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5:13-17

本书概论

作为圣经中最具吸引力的书卷之一,传道书着手于一项基础而又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对人类发现、理解、寻找人生意义和目的的渴望,以及作为无限的神所创造于世上之有限的被造物这一实际现实的存在进行和解。所发现的事实是,人类的理性和经验在寻找人生目的上是不足胜任的。如果单一依靠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我们只能找到徒劳和狂妄。然而,如果我们以信仰开始,就能有效地利用人类的才能来实现智慧和成就感。

传道书预言了人类哲学在脱离信心和信仰的情况下是无法找到人生目的的,同时也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哲学解决方法:以信仰开始。

作者(希伯来文是Kouhelet 或者是“汇集者”)尝试着理解“日光之下”的人生。人们普遍认为“Kouhelet”是以智慧著称的所罗门王,他的目标是将哲学和周围的现实世界相融合。

所罗门邀请我们加入这一伟大的寻找之旅。若是有人可以利用理性、通过人生经验来发现人生的意义的话,那就是所罗门了。所罗门拥有巨额财富,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调查研究之上。他无与伦比的智慧使他有能力设计许多活动,并评估其结果,来决定其含义。

所罗门的结论是黑暗的,却很现实: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无法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来了解。正如河流不断地流向大海,一个生命也流向下一个生命。没有信仰的基础,生命是毫无意义的。

所罗门与我们分享了他通过理性和经验寻找意义的实验。他尝试成就,并参与大量的建筑项目;他尝试各种享乐和娱乐活动,涵盖了葡萄酒、女人、歌曲的方方面面。他不遗余力,却徒劳无功。所罗门的经验用一个词做了总结:hebel。Hebel在希伯来文意为“蒸气的”,是烟雾、是薄雾,是一种存在,却无法抓住的东西。你看它片时,随即就消失了。这就是建基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人生哲学。

传道书解决了我们思考却又不常说到的种种事情,在这些事情上我们可能不会像所罗门那么努力。传道书结合了意象和直接描述,是和解世上生命和天上奥秘的一项诚实的尝试。

传道书拒绝作任何的调解,以至于很多人将其描述为消极和压抑的。然而,在本书发现的真理是真实的,现实可能需要慢慢品味,但所罗门劝诫我们要看清现实。

当所罗门亲自看到现实时,这使得他转向神,并找到满足感。人生可以是困惑和复杂的。貌似我们生活在云雾中,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和经验来弄清楚;但是,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在神里面的信心,就能自然清晰了。所罗门以劝告作为总结,人生的满足是通过遵循神的方式而得以成就,因为在最终的审判中,祂将决定所有行为的意义所在。

耐心和受教的读者会在这些章节中发现真理、盼望和挑战。最终,这是一种奇怪的喜乐,只有通过充分考虑神的奥秘才能找到。


本章概述

第五章的核心信息是呼吁大家聆听神、敬畏祂、顺服祂、在忠心管理祂所赋予我们的一切中寻找喜乐。工作可以是分心的事,也可以是祝福;财富可以是分心的事,也可以是祝福;牺牲舍己同样也是如此。行为和态度本身是无意义的、是虚空的,但是顺服神、回应祂所赋予我们的礼物时,同样的行动和态度就变为美好和有意义的事。

本章以一组警告开始,是有关我们向神所许的愿和所献的祭物。此警告也延伸至财富和我们对金钱的迷恋。当我们试图给那些本来应当激发我们信心的工具、机会和资源赋予新的用途时,就破坏了它们的设计意图,并且削弱了它们的有效性。


源于积财的自我毁灭是可悲的。积财的人拒绝面对死亡的现实。这种邪恶伤害的不仅是积财者本身,也伤及后代。

这一新段落以所罗门所说的大祸患开始,字面意思是“病态的”邪恶。他使用了日光之下一词来重复描述地上的生活。这一负伤的邪恶就是财主积存资财,反害自己。有人积攒财富,财富却导致了自我毁灭。这样自我毁灭就来自积财。是ra’a,与先前的邪恶/祸患是同一个词。

积存资材通常是我们能够控制环境之扭曲观点的征兆,相信拥有大量的钱财或资产可以使我们安全或幸福。与此同时,也有人拒绝享受财富或善用财富。值得注意的是,所罗门宣称积财导致的是反害自己

圣经在财富方面是中立的。是我们对财富的态度和使用的方式会被称赞或定罪。提摩太前书6:17-19说:

“你要嘱咐那些今世富足的人,不要自高,也不要倚靠无定的钱财;只要倚靠那厚赐百物给我们享受的神。又要嘱咐他们行善,在好事上富足,甘心施舍,乐意供给人,为自己积成美好的根基,预备将来,叫他们持定那真正的生命。”

富人没有必要剥夺自己的财富。实际上,有教导说富人要享受他们的财产;也有教导要善用财富,要分享和帮助他人—积攒的对立面。这样做,他们是在做永恒的投资,积攒财宝在天上。

