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傳道書 2:3-9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傳道書 2:3
  • 傳道書 2:4
  • 傳道書 2:5
  • 傳道書 2:6
  • 傳道書 2:7
  • 傳道書 2:8
  • 傳道書 2:9

所羅門在堅持智慧的同時,也追求享樂的頂峰和人們享受自我的不同方式,並反思自己無與倫比的成就和收穫的經驗。

現在所羅門制定了一項深思熟慮的策略,要看他能否通過來找到歡樂。所羅門實行了一個相當周密的計劃,用酒來刺激他的身體,同時也在小心地避免經常伴隨醉酒而來的愚昧或毀滅。他用酒刺激身體的計劃要求他保持沉靜自若,與此同時他的也在智慧地引導着他。所羅門看過酗酒後的愚昧行為,在箴言書 20:1 告訴我們說,

「酒能使人褻慢,濃酒使人喧嚷,凡因酒錯誤的,就無智慧。」

了解了這一點,所羅門制定了一個遊戲計劃,允許他持住愚昧,但用酒使他的肉體舒暢(刺激他的身體),同時也避免酗酒後不明智的舉動。在所羅門對濫用酒提出警告和禁止醉酒的同時 (箴言 23:29-35),酒也被稱為從神而來的禮物,能愉悅人心 (詩篇 104:14-15)。聖經用酒作為人生享樂滿足的象徵 (傳道書 9:7-10;10:19;撒加利亞 10:7)。所羅門清楚地說道,他的心在智慧地引導着他。他計劃找出酒能否帶來內心所渴望的歡樂,同時也在避免着愚昧

所羅門的計劃還包括,在評估其他人類活動中如何持住愚昧。他正在潛心探索世界的活動,但也被智慧束縛,這樣就不會偏離太遠。

他的調查主題是看明世人,在天下一生當行何事為美。這項調查會探索建築、景觀和美感、土地開發、生活方式的擴展、經濟財富的獲取、音樂和性享受。

所羅門再次指向了自己經驗中一項重要的局限性:時間。他添加了一個限定短語一生 (= 生命中的數年),提醒我們人類存在短暫即逝的本質。人在世上只有很短的時間,因此所羅門計劃調查人們通常尋求獲取滿足的所有事物,並測試它們是否真正地滿足人類的內心。

作為一個極其成功和富有的君王,所羅門擁有充分的資源來探索自己人性的渴望,並且將其發揮到極致。他可以充分地發揮自己的創造力—擴大他的工程,開動了當時最大的工程和追求。為自己這一短語的重複是指,尋求這些享樂是否能給他的內心帶來喜樂的滿足感 (傳道書 2:1)。

我們可以通過列表的第一部分來確認,即或是今天,當人們賺到很大一筆資金的時候,經常會建精美的房子。所羅門為自己建造房屋;也為自己栽種葡萄園 (或許是為造酒)。在房子里他也追求美觀,為自己修造園囿;他栽種各樣果木樹,也挖造水池。但是這些水池不只是做裝飾,是用以澆灌嫩小的樹木。所羅門所建造的產業擁有我們現今時代可以想像的所有特徵,但是他並未止步於此。

如此龐大的產業需要大量的維護。為了接待客人,展示他的巨額財富,就需要許多的僕婢。因此,所羅門買了僕婢也有生在家中的僕婢。這些勞力要看護園囿、維護土地、摘取和預備果實、釀造酒水和接待客人。事實上,當示巴女王來拜訪所羅門時,她評論了所羅門巨大的產業:

示巴女王見所羅門大有智慧,和他所建造的宮室,席上的珍饈美味,群臣分列而坐,僕人兩旁侍立,以及他們的衣服裝飾和酒政的衣服裝飾,又見他上耶和華殿的台階,就詫異得神不守舍;對王說:「我在本國里所聽見論到你的事和你的智慧實在是真的!我先不信那些話,及至我來親眼見了才知道人所告訴我的還不到一半。」 (列王記上 10:4-7上)

示巴女王評論說她神不守舍,這表示她遺憾自己永遠無法達到所羅門所設的標準。沒有人可以趕上他。這就是財富的本質—它們具有可比性。如果我們從中尋找意義,財富並不具有。示巴女王失望,是因為她意識到對比之下,自己的財富微不足道。但是,所羅門很快就會告訴我們,他享受他那奢侈的生活方式,但也意識到它並不能提供生命的意義。

