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3:14-17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传道书 3:14
  • 传道书 3:15
  • 传道书 3:16
  • 传道书 3:17

所罗门宣称,时间和境遇的周期是神的主权作为。因为人无法完全理解神的奥秘,也因着祂的审判即将来临,我们理当敬畏祂。

现在,所罗门发表了一则有趣的声明。他说他知道神一切所做的都必永存。我们知道现今的全地将被毁灭,会被新地取代 (彼得后书 3:10-12;启示录 21:1)。所罗门清楚地视人类为神的工作,但也知道人类会死亡。那么他说神的作为都必永存是什么意思呢?

希伯来文译为的词与传道书 3:11 中的 “永生” 是同一个字根。在创世记 9:12,神论天空中的彩虹时,它被译为 “连续的” (NASB,新译本译为“万”代,和合本译为 “永” 修饰约),“我与你们并你们这里的各样活物所立的永约是有记号的。” 在创世记 6:4 被译为“上古”,指的是过去的世代中英武有名之人。因为那个世代已过,人已不复存在。这个词的概念涵盖了一个特定世代的整个跨度范围;或者基于上下文,也有可能是所有世代的跨度范围。那么,这里的上下文似乎指的是神所做的一切将会存留特定的时间,不多也不少。这似乎在重申神 “对万物有定时”和“祂造万物各按其时” 的论述 (传道书 3:11)。

神不只使万物各按其时,也确保万物和万时按特定的目的存在。每一个世代都是神所创造的,会一直存留到下一个世代。每一次都是神所做的,都会存留特定的时间。

所罗门也从神作为的角度作了观察,无所增添,无所减少。神的作为是彻底完整的,祂没有遗漏任何一点,也没有添加任何多余的东西,一切都是应该存在的万物。这可以看作是陈述“神造万物各按其时”的另一种方式 (传道书 3:11)。同样,所罗门的陈述一切都必永存,可以看作是神从始至终的作为 的相似说法 (传道书 3:11)。

为什么神将寻找人生目的的渴望安置在人心里,然后又清楚地显明祂的目的是无法靠人的理性和经验发现呢?所罗门的答案是:因为神要人在他面前存敬畏的心。我们人类想要知道人生目的的渴望,以及无法找到人生目的的沮丧,都应当促使我们敬畏神

所罗门在箴言中告诉我们,敬畏神是智慧和知识的开端 (箴言书 1:7;9:10)。我们周遭世界的现实要求我们在了解任何事情之前,都要拥有一个起点,一个定位。所有真正的开端根植于对神的敬畏敬畏的根本是关乎结果的。我们畏惧癌症,因为癌症的结局可能是死亡;我们惧怕他人的批评,因为结果会是羞辱;我们惧怕经济萧条,因为结果会是失去工作。

所罗门劝诫我们要关注的核心结果是,神必审判义人和恶人,这是贯穿整本圣经的主题。从来的审判是肯定的,你会做好准备吗?对我们而言,畏惧许多其它更可见、更现实、更紧迫的事情较为容易。有些人忽略了从看不见的神而来的、那貌似遥不可及的审判。这些人在公义之处奸恶。看似奸恶会盈利,但最终不会,因为神将审判每一个人,包括恶人在内。事实上,奸恶会变得如蒸气一般。

各样事物、一切工作都有定时,都会被神审判。智慧和知识的开端就是:每一刻都要以神在那一天,就我们的行为所作的评论,作为我们的当务之急。希伯来文译为事务的词,通常被译为 “愿望”、“享乐” 或者 “喜悦”,它可能要表达的是意图的概念。希伯来书 4:12 告诉我们,神“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神要审判我们的所作所为,也要审判我们为什么这样做。我们若想获得生命中最大的意义和目的,就需要至始至终将我们审判的那一天作为生活的标准。

尽管神的审判是确定的现实,所罗门还是做出了观察,说他见日光之下,在审判之处有奸恶,在公义之处也有奸恶日光之下意味着可观察的生活。所罗门根据他目前的总结,思考了这一观察:我心里说。他再一次对自己的思想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对自我谈话有着谨慎的管理。他对自己的论述关乎着神审判的确定性。虽然神已下令人当敬畏祂,但是可以看出,有些人还是选择无视这一认知,照常行恶。

所罗门注意到,就现今发生的事并无新事,且说道早先就有了。无论我们看到现今有何事发生,都在早先就有了。他进一步宣称将来也会如此,因为将来的事早已也有了。将来要发生的事也会是早先发生过的事。

神这样行,是要人在他面前有敬畏的心。生命的循环周期、蒸气般的现实与想要寻求放在我们心里之永生的渴望结合,这是神的精心策划,为要促使我们去敬畏祂神使已过的事重来(神再寻回已过的事)有不同的翻译,NKJV将其译为“神要求已过之事的记载”。

已过的事在箴言书中出现了八次,七次被译为 “追求”,一次译为 “跟随”。在不可避免的生命周期不断过去之时,这个短语强调了神对当下的积极参与。神主动积极地参与,并追求祂按自己形象所造人类的各个方面,为要让他们通过信心来认识祂。

传道书 3:14-17

我知道神一切所做的都必永存;无所增添,无所减少。神这样行,是要人在他面前存敬畏的心。15现今的事早先就有了,将来的事早已也有了,并且神使已过的事重新再来。16我又见日光之下,在审判之处有奸恶,在公义之处也有奸恶。17我心里说,神必审判义人和恶人;因为在那里,各样事务,一切工作,都有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