这与耶稣对少年财主要变卖一切所有的分给穷人的教导如何调和呢?在少年财主的案例中,他询问耶稣当如何做才能承受“aionios zoe”,通常译为“永生”。Aionios讲的是横跨整个世代的时间;Zoe讲的是生活的质量,因此,这个词可以译为 “最高质量的可能性生活”。

在新约,圣经以两种方式讲“最高质量的可能性生活”:关系和奖赏。关系是赠与的,是礼物。我们相信耶稣,就成为神的儿女。神无条件地作我们的产业(罗马书8:17上),是单单基于相信的基础之上。耶稣很清楚地讲到,继承永生的恩赐只有通过信心。

根据我们的所作所为,高质量的生活奖赏来自神的恩典。这经常是源于顺服的结果,但也包括将来的奖赏。少年财主问说他当“做”什么才能继承最高质量的生活。因为耶稣回答的是“我当作什么”的问题,就必须应用于继承奖赏或最好生活可能性的经历。在这个少年人的案例中,耶稣首先告诉他的是顺服神的诫命。少年人回答,他已经遵守了,要问他当再做些什么。

马可福音10:21说,“耶稣看着他,就爱他,对他说:‘你还缺少一件: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注意耶稣“爱”这少年财主。他并没有对他遵行神的诫命提出异议,只是回答了少年财主的问题,即生活是否有更大的奖赏。

将新约的原则应用于所罗门的教导中,智慧之路似乎就是享受和分享财富,同时也要以敞开的双手握着它。要认识到“这不是我们的”,而且愿意随时施予或失去我们的资财。对于我们所拥有的每一份资财或是最后从我们手中而过的资财,我们都仅仅是暂时的管家而已。

在他的例子中,所罗门观察到所积的财最终会因祸患失去,如今一无所有,无法支持积财者自己的儿子。这个人是在积财,为自己积存。积财者不是在做投资(注:英文NASB译为“所积存的资财因不良投资而失去”)。

祸患一词是希伯来文的“ra’ ‘inyan”。这两个词我们之前都看过 (参传道书1:12-15的注释)。Ra’ 意思是邪恶的,‘inyan意思是工作或职业中的劳工/工作

因此,这里指的是“生意”,或许最好译为积存资财是一份“邪恶的职业”。对于其儿子而言,什么也没有,因为作为继承人他并没有从积存资财上获得任何好处。对儿子而言,他手中也就一无所有了

接下来第15节谈到了真正物质财富的角度,积存资财的徒劳。他怎样从母胎赤身而来,也必照样赤身而去;他所劳碌得来的,手中分毫不能带去。上下文中,15节的“他”可以指积存资财的父亲,也可以指一无所获的儿子。这里的描述或许对二人都适用。“他”怎样从母胎赤身而来,也必照样赤身而去;“他”所劳碌得来的,手中分毫不能带去。虽然父亲试图保护他所积存资财,却无法带走。儿子来到世上一无所有,因着祸患,没有从父亲那里得到任何帮助。二人都经历了同样的命运,都没有从财富获利,都什么也没有带走。

16节中,所罗门对父亲的积存资财添加了额外的评论:他来的情形怎样,他去的情形也怎样。这也是一宗大祸患。基于理性和经验,围绕积攒资财而立的人生是徒劳的。这对每个人而言都是如此,每个人必须撇下自己的财富。对于积存资财的人而言是一个残酷的现实,因此,积财之人是为风劳碌。他的生命充满了为自己寻求益处,却一无所获。

当然,所罗门已经为积财提供了答案,随后他还会重复这一门功课。真正的满足感来自信心,而非积存。但是,所罗门的话反映了他所观察的生命周期,在扩充应用的同时,继续循环所学习到的功课。

所罗门进一步评论了为风劳碌、留下所积之财富的人,说道,并且他终身在黑暗中吃喝,多有烦恼,又有病患呕气。这一思想可能指的是积财之人的本质导致了孤立。积财者必须对所有对他财产造成威胁之人怀有疑心,以至于积财者孤独地在黑暗中吃喝

一词是‘akal。‘akal的另一个用法是“耗尽”、“消耗”、“吞噬”。这些词义也可以应用于积财者的身上,在世上“消耗”自己的时间,在黑暗中缺乏理解。他可以过着关注于积攒和物质财富的生活,对他终将会死和什么也带不走的现实视而不见。现实无处不在—他无法带走是显而易见的事实。这自然会导致多有烦恼又有病疾呕气烦恼是他置身于积攒财富,却是为风劳碌;病疾是想要掌控神并未委托我们掌控的东西,这样很自然地就导致对我们的必死性和无力脱离掌权的创造主而呕气。

传道书 5:13-17 我见日光之下有一宗大祸患,就是财主积存资财,反害自己。14因遭遇祸患,这些资财就消灭;那人若生了儿子,手里也一无所有。15他怎样从母胎赤身而来,也必照样赤身而去;他所劳碌得来的,手中分毫不能带去。16他来的情形怎样,他去的情形也怎样。这也是一宗大祸患。他为风劳碌有什么益处呢?17并且他终身在黑暗中吃喝,多有烦恼,又有病患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