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6:10-12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传道书 6:10
  • 传道书 6:11
  • 传道书 6:12

对人类现实的充分理解只有神那里有。离了神,任何解释存在之意义的尝试都是徒劳。

这一段标志着本书一个主要的思想变化。6:9 的捕风是最后一次出现,劳碌/劳苦不再是关注点。所罗门现在用强调人类不完整的认知取代了工作和劳碌的强调。我们现在所经历的事情,人类无法知道;关于未来,人类更是一无所知。

在 6 章结束时,所罗门提醒了我们神的主权。人类是受造物。当我们试图独立运作时,找到的是虚空,徒劳,如同试图抓住蒸气一般。所罗门告诉我们先前所有的,早已起了名,并知道何为人。起名的举动显示了对所命事物的拥有权和管理权,也包括对其正确的了解。这意味着神完全了解何为人。起名是亲密的举动,神对我们有着亲密的了解。

这里起名是目的和身份的隐喻 (如本章前述的一样)。神世界里的所有事情都有目的,都被称呼,都被命名,并知道何为人。虽然真理是人无法理解的,但神认识我们,知道我们生命的计划和结果。他也不能与那比自己力大的相争 (字面意思是 “他不能判断强者” )

比自己力气大的 (强者) 是 takkif,在圣经中只使用过这一次。这人没有选择,只能服于 “强者的” 权下。他不能评判神或者驾驭神的大能。不论人用多少言语试图解释人类的存在,也只能是加增蒸气—他们只是在 “模糊” 问题罢了。加增虚浮的事既多 (原文是 “话语/事情越多,虚空越多” hebel,见传道书 1:2)

然后所罗门问,这与人有什么益处呢?这个问题后还有两个问题,都有效地、确定地告诉我们为什么答案是 “对人没有益处。”

对人没有益处的第一个原因是,没人能知道什么与他有益。人类是有限的,无法获取全面的认知。尝试去生活,好像我们在地上 (日光之下) 有限的日子并不是现实一般,这样的生活是徒劳的 (hebel,蒸气)。我们是有限的创造物,心中却有无限的渴望。

对人没有益处的第二个原因是,我们的年日飞逝,就如影儿经过。影儿可以反射,但没有真正的实质,就像蒸气的出现。无论我们在此生做些什么,都不会在世上永存。一切都会腐败,都会被遗忘,最终全地也会灭亡。 离了神,人类充满徒劳。人类的存在就是徒劳的;所有的人都在制造徒劳。所有的意义和目的最终都在神里面,都是从祂而来。

传道书 6:10-12

先前所有的,早已起了名,并知道何为人,他也不能与那比自己力大的相争。11加增虚浮的事既多,这与人有什么益处呢?12人一生虚度的日子,就如影儿经过,谁知道什么与他有益呢?谁能告诉他身后在日光之下有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