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6:3-6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传道书 6:3
  • 传道书 6:4
  • 传道书 6:5
  • 传道书 6:6

浪费神祝福之机会的人比那从未出生的人更糟。

所罗门对比了两种截然不同,且相对极端的生活经历。第一个例子是生一百个儿子,活许多岁数 (6:3) 或活千年,再活千年的父亲 (6:6)。然而,这人的心里却不得满享福乐,又不得埋葬。所罗门将这人与不到期而落的胎对比,说这不到期而落的胎比他倒好

这夭折的孩子来到世上,没有人生经历就消失了。因此,什么也不记得。这孩子虚虚而来,暗暗而去,没有一个真正的身份。他完全没有经历过生活 (没有见过天日),并没有达到有自我意识的阶段 (毫无知觉),却被宣称比那不得满享福乐,又不得埋葬的富足昌盛之人倒好

虽然这人的生命要比那未到期而落的胎长的多,他的经历却也是虚虚而来,暗暗而去。他有潜力得到很大的祝福,却不得满享福乐,又不得埋葬。最终与那夭折婴儿都归一个地方去。与夭折婴儿不同的是,他经历了人类经验必有的疼痛和痛苦,却没有发现其中的祝福。在这如蒸气般的生活中,他从未抓住信靠神的机会,其生命力毫无意义、令人困惑、充满焦虑。

又不得埋葬附加于那不得满足的心/灵魂。埋葬一词是 keburah,意为 “坟墓”,就是埋葬的地方。所罗门并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这人没有坟墓,或许意味着他的一百个儿子并不孝顺;他可能与积财者相似,并不享受自己的祝福,也没有教导自己的继承者如何管理;或许这些孩子们从积财者身上学习到了功课,不愿为自己吝啬的父亲在坟墓上花钱。

在这样的情况下,似乎他不得满享福乐的其中一部分是他的一生并没有建立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纽带。或许,像第 5 章中的积财者,他将所有的时间和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浪费了自己去管理、慷概和感恩生活的机会,并不得满享神所赐予他的福乐,孤单地在黑暗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与第 5 章结尾那利用生命的奥秘去信靠神活出有目的的人生之人相比,他被生活的奥秘和操控的冲动所消耗。

在第 4 节,所罗门解释说,那不到期而落的胎虚虚而来,所拥有的是蒸气般的存在,因他在母腹徘徊在应许中,却在还未有机会出生前、或长大前、或活满属地生活前就消失了。暗暗而去,名字被黑暗遮蔽。他的名字,那给他身份和与别人得以区分的事物,也就是身份的标识,在暗中被遮蔽了。没有见过天日,也毫无知觉

然而,他却比那不满足之人倒享安息。5 节中享安息一词是 nahat。那不得满足之人在不满足中经受痛苦,但不到期而落的胎却安全地得享安息。

在第 6 节,所罗门反问道,“众人岂不都归一个地方去吗?”这不得满享福乐的人与不到期而落的胎去往同一个地方。两者都返回尘土,区别在于那无法在生命中看到益处的人浪费了在世上的时间和机会。所以,他实际上经历了更多的徒劳。尽管他有两倍长的生命,活千年,再活千年,依然是浪费,除非他弄清楚如何满享福乐,即在感恩中生活。

只有我们利用生命的机会,生命才会有益。现代调查显示感恩是人类幸福的关键所在。这一研究肯定了所罗门在 3000 年前的观察。

传道书 6:3-6

人若生一百个儿子,活许多岁数,以致他的年日甚多,心里却不得满享福乐,又不得埋葬;据我说,那不到期而落的胎比他倒好。4因为虚虚而来,暗暗而去,名字被黑暗遮蔽,5并且没有见过天日,也毫无知觉;这胎,比那人倒享安息。6那人虽然活千年,再活千年,却不享福,众人岂不都归一个地方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