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4:1-3

本书概论

作为圣经中最具吸引力的书卷之一,传道书着手于一项基础而又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对人类发现、理解、寻找人生意义和目的的渴望,以及作为无限的神所创造于世上之有限的被造物这一实际现实的存在进行和解。所发现的事实是,人类的理性和经验在寻找人生目的上是不足胜任的。如果单一依靠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我们只能找到徒劳和狂妄。然而,如果我们以信仰开始,就能有效地利用人类的才能来实现智慧和成就感。

传道书预言了人类哲学在脱离信心和信仰的情况下是无法找到人生目的的,同时也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哲学解决方法:以信仰开始。

作者(希伯来文是Kouhelet 或者是“汇集者”)尝试着理解“日光之下”的人生。人们普遍认为“Kouhelet”是以智慧著称的所罗门王,他的目标是将哲学和周围的现实世界相融合。

所罗门邀请我们加入这一伟大的寻找之旅。若是有人可以利用理性、通过人生经验来发现人生的意义的话,那就是所罗门了。所罗门拥有巨额财富,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调查研究之上。他无与伦比的智慧使他有能力设计许多活动,并评估其结果,来决定其含义。

所罗门的结论是黑暗的,却很现实: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无法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来了解。正如河流不断地流向大海,一个生命也流向下一个生命。没有信仰的基础,生命是毫无意义的。

所罗门与我们分享了他通过理性和经验寻找意义的实验。他尝试成就,并参与大量的建筑项目;他尝试各种享乐和娱乐活动,涵盖了葡萄酒、女人、歌曲的方方面面。他不遗余力,却徒劳无功。所罗门的经验用一个词做了总结:hebel。Hebel在希伯来文意为“蒸气的”,是烟雾、是薄雾,是一种存在,却无法抓住的东西。你看它片时,随即就消失了。这就是建基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人生哲学。

传道书解决了我们思考却又不常说到的种种事情,在这些事情上我们可能不会像所罗门那么努力。传道书结合了意象和直接描述,是和解世上生命和天上奥秘的一项诚实的尝试。

传道书拒绝作任何的调解,以至于很多人将其描述为消极和压抑的。然而,在本书发现的真理是真实的,现实可能需要慢慢品味,但所罗门劝诫我们要看清现实。

当所罗门亲自看到现实时,这使得他转向神,并找到满足感。人生可以是困惑和复杂的。貌似我们生活在云雾中,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和经验来弄清楚;但是,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在神里面的信心,就能自然清晰了。所罗门以劝告作为总结,人生的满足是通过遵循神的方式而得以成就,因为在最终的审判中,祂将决定所有行为的意义所在。

耐心和受教的读者会在这些章节中发现真理、盼望和挑战。最终,这是一种奇怪的喜乐,只有通过充分考虑神的奥秘才能找到。


本章概述

在第4章,所罗门讨论了一组社会结构,作为探索基本结论的方式。在欺压和竞争的社会中,经济追求、社区团体和承继的挫败都表明了我们理性和经验的不足,需要更多的东西来填充。

第4章的核心是社区评估:我们如何彼此互动,我们弱点是什么,以及信靠神(与神连合)如何救赎我们的不完美。所罗门在努力地寻找着平衡、一致性和远见。我们需要彼此帮助,来促使我们迈向信心的生活。


所罗门重新回归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角度作以评估。他观察了不公的虚空,人类在世上未能捍卫正义,使得在地上的存在不值得羡慕。

所罗门已经观察到自然充满了周期循环。在传道书中,他也用了很大的篇幅,循环地回到同样的主题,重新作以评论。他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角度,重新审视了欺压。

当所罗门转念,见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压时,他重新思考了第3章末尾的结论,也就是虽然神按祂的时间掌控着万事,人类却在欺压者的手下遭遇不公。所罗门在第3章观察到,恶人和义人在审判之日都会对自己的生命交账。现在他转念,见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压,是在深度探讨人类互相伤害的现实。

所罗门评论人类彼此所行的一切欺压。这显然是第3章讨论世界扭曲本质的连接点,“在审判之处有奸恶“。这里,他讨论受欺压的流泪且无人安慰。欺压者拥有势力。人类在获取势力后会做什么呢?他们可以用来祝福,也可以用来欺压。

对于受欺压,无人安慰。欺压的本质是对他人缺乏关心。当欺压者使用势力、影响力、财富或地位来施行欺压时,只能说他们不会用自己的资源去安慰安慰一词是naham,字面意思为“叹气”。这也许意味着那些有势力的人不会为受欺压的人感到痛心。他们只以自我为中心,只关心自己,其他人只是实现欺压者想要之东西的手段。

这种叹气的想法是一缕蒸气。如果所有人的生命都满了用所获势力欺压他人的人,那么生活不就只有徒劳吗?这不就证明了一切都是虚空吗?所罗门在第2节说到,他赞叹那早已死的死人。死人胜过那还活着的活人,他们已经逃脱了从欺压而来的眼泪,因为死人摆脱了那些缺乏势力之人一贯的欺压,已经逃脱了徒劳、虚空

那未曾生的比这两等人更强。死人已经从欺压中获取了缓刑,但未曾出生的对欺压和其影响力完全不知。活着的人更糟,因为他们必须每天处理这样的现实。

那未曾生的从未降服于受欺压者的困境(或者欺压者的羞辱性罪行)。甚至更普遍的是,那未曾生的无需对付那面对不公而有的无力的挫败感。他们从未见过日光之下恶事,就是比那些遭受欺压的人更广阔的恶网。

在虚空之中,理解力是有限的,以致缺乏了确定性和清晰度,人类注定在扭曲和恶事中挣扎。如果这就是生命的全部,那么最好是不要活着,因为这样就无需观察日光之下所有的恶事。 所罗门再一次从人类的理性和经验做出评论,并且会继续在理性和经验的观察和信心的观察间循环。

传道书 4:1-3 我又转念,见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压。看哪,受欺压的流泪,且无人安慰;欺压他们的有势力,也无人安慰他们。2因此,我赞叹那早已死的死人,胜过那还活着的活人。3并且我以为那未曾生的,就是未见过日光之下恶事的,比这两等人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