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5:9-12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传道书 5:9
  • 传道书 5:10
  • 传道书 5:11
  • 传道书 5:12

贪爱钱财和依赖钱财剥夺了满足感;劳碌引向的却是知足。

况且是译者后期添加的。许多翻译将 9 节与 8 节和公义的讨论联系在一起,但是 9 节似乎更适合接下来的经济讨论。第 9 节可以译为 “此外,地上的益处归众人,君王自己也受地球所服侍”。重点是所有的财富都源于地球,甚至君王也无法获取地土以外的财富。这样说来,人人都相似。

然而,所有的人类在另一方面也是相似的:贪爱银子的,不因得银子知足。所罗门提出了强烈的讽刺:那贪爱银子的永远都不够,因此永远都不满足。贪爱银子导致毁灭性的成瘾。使徒保罗在写给提摩太的第一封书信中说过类似的话 “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爱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提摩太前书 6:10)。

虽然地球很大,却没有足够的财宝去满足想要 “更多” 的欲望。所罗门通过以另一种方式的重述强调了这一点:贪爱丰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那拥有丰富资产的人能创造大量的收入利益,但他却不满足自己投资的收益,总是想要更多。

这是虚空,以追求钱财而获取快乐永远都不能带来快乐,那是在追着风跑。积攒资产永远不能让我们知足

所罗门以这也是虚空作了总结 (见传道书 1:2 的注释),但虚空会加增。添加的收入利益导致支出的增加。当经济扩展时,吃的人/消费所增添之财富的人也增添。人口增加归因于繁荣的增加。现在有更多渴望更多的人,这只能意味着有更多不快乐的人在捕风。所罗门再一次观察到人类通过理性和经验寻找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时,结果都一样:这也是虚空、蒸气、徒劳。

在注意到货物增添,吃的人也增添之后,所罗门问了一个反问句物主得什么益处呢?虽然看似是一个问句,实际上是在陈述,也就是升值投资的物主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看而已,看着增加的人口消耗他的资产。

所罗门所想的是扩展性企业的本质。使用现代的比喻,在扩展中投资利益,意味着更多的员工;更多的员工意味着更多的消费,更多的投资。企业经常是在消耗现金,而非创造红利。通常创造的财富是纸上账目,并不是真正地供贪爱钱财者花费。放眼望去,似乎到处都是虚空

人唯一可做的只有观看,只是而已,大概是在焦虑中观看自己的资产在减少。与此同时,劳碌的人却很快乐。劳碌的人,睡得香甜。劳碌的人花精力追求产业,疲倦地上床睡觉,也睡得香甜不拘他吃多吃少。他可能会饿着肚子睡觉,但他依然在一整天的劳碌后疲倦地躺下,睡得依然香甜。相反,富足人的丰满 (饱足),却不容他睡觉

对比鲜明。富足人有足够的吃的,但却无法睡觉劳碌的人,不拘他吃多吃少,却睡得香甜富足人可能在,他的财富被他的随从和仆人消耗。想要花钱创造快乐不会得到快乐,却会消耗财富。

劳碌的人一词是 eved,字面意思是仆人。所罗门说过没有什么比人享受自己的劳碌更好的了 (传道书 5:18)。那服侍的人睡得香甜,不拘他吃多吃少。服侍和享受神所给予我们的劳碌引向的是知足。 另一方面,放纵导致的是痛苦。富足人的丰满,却不容他睡觉。这描述的可能是富足人大快朵颐之后,饕餮大餐使他的胃部不适,以至无法睡觉。或许是他太多焦虑,担心失去财富;再或许是因焦躁地设谋为要赚取更多而无法入眠,也可能是上述所有的情况。这肯定反应出保罗对贪财之人的描述,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传道书 5:9-12

况且地的益处归众人,就是君王也受田地的供应。10贪爱银子的,不因得银子知足;贪爱丰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这也是虚空况且地的益处归众人,就是君王也受田地的供应。11货物增添,吃的人也增添,物主得什么益处呢?不过眼看而已!12劳碌的人不拘吃多吃少,睡得香甜;富足人的丰满却不容他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