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7:1-6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传道书 7:1
  • 传道书 7:2
  • 传道书 7:3
  • 传道书 7:4
  • 传道书 7:5
  • 传道书 7:6

有些困难较难接受,但是可以引导我们意识到生命的价值。它们提供了获得智慧的机会,因此比琐碎和暂时的干扰更有价值。

整本传道书中,死亡的现实都在挑战所罗门和他探究日光之下美好事物的追求。但在第七章的第一部分中,所罗门展示了如何将濒临的死亡这一巨大的拦阻看为机会。

所罗门采用了智者贤人的风格,提出了一些 “tov” 的说法。Tov 是希伯来文中美好一词。在这些评估中,特别要注意的是所罗门并不是在说这些好,其他的恶。不能将这一系列 “强如/胜过” 比较看为绝对、不是-就是的选择。当我们看到胜过一词时,是在提醒我们,他注意到二者中哪一个是更高的 tov。两者都有自身的价值,但其中一个拥有更高的美好—更大的 tov。

第一个非常简单。名誉代表影响力和名声,是品行的证据,要好过膏油,暗示着物质财富获取的事物。这膏油可以代表一种香水,遮盖身体异味的恶臭和腐朽。膏油不错,但强过物质财富或遮盖恶臭能力的实际上是有好的品行。好的品行建立名誉,好名声。

第二个tov的说法是最好往遭丧的家去而非往宴乐的家去。这并不是说宴乐代表不务正业的事,比如酒会,或重大的人生事件,比如婚礼。不论怎样,遭丧的家要更好一些。原因是死是众人的结局。葬礼虽然令人不快,却迫使我们思考人生和我们在做的决定。所罗门在此所指出的是当今领袖培训中经常强调的点,那就是 “思考要从最终目标开始”。参加葬礼是专注我们生命 “终点” 的好方法。理想状态是:葬礼引导我们将墓碑上两日期的“破折号”变得有意义。看到生命的尽头激发我们活出美好的人生。

活人也必将这事放在心上给出了为什么遭丧强过宴乐的清晰画面。因为死是众人的结局,面对死亡的真相帮助我们获取正确的视野。死亡是我们最大的局限性,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自己的人生和在世上该做些什么。死亡是不可避免的结局,可以成为促使我们沉思和发现的帮助。

忧愁强如喜笑,因为虽然会面带愁容,但人的心终必喜乐。这可能是因为虽然人认识到生命的现实,包括诸如死亡一样的悲伤因素,但那人可能会明白,就使一切都变得有意义。智慧人的心可能会继续反思人生结局的现实 (他的心在遭丧之家);愚昧人的心在快乐之家。

另一方面,愚昧人的心通过在快乐之家所发生之事来压制这基于现实的思想,快乐之家很可能包括喜笑。逃避、寻求享乐和分散注意力都会导致愚昧地浪费在世上伟大的生命礼物。正如我们在第 6 章所看到的,通过满足口腹寻求成就感乃是虚空

智慧人的责备可能会伤害我们的感情,但也强过愚昧人的歌唱。这并不意味着字面意思上的歌唱,而是责备的反面—那优美且取悦于耳的东西,一些你想要听的东西,比如奉承。愚昧人的歌唱可能会很危险;可以增强愚昧的思想,剥脱我们生命中真正的喜乐;可以是通过满足欲望来追求幸福的一部分。在这里就是认可或接纳的欲望。

由于愚昧人并不思考神赐生命礼物的原因,因此他的喜笑和享乐追求好像锅下烧荆棘的爆声。燃烧的荆棘 (或蒺藜) 会短暂地发出很大的声音,但还未开煮锅中的食物,就快速烧尽。

传道书 7:1-6

名誉强如美好的膏油;人死的日子胜过人生的日子。2往遭丧的家去,强如往宴乐的家去;因为是众人的结局,活人也必将这事放在心上。3忧愁强如喜笑;因为面带愁容,终必使心喜乐。4智慧人的心在遭丧之家;愚昧人的心在快乐之家。5听智慧人的责备,强如听愚昧人的歌唱。6愚昧人的笑声,好像锅下烧荆棘的爆声;这也是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