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7:1-6

本书概论

作为圣经中最具吸引力的书卷之一,传道书着手于一项基础而又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对人类发现、理解、寻找人生意义和目的的渴望,以及作为无限的神所创造于世上之有限的被造物这一实际现实的存在进行和解。所发现的事实是,人类的理性和经验在寻找人生目的上是不足胜任的。如果单一依靠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我们只能找到徒劳和狂妄。然而,如果我们以信仰开始,就能有效地利用人类的才能来实现智慧和成就感。

传道书预言了人类哲学在脱离信心和信仰的情况下是无法找到人生目的的,同时也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哲学解决方法:以信仰开始。

作者(希伯来文是Kouhelet 或者是“汇集者”)尝试着理解“日光之下”的人生。人们普遍认为“Kouhelet”是以智慧著称的所罗门王,他的目标是将哲学和周围的现实世界相融合。

所罗门邀请我们加入这一伟大的寻找之旅。若是有人可以利用理性、通过人生经验来发现人生的意义的话,那就是所罗门了。所罗门拥有巨额财富,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调查研究之上。他无与伦比的智慧使他有能力设计许多活动,并评估其结果,来决定其含义。

所罗门的结论是黑暗的,却很现实: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无法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来了解。正如河流不断地流向大海,一个生命也流向下一个生命。没有信仰的基础,生命是毫无意义的。

所罗门与我们分享了他通过理性和经验寻找意义的实验。他尝试成就,并参与大量的建筑项目;他尝试各种享乐和娱乐活动,涵盖了葡萄酒、女人、歌曲的方方面面。他不遗余力,却徒劳无功。所罗门的经验用一个词做了总结:hebel。Hebel在希伯来文意为“蒸气的”,是烟雾、是薄雾,是一种存在,却无法抓住的东西。你看它片时,随即就消失了。这就是建基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人生哲学。

传道书解决了我们思考却又不常说到的种种事情,在这些事情上我们可能不会像所罗门那么努力。传道书结合了意象和直接描述,是和解世上生命和天上奥秘的一项诚实的尝试。

传道书拒绝作任何的调解,以至于很多人将其描述为消极和压抑的。然而,在本书发现的真理是真实的,现实可能需要慢慢品味,但所罗门劝诫我们要看清现实。

当所罗门亲自看到现实时,这使得他转向神,并找到满足感。人生可以是困惑和复杂的。貌似我们生活在云雾中,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和经验来弄清楚;但是,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在神里面的信心,就能自然清晰了。所罗门以劝告作为总结,人生的满足是通过遵循神的方式而得以成就,因为在最终的审判中,祂将决定所有行为的意义所在。

耐心和受教的读者会在这些章节中发现真理、盼望和挑战。最终,这是一种奇怪的喜乐,只有通过充分考虑神的奥秘才能找到。


本章概述

第七章整篇内容中,所罗门一直都在与棘手和神秘的世界本质博弈。他已经发现智慧的实践和哲学价值,但是这如何缓解(或有助于)人类存在的奥秘呢?如何正确地使用智慧呢?

生命的奥秘并没有使我们失去选择的权力。有些选择好过其它的选择。人生的困难不是要解决的实践性问题,而是要接受的现实。这些困难也邀请我们敬畏神并信靠祂。这是我们所能做的极致,也是我们所能做的一切。生命中的悲惨处境比肤浅的境遇更好,因为它们邀请我们进入对神的信靠,唤醒我们做出选择的需要。它们将我们的愚昧计划搁置一边,揭示它们的无效性,使我们思考谁在控制、谁在掌管,以及我们该做何回应。


有些困难较难接受,但是可以引导我们意识到生命的价值。它们提供了获得智慧的机会,因此比琐碎和暂时的干扰更有价值。

整本传道书中,死亡的现实都在挑战所罗门和他探究日光之下美好事物的追求。但在第七章的第一部分中,所罗门展示了如何将濒临的死亡这一巨大的拦阻看为机会。

所罗门采用了智者贤人的风格,提出了一些“tov”的说法。Tov是希伯来文中美好一词。在这些评估中,特别要注意的是所罗门并不是在说这些好,其他的恶。不能将这一系列“强如/胜过”比较看为绝对、不是-就是的选择。当我们看到胜过一词时,是在提醒我们,他注意到二者中哪一个是更高的tov。两者都有自身的价值,但其中一个拥有更高的美好—更大的tov。

第一个非常简单。名誉代表影响力和名声,是品行的证据,要好过膏油,暗示着物质财富获取的事物。这膏油可以代表一种香水,遮盖身体异味的恶臭和腐朽。膏油不错,但强过物质财富或遮盖恶臭能力的实际上是有好的品行。好的品行建立名誉,好名声。

第二个tov的说法是最好往遭丧的家去而非往宴乐的家去。这并不是说宴乐代表不务正业的事,比如酒会,或重大的人生事件,比如婚礼。不论怎样,遭丧的家要更好一些。原因是死是众人的结局。葬礼虽然令人不快,却迫使我们思考人生和我们在做的决定。所罗门在此所指出的是当今领袖培训中经常强调的点,那就是“思考要从最终目标开始”。参加葬礼是专注我们生命“终点”的好方法。理想状态是:葬礼引导我们将墓碑上两日期的“破折号”变得有意义。看到生命的尽头激发我们活出美好的人生。

活人也必将这事放在心上给出了为什么遭丧强过宴乐的清晰画面。因为死是众人的结局,面对死亡的真相帮助我们获取正确的视野。死亡是我们最大的局限性,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自己的人生和在世上该做些什么。死亡是不可避免的结局,可以成为促使我们沉思和发现的帮助。

忧愁强如喜笑,因为虽然会面带愁容,但人的心终必喜乐。这可能是因为虽然人认识到生命的现实,包括诸如死亡一样的悲伤因素,但那人可能会明白,就使一切都变得有意义。智慧人的心可能会继续反思人生结局的现实(他的心在遭丧之家);愚昧人的心在快乐之家。

另一方面,愚昧人的心通过在快乐之家所发生之事来压制这基于现实的思想,快乐之家很可能包括喜笑。逃避、寻求享乐和分散注意力都会导致愚昧地浪费在世上伟大的生命礼物。正如我们在第6章所看到的,通过满足口腹寻求成就感乃是虚空

智慧人的责备可能会伤害我们的感情,但也强过愚昧人的歌唱。这并不意味着字面意思上的歌唱,而是责备的反面—那优美且取悦于耳的东西,一些你想要听的东西,比如奉承。愚昧人的歌唱可能会很危险;可以增强愚昧的思想,剥脱我们生命中真正的喜乐;可以是通过满足欲望来追求幸福的一部分。在这里就是认可或接纳的欲望。

由于愚昧人并不思考神赐生命礼物的原因,因此他的喜笑和享乐追求好像锅下烧荆棘的爆声。燃烧的荆棘(或蒺藜)会短暂地发出很大的声音,但还未开煮锅中的食物,就快速烧尽。

传道书 7:1-6 名誉强如美好的膏油;人死的日子胜过人生的日子。2往遭丧的家去,强如往宴乐的家去;因为是众人的结局,活人也必将这事放在心上。3忧愁强如喜笑;因为面带愁容,终必使心喜乐。4智慧人的心在遭丧之家;愚昧人的心在快乐之家。5听智慧人的责备,强如听愚昧人的歌唱。6愚昧人的笑声,好像锅下烧荆棘的爆声;这也是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