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2:3-9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传道书 2:3
  • 传道书 2:4
  • 传道书 2:5
  • 传道书 2:6
  • 传道书 2:7
  • 传道书 2:8
  • 传道书 2:9

所罗门在坚持智慧的同时,也追求享乐的顶峰和人们享受自我的不同方式,并反思自己无与伦比的成就和收获的经验。

现在所罗门制定了一项深思熟虑的策略,要看他能否通过来找到欢乐。所罗门实行了一个相当周密的计划,用酒来刺激他的身体,同时也在小心地避免经常伴随醉酒而来的愚昧或毁灭。他用酒刺激身体的计划要求他保持沉静自若,与此同时他的也在智慧地引导着他。所罗门看过酗酒后的愚昧行为,在箴言书 20:1 告诉我们说,

“酒能使人亵慢,浓酒使人喧嚷,凡因酒错误的,就无智慧。”

了解了这一点,所罗门制定了一个游戏计划,允许他持住愚昧,但用酒使他的肉体舒畅(刺激他的身体),同时也避免酗酒后不明智的举动。在所罗门对滥用酒提出警告和禁止醉酒的同时 (箴言 23:29-35),酒也被称为从神而来的礼物,能愉悦人心 (诗篇 104:14-15)。圣经用酒作为人生享乐满足的象征 (传道书 9:7-10;10:19;撒加利亚 10:7)。所罗门清楚地说道,他的心在智慧地引导着他。他计划找出酒能否带来内心所渴望的欢乐,同时也在避免着愚昧

所罗门的计划还包括,在评估其他人类活动中如何持住愚昧。他正在潜心探索世界的活动,但也被智慧束缚,这样就不会偏离太远。

他的调查主题是看明世人,在天下一生当行何事为美。这项调查会探索建筑、景观和美感、土地开发、生活方式的扩展、经济财富的获取、音乐和性享受。

所罗门再次指向了自己经验中一项重要的局限性:时间。他添加了一个限定短语一生 (= 生命中的数年),提醒我们人类存在短暂即逝的本质。人在世上只有很短的时间,因此所罗门计划调查人们通常寻求获取满足的所有事物,并测试它们是否真正地满足人类的内心。

作为一个极其成功和富有的君王,所罗门拥有充分的资源来探索自己人性的渴望,并且将其发挥到极致。他可以充分地发挥自己的创造力—扩大他的工程,开动了当时最大的工程和追求。为自己这一短语的重复是指,寻求这些享乐是否能给他的内心带来喜乐的满足感 (传道书 2:1)。

我们可以通过列表的第一部分来确认,即或是今天,当人们赚到很大一笔资金的时候,经常会建精美的房子。所罗门为自己建造房屋;也为自己栽种葡萄园 (或许是为造酒)。在房子里他也追求美观,为自己修造园囿;他栽种各样果木树,也挖造水池。但是这些水池不只是做装饰,是用以浇灌嫩小的树木。所罗门所建造的产业拥有我们现今时代可以想象的所有特征,但是他并未止步于此。

如此庞大的产业需要大量的维护。为了接待客人,展示他的巨额财富,就需要许多的仆婢。因此,所罗门买了仆婢也有生在家中的仆婢。这些劳力要看护园囿、维护土地、摘取和预备果实、酿造酒水和接待客人。事实上,当示巴女王来拜访所罗门时,她评论了所罗门巨大的产业:

示巴女王见所罗门大有智慧,和他所建造的宫室,席上的珍馐美味,群臣分列而坐,仆人两旁侍立,以及他们的衣服装饰和酒政的衣服装饰,又见他上耶和华殿的台阶,就诧异得神不守舍;对王说:“我在本国里所听见论到你的事和你的智慧实在是真的!我先不信那些话,及至我来亲眼见了才知道人所告诉我的还不到一半。” (列王记上 10:4-7上)

示巴女王评论说她神不守舍,这表示她遗憾自己永远无法达到所罗门所设的标准。没有人可以赶上他。这就是财富的本质—它们具有可比性。如果我们从中寻找意义,财富并不具有。示巴女王失望,是因为她意识到对比之下,自己的财富微不足道。但是,所罗门很快就会告诉我们,他享受他那奢侈的生活方式,但也意识到它并不能提供生命的意义。

