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6:1-2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传道书 6:1
  • 传道书 6:2

挥霍神的恩赐有几个后果。

在第5章,我们看到有人被赋予能力去享受自己财富和劳碌的成果。现在,所罗门给我们提供了硬币的另一面,就是他见日光之下有一宗祸患重压在人身上,就是人类的身上,这一祸患是神赐他资财丰富、尊荣,以致他心里所愿的一样都不缺,只是神使他不能享受自己的财富,反有外人来吃用

(原文作灵魂) 在希伯来文中与一个人的生命力有关,也就是活出生命的精力。这人拥有他可能想拥有的一切,作为充满活力生活的途径。然而,他却不能享用自己的赏金。

与先前的例子相反,神使他不能吃用自己的赏金,而是外人来吃用。因此,神是两面的主体,祂赋予,却使之不能一词是 shalat,意思是掌管或统治。所以,神赋予的是恩赐,而非统治权。

外人 (字面意思是 “陌生人” ) 却来吃用。为此,所罗门并没有将焦点放在单一的机制上。或许,这个人的不享用是第5章中积财的自然后果。所罗门的观察将这一例子囊括在内似乎是很合理的;我们也看到,财富被加增的随行人员所消耗。在继续循环其观察的同时,所罗门扩展其它应用的可能性也是合理的。

所罗门重复了先前的观察 (如在传道书 2:26 一样),认为神的恩赐和祝福不会真的被浪费。如果益处没被原计划获得者收取,就会传给其他人,外人;如果积存者没有享用他的祝福,也没有传给继承人,就会落在陌生人的手中,他们会享用。

神赐资财、丰富、尊荣的恩赐,而它们却被挥霍了,这是虚空或如蒸气一般,是祸患。或许值得反思的是:离了根植于信心的感谢和感恩,我们每个人会有怎样的生活方式。积财的态度是导致我们寻求控制自身真正能力和操控以外之东西的态度。表达这一潜在态度有许多其他方式,其中包括试图透过毒品来控制自己的情感或感知环境,或者试图通过愤怒来控制他人,再或许是陶醉于各色的自我毁灭中。

有一种内在疾病说,“如果我无法控制他人或我的环境,至少我可以控制自己的自我毁灭。” 这是祸患邪恶其中的一个例子。神通过基于信心的感恩,赐我们喜乐的能力;相反,我们经常宁愿追求控制和自我依靠的假象。不能享受神的恩赐是所罗门所观察到当时流行的现状。当然在我们的世代,就是三千年以后,这一现象也很流行。这就证实了所罗门的宣言,“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传道书 6:1-2

我见日光之下有一宗祸患重压在人身上,2就是人蒙神赐他资财、丰富、尊荣,以致他心里所愿的一样都不缺,只是神使他不能吃用,反有外人来吃用。这是虚空,也是祸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