接下來,所羅門擴展了他的商業興趣。他有許多牛群羊群,勝過以前在耶路撒冷的眾人。這些會給他創造很多財富。所羅門為自己積蓄金銀和君王的財寶。多數財富是通過外交和軍事力量而獲取的。列王記上 10:14-15 告訴我們:

「所羅門每年所得的金子共有六百六十六他連得。另外還有商人和雜族的諸王,與國中的省長所進的金子。」

他是首富,擁有最豪華和令人讚歎的住所。他也是一個音樂鑒賞家,得到唱歌的男女。現在所羅門可以隨時隨地地欣賞音樂,但是他並沒有就此止步。所羅門完成了一個人可以獲得「美好人生」的古老清單:酒、女人和歌曲,並添加了女人。所羅門用「世人所喜愛的物—許多妃嬪」指的是性樂趣。嬪指的是性伴侶,但並不享受妻子地位的女性。

列王記上 11:3 上論到所羅門在接近作王尾聲時:

「所羅門有妃七百,都是公主;還有嬪三百。」

這肯定滿足了許多妃嬪的說法。所羅門統治了四十年 (列王記上 11:42),在四十年統治期間添加三百嬪,幾乎每隔一個月就得增加一個新的嬪妃。所羅門似乎在年輕時就添加了打破平衡的嬪妃數目,這可能是他探索享樂追求的一部分,包括男人 (世人) 所喜愛的

七百個妃/妻子裏面許多都來自與其他國家的聯盟條約,這些是外交婚姻,未必是給所羅門帶來實際喜悅的妻子。但是有趣的是,即使是七百個妻子都無法滿足所羅門的性慾。所羅門也有三百個嬪來滿足他男人的喜愛。四十年間,他可能幾乎每個月必須為自己的後宮添加兩個女人,才能達到 1000 個妃嬪。

貌似所羅門確實在探索他所能及的全部享樂。他的要求是要決定這些沒有局限性的享樂是否能給他帶來心靈所渴望的愉悅。人類力所能及的所有可能性好處都已達到,他都嘗試過了,且日漸昌盛。所羅門再一次展示了他的自我意識,說道他的昌盛勝過以前在耶路撒冷的眾人。雖然他沉溺於大量的娛樂消費,但他的智慧仍然存留,並沒有失去自己的見解。

所羅門很有可能是在執政初期寫的傳道書,因為列王記上 11:1-13 告訴我們,所羅門的心被他所愛的眾妃子誘惑,悖離了耶和華。這就顯明,在所羅門的晚年,智慧不再與他相持。

正如聖經所記,問題並不是所羅門有太多的妻子,而是他從列國娶了妻子,這些是神所禁止通婚的國家,恐怕她們誘惑他們的心去侍奉別神 (列王記上 11:1-2)。當大衛與拔示巴犯罪時,神說他若想要更多的房屋和妻子,神會給他的 (撒母耳記下 12:8)。

這一點對我們而言似乎有些奇怪。耶穌給出了些許解釋,他清楚地說道神設計婚姻是一男一女,但是耶穌也告訴法利賽人,神妥協了祂的理想設計,允許離婚,因為人心剛硬 (馬可福音 10:3-8)。在那個歷史時期,多妻似乎是被神許可的,雖然這不是祂的理想設計。 想必是,由於所羅門說道他的智慧仍然存留,很有可能在他寫傳道書時,他還沒有開始從禁止國納入妃嬪。

傳道書 2:3-9

我心裏察究,如何用酒使我肉體舒暢,我心卻仍以智慧引導我;又如何持住愚昧,等我看明世人,在天下一生當行何事為美。4我為自己動大工程,建造房屋,栽種葡萄園,5修造園囿,在其中栽種各樣果木樹;6挖造水池,用以澆灌嫩小的樹木。7我買了僕婢,也有生在家中的僕婢;又有許多牛群羊群,勝過以前在耶路撒冷眾人所有的。8我又為自己積蓄金銀和君王的財寶,並各省的財寶;又得唱歌的男女和世人所喜愛的物,並許多的妃嬪。9這樣,我就日見昌盛,勝過以前在耶路撒冷的眾人。我的智慧仍然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