似乎反了。

可是,这就是事实。人生是一个奥秘,一则悖论,一缕蒸气。所罗门向我们指出智慧,但它取决于信靠神,而非自己的理解。正如所罗门在箴言3:5-6所说,

“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

不可依靠自己的聪明。

在你一切所行的世上,都要认定他,

他必指引你的路。”

似乎我们最容易感觉到的欲望都会将我们引向毁灭。但是,我们若将这些离弃,追求更深的渴望,就能找到我们所寻求的。我们最深的渴望只有通过行在信靠中才能获取。我们最深的渴望是取悦于神。当我们行在取悦于神的方式中时,神就会提供我们躲避生命中愚昧狂妄的方法。

传道书 7:23-26 我曾用智慧试验这一切事;我说,要得智慧,智慧却离我远。24万事之理,离我甚远,而且最深,谁能测透呢?25我转念,一心要知道,要考察,要寻求智慧和万事的理由;又要知道邪恶为愚昧,愚昧为狂妄。26我得知有等妇人比死还苦:她的心是网罗,手是锁链。凡蒙神喜悦的人必能躲避她;有罪的人却被她缠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