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3:18-22

本书概论

作为圣经中最具吸引力的书卷之一,传道书着手于一项基础而又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对人类发现、理解、寻找人生意义和目的的渴望,以及作为无限的神所创造于世上之有限的被造物这一实际现实的存在进行和解。所发现的事实是,人类的理性和经验在寻找人生目的上是不足胜任的。如果单一依靠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我们只能找到徒劳和狂妄。然而,如果我们以信仰开始,就能有效地利用人类的才能来实现智慧和成就感。

传道书预言了人类哲学在脱离信心和信仰的情况下是无法找到人生目的的,同时也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哲学解决方法:以信仰开始。

作者(希伯来文是Kouhelet 或者是“汇集者”)尝试着理解“日光之下”的人生。人们普遍认为“Kouhelet”是以智慧著称的所罗门王,他的目标是将哲学和周围的现实世界相融合。

所罗门邀请我们加入这一伟大的寻找之旅。若是有人可以利用理性、通过人生经验来发现人生的意义的话,那就是所罗门了。所罗门拥有巨额财富,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调查研究之上。他无与伦比的智慧使他有能力设计许多活动,并评估其结果,来决定其含义。

所罗门的结论是黑暗的,却很现实: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无法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来了解。正如河流不断地流向大海,一个生命也流向下一个生命。没有信仰的基础,生命是毫无意义的。

所罗门与我们分享了他通过理性和经验寻找意义的实验。他尝试成就,并参与大量的建筑项目;他尝试各种享乐和娱乐活动,涵盖了葡萄酒、女人、歌曲的方方面面。他不遗余力,却徒劳无功。所罗门的经验用一个词做了总结:hebel。Hebel在希伯来文意为“蒸气的”,是烟雾、是薄雾,是一种存在,却无法抓住的东西。你看它片时,随即就消失了。这就是建基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人生哲学。

传道书解决了我们思考却又不常说到的种种事情,在这些事情上我们可能不会像所罗门那么努力。传道书结合了意象和直接描述,是和解世上生命和天上奥秘的一项诚实的尝试。

传道书拒绝作任何的调解,以至于很多人将其描述为消极和压抑的。然而,在本书发现的真理是真实的,现实可能需要慢慢品味,但所罗门劝诫我们要看清现实。

当所罗门亲自看到现实时,这使得他转向神,并找到满足感。人生可以是困惑和复杂的。貌似我们生活在云雾中,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和经验来弄清楚;但是,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在神里面的信心,就能自然清晰了。所罗门以劝告作为总结,人生的满足是通过遵循神的方式而得以成就,因为在最终的审判中,祂将决定所有行为的意义所在。

耐心和受教的读者会在这些章节中发现真理、盼望和挑战。最终,这是一种奇怪的喜乐,只有通过充分考虑神的奥秘才能找到。


本章概述

传道书第三章呼吁我们顺从神的权柄。我们的人生旅途不是获取信仰以外的了解,而是信靠神,并参与祂的目的。

继第2章的救赎性转折后,传道书第3章成为所罗门对世上意义和理解讨论的转折点。本章以一首诗作为开始,简洁地呈现了在神主权设计下万事的适当性,继续谈论人类对神永恒奥秘的回应。所罗门讨论了人类所能理解和所不能理解的各是什么。

所罗门将这些思考因素交织在一起,使我们了解存在的蒸气般本质的原因所在。他总结道,神创造人类时赋予了他们理解永恒内在运作的渴望,但祂并没有给我们自我完成的能力,这再一次指出我们理性的有限性。如何回应理性/经验的有限性是我们的选择—通过信靠神,还是通过徒劳和绝望。正确的回应应该是欢喜且乐于接受,因为神就是神,我们的盼望在祂里面。即使是在平凡的努力中,这些蒸气般的现实也可以将我们引向信心,为人生的享受和满足感奠定基础。


所罗门对自己说,是有关世人的。他对自己说,是沉思中的自我认知。世人一词是一个诗歌术语,所指的是人类。所罗门拓展了神是审判者的概念,对自己说“神要试验他们,”他们指的是世人。希伯来文译为试验的词带有洁净的概念。所罗门所观察的是,神洁净人类的方法是向他们显示他们不过像兽一样。这似乎有点奇怪,但所罗门作了进一步的解释:因为世人遭遇的,兽也遭遇,所遭遇的都是一样。这个怎样死,那个也怎样死

貌似死亡是有意作我们的教导员和老师。人类和动物都有生死,因此,人不能强于兽,因为两者最终都会死。实际上,我们若单单以人类的理性和经验作为基础,就会更糟糕,因为神已将“永生安置在我们心里”(传道书3:11)。我们不希望生命仅仅只是结束。兽类是健忘的。尽管看起来我们更聪明、更智慧,且有更多的权力 (实际上,这一点从经验上讲或许是对的),事实上这些理解上的优势如蒸气一般 (参看传道书1:2的注释),智力和权力并不像看起来的那样具有优势,最终都归一处,都出于尘土,也都归于尘土

我们可以推理出更多方法吗?所罗门说不会。他说道,谁知道人的灵是往上升,兽的魂是下入地呢?灵/魂一词是“ruah”,也可以译为“风”或“气息”。所罗门可能在问“我们该如何真正地知道我们的灵是向天上走的,而兽的灵是留在地上的呢?”所暗示的答案是,“我们无法知道”。我们可以追着风跑,却无法抓住它;我们知道所有生物都有灵,却无法观察它。那么我们如何能知道它去往何处呢?我们只能透过信心才能知道。

在第三章结束时,所罗门再次使用了莫强如一词来正面积极地讨论我们的行为。我们可以敬畏神,可以信靠祂,相信祂对我们的目的是美好的,即或是在我们无法抓住它们的情况下,也是如此。这是我们的,是我们在生命这一宏伟计划中的一部分。他认为我们在所经营的事上是喜乐的。这是赋予我们的机会,是神极大的恩赐。

因为这是人类的分,就是信靠神、敬畏祂,享受生命的恩赐。意思是我们的份额,我们的部分。所罗门似乎在建议我们当接受:我们有限的角度只能看到蒸气般的现实,但藉着信心,就能够超越我们的有限,并且享受生命。为了享受生命,我们首先必须采取一个正确的角度来看待现实。真正的现实始于且终于对神的信心。

谁能使他回来得见呢?我们无法看到未来;我们是有限的、脆弱的、不完美的人,完全的确定是我们理解不了的。时间诱惑我们看事的角度,且试探我们做出危险的假设。但是,我们是有的,是蒸气中的命定角色。我们被赋予了敬畏神的机会,且在我们所经营的事喜乐。当我们操练信心来在神话语的基础上接受现实,并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活出这一现实时,就使喜乐变得具有可能性。

传道书 3:18-22

我心里说,这乃为世人的缘故,是神要试验他们,使他们觉得自己不过像兽一样。19因为世人遭遇的,兽也遭遇,所遭遇的都是一样:这个怎样死,那个也怎样死,气息都是一样。人不能强于兽,都是虚空。20都归一处,都是出于尘土,也都归于尘土。21谁知道人的灵是往上升,兽的魂是下入地呢?22故此,我见人莫强如在他经营的事上喜乐,因为这是他的分。他身后的事谁能使他回来得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