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傳道書 7:1-6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傳道書 7:1
  • 傳道書 7:2
  • 傳道書 7:3
  • 傳道書 7:4
  • 傳道書 7:5
  • 傳道書 7:6

有些困難較難接受,但是可以引導我們意識到生命的價值。它們提供了獲得智慧的機會,因此比瑣碎和暫時的干擾更有價值。

整本傳道書中,死亡的現實都在挑戰所羅門和他探究日光之下美好事物的追求。但在第七章的第一部分中,所羅門展示了如何將瀕臨的死亡這一巨大的攔阻看為機會。

所羅門採用了智者賢人的風格,提出了一些 「tov」 的說法。Tov 是希伯來文中美好一詞。在這些評估中,特別要注意的是所羅門並不是在說這些好,其他的惡。不能將這一系列 「強如/勝過」 比較看為絕對、不是-就是的選擇。當我們看到勝過一詞時,是在提醒我們,他注意到二者中哪一個是更高的 tov。兩者都有自身的價值,但其中一個擁有更高的美好—更大的 tov。

第一個非常簡單。名譽代表影響力和名聲,是品行的證據,要好過膏油,暗示着物質財富獲取的事物。這膏油可以代表一種香水,遮蓋身體異味的惡臭和腐朽。膏油不錯,但強過物質財富或遮蓋惡臭能力的實際上是有好的品行。好的品行建立名譽,好名聲。

第二個tov的說法是最好往遭喪的家去而非往宴樂的家去。這並不是說宴樂代表不務正業的事,比如酒會,或重大的人生事件,比如婚禮。不論怎樣,遭喪的家要更好一些。原因是死是眾人的結局。葬禮雖然令人不快,卻迫使我們思考人生和我們在做的決定。所羅門在此所指出的是當今領袖培訓中經常強調的點,那就是 「思考要從最終目標開始」。參加葬禮是專註我們生命 「終點」 的好方法。理想狀態是:葬禮引導我們將墓碑上兩日期的「破折號」變得有意義。看到生命的盡頭激發我們活出美好的人生。

活人也必將這事放在心上給出了為什麼遭喪強過宴樂的清晰畫面。因為死是眾人的結局,面對死亡的真相幫助我們獲取正確的視野。死亡是我們最大的局限性,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自己的人生和在世上該做些什麼。死亡是不可避免的結局,可以成為促使我們沉思和發現的幫助。

憂愁強如喜笑,因為雖然會面帶愁容,但人的心終必喜樂。這可能是因為雖然人認識到生命的現實,包括諸如死亡一樣的悲傷因素,但那人可能會明白,就使一切都變得有意義。智慧人的心可能會繼續反思人生結局的現實 (他的心在遭喪之家);愚昧人的心在快樂之家。

另一方面,愚昧人的心通過在快樂之家所發生之事來壓制這基於現實的思想,快樂之家很可能包括喜笑。逃避、尋求享樂和分散注意力都會導致愚昧地浪費在世上偉大的生命禮物。正如我們在第 6 章所看到的,通過滿足口腹尋求成就感乃是虛空

智慧人的責備可能會傷害我們的感情,但也強過愚昧人的歌唱。這並不意味着字面意思上的歌唱,而是責備的反面—那優美且取悅於耳的東西,一些你想要聽的東西,比如奉承。愚昧人的歌唱可能會很危險;可以增強愚昧的思想,剝脫我們生命中真正的喜樂;可以是通過滿足慾望來追求幸福的一部分。在這裡就是認可或接納的慾望。

由於愚昧人並不思考神賜生命禮物的原因,因此他的喜笑和享樂追求好像鍋下燒荊棘的爆聲。燃燒的荊棘 (或蒺藜) 會短暫地發出很大的聲音,但還未開煮鍋中的食物,就快速燒盡。

傳道書 7:1-6

名譽強如美好的膏油;人死的日子勝過人生的日子。2往遭喪的家去,強如往宴樂的家去;因為是眾人的結局,活人也必將這事放在心上。3憂愁強如喜笑;因為面帶愁容,終必使心喜樂。4智慧人的心在遭喪之家;愚昧人的心在快樂之家。5聽智慧人的責備,強如聽愚昧人的歌唱。6愚昧人的笑聲,好像鍋下燒荊棘的爆聲;這也是虛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