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3:1-8

本书概论

作为圣经中最具吸引力的书卷之一,传道书着手于一项基础而又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对人类发现、理解、寻找人生意义和目的的渴望,以及作为无限的神所创造于世上之有限的被造物这一实际现实的存在进行和解。所发现的事实是,人类的理性和经验在寻找人生目的上是不足胜任的。如果单一依靠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我们只能找到徒劳和狂妄。然而,如果我们以信仰开始,就能有效地利用人类的才能来实现智慧和成就感。

传道书预言了人类哲学在脱离信心和信仰的情况下是无法找到人生目的的,同时也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哲学解决方法:以信仰开始。

作者(希伯来文是Kouhelet 或者是“汇集者”)尝试着理解“日光之下”的人生。人们普遍认为“Kouhelet”是以智慧著称的所罗门王,他的目标是将哲学和周围的现实世界相融合。

所罗门邀请我们加入这一伟大的寻找之旅。若是有人可以利用理性、通过人生经验来发现人生的意义的话,那就是所罗门了。所罗门拥有巨额财富,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调查研究之上。他无与伦比的智慧使他有能力设计许多活动,并评估其结果,来决定其含义。

所罗门的结论是黑暗的,却很现实: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无法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来了解。正如河流不断地流向大海,一个生命也流向下一个生命。没有信仰的基础,生命是毫无意义的。

所罗门与我们分享了他通过理性和经验寻找意义的实验。他尝试成就,并参与大量的建筑项目;他尝试各种享乐和娱乐活动,涵盖了葡萄酒、女人、歌曲的方方面面。他不遗余力,却徒劳无功。所罗门的经验用一个词做了总结:hebel。Hebel在希伯来文意为“蒸气的”,是烟雾、是薄雾,是一种存在,却无法抓住的东西。你看它片时,随即就消失了。这就是建基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人生哲学。

传道书解决了我们思考却又不常说到的种种事情,在这些事情上我们可能不会像所罗门那么努力。传道书结合了意象和直接描述,是和解世上生命和天上奥秘的一项诚实的尝试。

传道书拒绝作任何的调解,以至于很多人将其描述为消极和压抑的。然而,在本书发现的真理是真实的,现实可能需要慢慢品味,但所罗门劝诫我们要看清现实。

当所罗门亲自看到现实时,这使得他转向神,并找到满足感。人生可以是困惑和复杂的。貌似我们生活在云雾中,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和经验来弄清楚;但是,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在神里面的信心,就能自然清晰了。所罗门以劝告作为总结,人生的满足是通过遵循神的方式而得以成就,因为在最终的审判中,祂将决定所有行为的意义所在。

耐心和受教的读者会在这些章节中发现真理、盼望和挑战。最终,这是一种奇怪的喜乐,只有通过充分考虑神的奥秘才能找到。


本章概述

传道书第三章呼吁我们顺从神的权柄。我们的人生旅途不是获取信仰以外的了解,而是信靠神,并参与祂的目的。

继第2章的救赎性转折后,传道书第3章成为所罗门对世上意义和理解讨论的转折点。本章以一首诗作为开始,简洁地呈现了在神主权设计下万事的适当性,继续谈论人类对神永恒奥秘的回应。所罗门讨论了人类所能理解和所不能理解的各是什么。

所罗门将这些思考因素交织在一起,使我们了解存在的蒸气般本质的原因所在。他总结道,神创造人类时赋予了他们理解永恒内在运作的渴望,但祂并没有给我们自我完成的能力,这再一次指出我们理性的有限性。如何回应理性/经验的有限性是我们的选择—通过信靠神,还是通过徒劳和绝望。正确的回应应该是欢喜且乐于接受,因为神就是神,我们的盼望在祂里面。即使是在平凡的努力中,这些蒸气般的现实也可以将我们引向信心,为人生的享受和满足感奠定基础。


所罗门的诗关乎生命的悖论,显示了神在万物中的时间和主权,邀请我们进入平衡的角度,信靠万有的主。

第1章中的诗来自所罗门的观察,而这首诗始于信心的宣告,时间的周期是有定期的

所罗门单单凭着理性总结说,自然界随着时间的循环都是虚空,是试图捕获蒸气。现在,他已经认识到透过理性、经验、成就和寻求享乐去发现人生的意义是徒劳的,便转去透过信心观察人生的循环周期。这一生命周期是神所命定的,是祂设置的。我们的目的融入于祂的目的之中。