接下来,所罗门扩展了他的商业兴趣。他有许多牛群羊群,胜过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这些会给他创造很多财富。所罗门为自己积蓄金银和君王的财宝。多数财富是通过外交和军事力量而获取的。列王记上 10:14-15 告诉我们:

“所罗门每年所得的金子共有六百六十六他连得。另外还有商人和杂族的诸王,与国中的省长所进的金子。”

他是首富,拥有最豪华和令人赞叹的住所。他也是一个音乐鉴赏家,得到唱歌的男女。现在所罗门可以随时随地地欣赏音乐,但是他并没有就此止步。所罗门完成了一个人可以获得“美好人生”的古老清单:酒、女人和歌曲,并添加了女人。所罗门用“世人所喜爱的物—许多妃嫔”指的是性乐趣。嫔指的是性伴侣,但并不享受妻子地位的女性。

列王记上 11:3 上论到所罗门在接近作王尾声时:

“所罗门有妃七百,都是公主;还有嫔三百。”

这肯定满足了许多妃嫔的说法。所罗门统治了四十年 (列王记上 11:42),在四十年统治期间添加三百嫔,几乎每隔一个月就得增加一个新的嫔妃。所罗门似乎在年轻时就添加了打破平衡的嫔妃数目,这可能是他探索享乐追求的一部分,包括男人 (世人) 所喜爱的

七百个妃/妻子里面许多都来自与其他国家的联盟条约,这些是外交婚姻,未必是给所罗门带来实际喜悦的妻子。但是有趣的是,即使是七百个妻子都无法满足所罗门的性欲。所罗门也有三百个嫔来满足他男人的喜爱。四十年间,他可能几乎每个月必须为自己的后宫添加两个女人,才能达到 1000 个妃嫔。

貌似所罗门确实在探索他所能及的全部享乐。他的要求是要决定这些没有局限性的享乐是否能给他带来心灵所渴望的愉悦。人类力所能及的所有可能性好处都已达到,他都尝试过了,且日渐昌盛。所罗门再一次展示了他的自我意识,说道他的昌盛胜过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虽然他沉溺于大量的娱乐消费,但他的智慧仍然存留,并没有失去自己的见解。

所罗门很有可能是在执政初期写的传道书,因为列王记上 11:1-13 告诉我们,所罗门的心被他所爱的众妃子诱惑,悖离了耶和华。这就显明,在所罗门的晚年,智慧不再与他相持。

正如圣经所记,问题并不是所罗门有太多的妻子,而是他从列国娶了妻子,这些是神所禁止通婚的国家,恐怕她们诱惑他们的心去侍奉别神 (列王记上 11:1-2)。当大卫与拔示巴犯罪时,神说他若想要更多的房屋和妻子,神会给他的 (撒母耳记下 12:8)。

这一点对我们而言似乎有些奇怪。耶稣给出了些许解释,他清楚地说道神设计婚姻是一男一女,但是耶稣也告诉法利赛人,神妥协了祂的理想设计,允许离婚,因为人心刚硬 (马可福音 10:3-8)。在那个历史时期,多妻似乎是被神许可的,虽然这不是祂的理想设计。 想必是,由于所罗门说道他的智慧仍然存留,很有可能在他写传道书时,他还没有开始从禁止国纳入妃嫔。

传道书 2:3-9

我心里察究,如何用酒使我肉体舒畅,我心却仍以智慧引导我;又如何持住愚昧,等我看明世人,在天下一生当行何事为美。4我为自己动大工程,建造房屋,栽种葡萄园,5修造园囿,在其中栽种各样果木树;6挖造水池,用以浇灌嫩小的树木。7我买了仆婢,也有生在家中的仆婢;又有许多牛群羊群,胜过以前在耶路撒冷众人所有的。8我又为自己积蓄金银和君王的财宝,并各省的财宝;又得唱歌的男女和世人所喜爱的物,并许多的妃嫔。9这样,我就日见昌盛,胜过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我的智慧仍然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