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3:18-22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传道书 3:18
  • 传道书 3:19
  • 传道书 3:20
  • 传道书 3:21
  • 传道书 3:22

人类和兽类都会返回尘土,这样我们比动物好在哪里呢?我们的目的和满足来自接受现实,以及信靠神。

所罗门对自己说,是有关世人的。他对自己说,是沉思中的自我认知。世人一词是一个诗歌术语,所指的是人类。所罗门拓展了神是审判者的概念,对自己说 “神要试验他们,” 他们指的是世人。希伯来文译为试验的词带有洁净的概念。所罗门所观察的是,神洁净人类的方法是向他们显示他们不过像兽一样。这似乎有点奇怪,但所罗门作了进一步的解释:因为世人遭遇的,兽也遭遇,所遭遇的都是一样。这个怎样死,那个也怎样死

貌似死亡是有意作我们的教导员和老师。人类和动物都有生死,因此,人不能强于兽,因为两者最终都会死。实际上,我们若单单以人类的理性和经验作为基础,就会更糟糕,因为神已将 “永生安置在我们心里” (传道书 3:11)。我们不希望生命仅仅只是结束。兽类是健忘的。尽管看起来我们更聪明、更智慧,且有更多的权力 (实际上,这一点从经验上讲或许是对的),事实上这些理解上的优势如蒸气一般 (参看传道书 1:2 的注释),智力和权力并不像看起来的那样具有优势,最终都归一处,都出于尘土,也都归于尘土

我们可以推理出更多方法吗?所罗门说不会。他说道,谁知道人的灵是往上升,兽的魂是下入地呢?灵/魂一词是 “ruah”,也可以译为 “风” 或 “气息”。所罗门可能在问 “我们该如何真正地知道我们的灵是向天上走的,而兽的灵是留在地上的呢?” 所暗示的答案是,“我们无法知道”。我们可以追着风跑,却无法抓住它;我们知道所有生物都有灵,却无法观察它。那么我们如何能知道它去往何处呢?我们只能透过信心才能知道。

在第三章结束时,所罗门再次使用了莫强如一词来正面积极地讨论我们的行为。我们可以敬畏神,可以信靠祂,相信祂对我们的目的是美好的,即或是在我们无法抓住它们的情况下,也是如此。这是我们的,是我们在生命这一宏伟计划中的一部分。他认为我们在所经营的事上是喜乐的。这是赋予我们的机会,是神极大的恩赐。

因为这是人类的分,就是信靠神、敬畏祂,享受生命的恩赐。意思是我们的份额,我们的部分。所罗门似乎在建议我们当接受:我们有限的角度只能看到蒸气般的现实,但藉着信心,就能够超越我们的有限,并且享受生命。为了享受生命,我们首先必须采取一个正确的角度来看待现实。真正的现实始于且终于对神的信心。

谁能使他回来得见呢?我们无法看到未来;我们是有限的、脆弱的、不完美的人,完全的确定是我们理解不了的。时间诱惑我们看事的角度,且试探我们做出危险的假设。但是,我们是有的,是蒸气中的命定角色。我们被赋予了敬畏神的机会,且在我们所经营的事喜乐。当我们操练信心来在神话语的基础上接受现实,并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活出这一现实时,就使喜乐变得具有可能性。

传道书 3:18-22

我心里说,这乃为世人的缘故,是神要试验他们,使他们觉得自己不过像兽一样。19因为世人遭遇的,兽也遭遇,所遭遇的都是一样:这个怎样死,那个也怎样死,气息都是一样。人不能强于兽,都是虚空。20都归一处,都是出于尘土,也都归于尘土。21谁知道人的灵是往上升,兽的魂是下入地呢?22故此,我见人莫强如在他经营的事上喜乐,因为这是他的分。他身后的事谁能使他回来得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