神的任命是详尽的,应用于凡事之中。没有一件事是随机的,凡事都已命定。另外,每件事都有定期。不仅凡事都是命定的,而且凡事的时间也是命定的。1-2章试图透过理性和经验来解释生命和自然的所有周期,但引向的结论却是生命只是一个随机的重复,没有明显的原因。而如今,以在神里面的信心为理解的根基时,所有的周期都成了复杂且具体计划中的一部分,天下万务

天下万务都有定时,也就是说每件小事都很重要,都是宏伟设计中的一部分。这里使用了天下一词,而不是“日光之下”,暗示了神的角度。就我们有限的角度而言,万事貌似如蒸气一般,但从祂的角度而言,万事都有完美的秩序。生命的周期定会发生,不会等我们;对我们而言,只是接受还是拒绝。我们的机会之一就是意识到许多事情都无法控制。万事都是被命定的

我们已经从所罗门得知一件可以控制且至关重要的事,那就是我们的角度。当我们深思神对生命周期的主权时,是在选择从自我为中心的角度去看待这些事情,还是以信心为基础的角度来看。传道书所给出的重要收获之一,就是我们无法真正地控制生命,但享受和恨恶生命的区别直接源于我们选择如何看待它。我们看待生命的角度决定了我们是满足还是沮丧。

在这首诗中,所罗门宣告在神的智慧计划中,万事都有合适美好的定时 (传道书3:11)。这首诗是按人类经历中成对的事件组成:杀戮医治,等等。所有这些生命中的时间都是神适当美好的安排。在11节中译为“美好”的词在其他经文中也有出现 (创12:11),神创造了这些周期,既美好又完整。这样算来,甚至死亡的入侵也不会阻挠神最终的目的。事实上,死亡是最后被战胜的敌人 (哥林多前书15:55;启示录20:14)。或许死亡是人生周期最美好和最恰当的结局之一。

这十四对中,每一对事件看似都是对立的,拆毁建造哀恸跳舞保守舍弃,等,但它们都是神秩序中命定的一部分。

命定的时间。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有始有终;我们无法选择父母,神为我们做了选择,这是命定的。我们的选择在于:以感恩的态度接受生命的礼物,基于信心享受生活,还是从我们的经验中追求并索求答案。

死也有时。死亡并不是创造的原始部分,但人类亲自选择了去知道善恶,死亡就是那个选择的结果之一。因此,我们被其所困,直到死亡作为最后的敌人被征服 (启示录20:14)。有趣的是,这样说来,死亡是在伊甸园诞生,且在末世时死于火湖之中。

我们可以通过观察花园的看护,从中获取一点神如何决定死的角度。园丁决定栽种的最佳时间,同样也决定拔出所栽种的的适当时间。当丰收结束,所有的果实都被摘取后,就是拔出所栽之物的时间,在下面耕作,使土壤肥沃,为下一个栽种季节做好准备。或许,神是根据我们何时耗尽从地球上生活所能获取的益处,来决定我们的死亡时间。

神还命定了杀戮有时医治有时。耶稣第一次来医治了许多人;当他再来时,会成为许多事物的死亡之源 (启示录19:11-15)。地上满了强暴时,神用洪水毁灭了全地 (创世纪6:11)。祂在那时毁灭了全地 (彼得后书3:5-6),并使一个新的全地诞生,就是我们今天所居住之地。这个全地也会死亡,会被火毁灭 (彼得后书3:7)。洪水之后,神赋予了人类道德权柄,用以命换命作为人类统治的根基 (创世纪9:5-6)。祂开创了杀戮的先河,作为制止全球再度被暴力充满的方式。这样说来,杀戮引向了医治。

