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6:3-6

本书概论

作为圣经中最具吸引力的书卷之一,传道书着手于一项基础而又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对人类发现、理解、寻找人生意义和目的的渴望,以及作为无限的神所创造于世上之有限的被造物这一实际现实的存在进行和解。所发现的事实是,人类的理性和经验在寻找人生目的上是不足胜任的。如果单一依靠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我们只能找到徒劳和狂妄。然而,如果我们以信仰开始,就能有效地利用人类的才能来实现智慧和成就感。

传道书预言了人类哲学在脱离信心和信仰的情况下是无法找到人生目的的,同时也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哲学解决方法:以信仰开始。

作者(希伯来文是Kouhelet 或者是“汇集者”)尝试着理解“日光之下”的人生。人们普遍认为“Kouhelet”是以智慧著称的所罗门王,他的目标是将哲学和周围的现实世界相融合。

所罗门邀请我们加入这一伟大的寻找之旅。若是有人可以利用理性、通过人生经验来发现人生的意义的话,那就是所罗门了。所罗门拥有巨额财富,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调查研究之上。他无与伦比的智慧使他有能力设计许多活动,并评估其结果,来决定其含义。

所罗门的结论是黑暗的,却很现实: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无法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来了解。正如河流不断地流向大海,一个生命也流向下一个生命。没有信仰的基础,生命是毫无意义的。

所罗门与我们分享了他通过理性和经验寻找意义的实验。他尝试成就,并参与大量的建筑项目;他尝试各种享乐和娱乐活动,涵盖了葡萄酒、女人、歌曲的方方面面。他不遗余力,却徒劳无功。所罗门的经验用一个词做了总结:hebel。Hebel在希伯来文意为“蒸气的”,是烟雾、是薄雾,是一种存在,却无法抓住的东西。你看它片时,随即就消失了。这就是建基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人生哲学。

传道书解决了我们思考却又不常说到的种种事情,在这些事情上我们可能不会像所罗门那么努力。传道书结合了意象和直接描述,是和解世上生命和天上奥秘的一项诚实的尝试。

传道书拒绝作任何的调解,以至于很多人将其描述为消极和压抑的。然而,在本书发现的真理是真实的,现实可能需要慢慢品味,但所罗门劝诫我们要看清现实。

当所罗门亲自看到现实时,这使得他转向神,并找到满足感。人生可以是困惑和复杂的。貌似我们生活在云雾中,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和经验来弄清楚;但是,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在神里面的信心,就能自然清晰了。所罗门以劝告作为总结,人生的满足是通过遵循神的方式而得以成就,因为在最终的审判中,祂将决定所有行为的意义所在。

耐心和受教的读者会在这些章节中发现真理、盼望和挑战。最终,这是一种奇怪的喜乐,只有通过充分考虑神的奥秘才能找到。


本章概述

在第六章,所罗门讨论了挥霍神恩赐的后果。这些恩赐是认识神、得见好处和管理祂所赐予我们生活的机会。如果我们浪费这一机会,就比那一出生就死去的孩子更加糟糕,我们要为所决定的后果向神交账。我们寻找人生的意义,是从外在焦点着手,站在比我们更大的根基上,这根基就是神,宇宙的创造主。离了神,试图了解人类的存在是徒劳的。

我们经常犯的错误就是尝试了解神的奥秘,却以神所呼召我们去管理的一切作为代价。神对人类的呼召是信靠和顺服,而非弄懂和控制。我们寻找全面理解的努力付出因现实生活中的不一致性和逆转的广泛谜团而受挫。如果我们尝试以自己的理解开始,或通过物质财富来获得人生的意义,最终引向的只有狂妄和沮丧。然而,所罗门决定:当我们以信心开始时,生命依然可以透过明智的生活而获取有益的体验。


浪费神祝福之机会的人比那从未出生的人更糟。

所罗门对比了两种截然不同,且相对极端的生活经历。第一个例子是生一百个儿子,活许多岁数(6:3)或活千年,再活千年的父亲(6:6)。然而,这人的心里却不得满享福乐,又不得埋葬。所罗门将这人与不到期而落的胎对比,说这不到期而落的胎比他倒好

这夭折的孩子来到世上,没有人生经历就消失了。因此,什么也不记得。这孩子虚虚而来,暗暗而去,没有一个真正的身份。他完全没有经历过生活(没有见过天日),并没有达到有自我意识的阶段(毫无知觉),却被宣称比那不得满享福乐,又不得埋葬的富足昌盛之人倒好

虽然这人的生命要比那未到期而落的胎长的多,他的经历却也是虚虚而来,暗暗而去。他有潜力得到很大的祝福,却不得满享福乐,又不得埋葬。最终与那夭折婴儿都归一个地方去。与夭折婴儿不同的是,他经历了人类经验必有的疼痛和痛苦,却没有发现其中的祝福。在这如蒸气般的生活中,他从未抓住信靠神的机会,其生命力毫无意义、令人困惑、充满焦虑。

又不得埋葬附加于那不得满足的心/灵魂。埋葬一词是keburah,意为“坟墓”,就是埋葬的地方。所罗门并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这人没有坟墓,或许意味着他的一百个儿子并不孝顺;他可能与积财者相似,并不享受自己的祝福,也没有教导自己的继承者如何管理;或许这些孩子们从积财者身上学习到了功课,不愿为自己吝啬的父亲在坟墓上花钱。

在这样的情况下,似乎他不得满享福乐的其中一部分是他的一生并没有建立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纽带。或许,像第5章中的积财者,他将所有的时间和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浪费了自己去管理、慷概和感恩生活的机会,并不得满享神所赐予他的福乐,孤单地在黑暗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与第5章结尾那利用生命的奥秘去信靠神活出有目的的人生之人相比,他被生活的奥秘和操控的冲动所消耗。

在第4节,所罗门解释说,那不到期而落的胎虚虚而来,所拥有的是蒸气般的存在,因他在母腹徘徊在应许中,却在还未有机会出生前、或长大前、或活满属地生活前就消失了。暗暗而去,名字被黑暗遮蔽。他的名字,那给他身份和与别人得以区分的事物,也就是身份的标识,在暗中被遮蔽了。没有见过天日,也毫无知觉

然而,他却比那不满足之人倒享安息。5节中享安息一词是nahat。那不得满足之人在不满足中经受痛苦,但不到期而落的胎却安全地得享安息。

在第6节,所罗门反问道,“众人岂不都归一个地方去吗?”这不得满享福乐的人与不到期而落的胎去往同一个地方。两者都返回尘土,区别在于那无法在生命中看到益处的人浪费了在世上的时间和机会。所以,他实际上经历了更多的徒劳。尽管他有两倍长的生命,活千年,再活千年,依然是浪费,除非他弄清楚如何满享福乐,即在感恩中生活。

只有我们利用生命的机会,生命才会有益。现代调查显示感恩是人类幸福的关键所在。这一研究肯定了所罗门在3000年前的观察。

传道书 6:3-6 人若生一百个儿子,活许多岁数,以致他的年日甚多,心里却不得满享福乐,又不得埋葬;据我说,那不到期而落的胎比他倒好。4因为虚虚而来,暗暗而去,名字被黑暗遮蔽,5并且没有见过天日,也毫无知觉;这胎,比那人倒享安息。6那人虽然活千年,再活千年,却不享福,众人岂不都归一个地方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