拆毁有时建造有时。我们应该都见过一座新建成的建筑物。如果我们活得时间够长的话,最终也会看到那个建筑被用尽、被拆毁。军事训练会拆毁一个新兵的个人行为身份,然后重新建造他们,成为部队中自豪地发挥自己功用的士兵。保罗劝诫信徒拆毁“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事攻破 (哥林多后书10:4-5)。彼得劝告跟随者们“被建造成为灵宫,作圣洁的祭司,藉着耶稣基督奉献神所悦纳的灵祭”(彼得前书2:5)。

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作为好朋友包括在他人伤心时感到伤心,在他人开心时感到开心。当耶稣看到其他人为拉撒路的死难过时,他哭了。虽然他知道他会使拉撒路从死里复活,那时会有极大的喜乐,但他依然哭了 (约翰福音11:35)。

所罗门指出抛掷石头有时堆积石头有时。或许,他想的是他父亲大卫捡石头对战歌利亚,投掷石头打败他的那段著名事迹 (撒母耳上17:40-50)。


接下来,所罗门思想了怀抱有时不怀抱有时;寻找有时,失落有时;保守有时,舍弃有时。这些事实都可以通过实际应用作以观察。那些经历过搬家的人必须整理东西,决定哪些保留,哪些舍弃。每个失踪的人都应该被寻找,但寻找却不会永远持续下去。表达感情是分时间和地点的。有时,我们拥抱他人来表示支持或爱意;有时,在解决冲突时,我们不拥抱、或者是给他人空间、或者是拒绝他人以身体上的感情操控我们。总之,生命充满了坚持和放手。

撕裂有时,缝补有时。裁缝必须先撕开裤子以调整裤脚,然后重新起。静默有时,言语有时。所罗门在箴言书中对此表述的很清楚。雅各书1:19告诉我们,“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知道何时聆听、何时说话与义人的生活有着明显的联系。


所罗门还指出喜爱有时恨恶有时。这一点可能有些困惑。因为耶稣告诉我们,我们若心里恨某人,在神眼中就等于杀了那人 (马太福音5:21-22)。但是,神恨恶恶,劝诫我们要“恶恶”“好善”(诗篇97:10;箴言8:13)。这是建立“城门中公义”的序言,也就是社区管理中的公义 (阿摩司书5:15)。


最后,争战有时,和好有时。圣经中清楚地记载了争战的理由有义有不义,暴力的唯一道德用途是阻止世上充满暴力 (创世记9:5-6)。战争最适当的收尾就是和平。耶稣在末世会对列国施行战争,在全地施行公义,然后开启一个和平的新时代 (启示录19:11-21;20:1-6)。

神已经命定了生命的周期,它们有节奏、有时宜。但在这里,所罗门是在庆祝周期的秩序和确定性。它们是神所命定的,这就赋予了它们意义和目的。这与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角度观察周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样的周期就像一个人在跑步机上奔跑一般。对我们的理性而言,这是一个奥秘、一缕蒸气,但它是神永恒国度中的美好悖论。信靠祂超越我们的不确定性。

万事已被命定的可理解本质意味着即或不好的事情在神的计划中也有它的立足之处。神设计的创造并不包括死亡,但神在给人类自由时,介绍了死亡的可能性,即一个选择。祂告诉亚当夏娃不要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也添加了后果,那就是他们若吃,就会死。亚当夏娃选择了死亡,但现在死亡成了命定的一部分。我们也知道,神已经命定死亡被扔在火湖中,不再存在 (启示录20:14)。

每一项人类活动都是神的邀请,是应当被感激的邀请,这是享受生命的基础,是信靠神主权之手的邀请。所有的事都是命定的,这是活出有意义和目的的人生根基。神已经赋予我们每个人在祂创造上的自由,并且影响着人类的历史。当我们藉着信心和顺服去做时,就是与神同工。

所罗门的这则信息再具鼓励性不过了,那就是神掌管一切。我们可以信靠祂,万事都是有目的的,包括我们和我们在今生选择和行动的机会。

传道书 3:1-8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

2生有时,死有时;

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

3杀戮有时,医治有时;

拆毁有时,建造有时;

4哭有时,笑有时;

哀恸有时,跳舞有时;

5抛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

怀抱有时,不怀抱有时;

6寻找有时,失落有时;

保守有时,舍弃有时;

7撕裂有时,缝补有时;

静默有时,言语有时;

8喜爱有时,恨恶有时;

争战有时,和好有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