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2:24-26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传道书 2:24
  • 传道书 2:25
  • 传道书 2:26

所罗门从无法通过理性和经验找到人生意义的沮丧中转离,通过信心的生活和对神的感恩寻找意义和目的。

在第 2 章结尾的经文中,所罗门做了救赎性的扭转。在得出意义和目的是无法通过理性和经验来发现的结论后,他现在说到人莫强如吃喝且在劳碌中享福 (告诉自己劳碌是有益的)。所罗门再一次教导建设性自我谈话的重要性。当他焦虑意义和目的的探索时,他恨恶自己的生命,他的心不安。解决的方法要求人告诉自己一些事情,告诉自己:我们的劳碌是有益的 (可以享福)。

所罗门教导我们选择享受生活,这样的享受需要选择,始于角度的选择,那就是我们的劳碌是有益的。通过自我谈话,我们选择了这个角度。

是什么导致了救赎性的转折?所罗门改变了解释的依据。他不再尝试通过理性和经验来寻求目的,而是转向了信心。我们的劳碌出于神的手。我们无法依靠自己的理性或经验去找到生命中真正的满足感。没有享乐可以带给我们持续的满足感,因为没有神,我们人类无法享福

寻求一个没有神的人生意义是虚空,是在试图抓住蒸气。但是,当我们将人生看作是从神而来的礼物时,就能在每一个层面享受生活。事情的结果不是取决于我们,而是祂。这就让我们去做神所赐予我们去管理的事—好好工作、心存感恩、享受生活。在神里面的信心是人生目的和享受生活的根基。

现在,这一点将智慧的务实方面和建设性的哲学伴侣相结合。在早先的经文中,智慧在务实方面强于愚昧,如同光明胜过黑暗 (传道书 2:2-17)。但是离了信心,智慧无法实现人生意义和目的的需求。反之,它引向了绝望和对生命的恨恶。现在,藉着信心和感恩的根基,而非理性和经验,行在光明中来理解生命。试图在没有神的情况下活出有意义和目的的人生,就是虚空,但是通过信心接受意义和目的,带来的就是享福

没有神,一切最终都是没有意义的。人类唯一可确定的就是虚空。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来寻求意义如同蒸气一般,是在追着风跑。我们无法通过理性和经验来发现生命所关乎的是什么,但是,在生命中有更好的事情去做。虽然时间将万事放在一个水平线上,对我们而言,利用所赐予我们的时间,仍有更好的事情去做。

现在所罗门是在按信心操作,因此,所暗示的操作性问题是 “神赐给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所罗门最初的答案是,人吃喝告诉自己我们的劳碌是有益的,意识到这是出于神手的礼物,然后我们就能够在生命中享福。不是虚空,抓蒸气,捕风,我们是可以拥有喜乐的。这份享受的起点是感恩,是意识到神是我们的创造主,并将生命作为礼物赐给我们。

最智慧的人再一次强调建设性自我谈话的重要性。所罗门教导每一个人谨慎地去选择自己内心的话。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声音,例如,肉体和圣灵彼此敌对,在我们里面彼此对抗,给我们对立的劝诫 (加拉太 5:17)。因此,重要的是各人要告诉自己生命是一份礼物,感恩是一个可以选择的角度。

神将我们所放置的地方和所给我们去完成的劳碌都是有益的/享福,是出于神的手。这一认知、自我谈话和选择信心角度的决定是享受生命的根基,这根基就是神。有了这一见解,不仅对完成一项工作有实用性的满足感 (传道书 2:10),而且基于信心,也知道这是出于神的手。这是神对我们的意思,因此,我们的劳碌本身是有意义的。

吃喝告诉自己生命是有益的也可以译为 “为自己而看” 他的劳碌是有益的。希伯来书 11:1 告诉我们,“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所罗门已经总结到:基于我们所看见的理性和经验不会带给我们人生的意义和目的,但现在他告诉我们基于信心的知识确实能带给我们意义和目的。

我们必须 “自己察看” 一些无法看见和经历的事情,这需要信心。所罗门以另一种方式宣告说,没有神无人可以享福。正如许多经文所宣称的一样,神存在的证据很多;其中包括诗篇 19 篇和罗马书 1:19-20。可是我们肉眼看不见神,我们必须透过信心的眼睛看见和认识神。

生命的礼物是出于神的手。因为离了神谁能吃喝享受呢?所罗门断言,我们不能通过经验或理性找到最终的意义、感知或秩序,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在神里面的信心找到意义和感知生命。这是享受生命的根基。只要我们认知和相信它们是神的礼物,我们就能够享受生活中的日常之事,比如吃、喝和工作。我们若视这些日常琐事为礼物的话,就会以感恩的态度活出每一天的生活。

在此之前,所罗门已经触及了绝望之地。当我们将自己作为生命的中心,独自寻找自我享乐、自我传奇、自我不可避免的命运时,就是绝望。现在,以信心为起点,所罗门已经找到了平安之地。当我们选择活出以神为中心的信心和感恩生活,认识到我们所拥有的是从神而来的礼物时,就能享受生命。没有什么比活出以信心为基础的生活更好的了。没有其它途径可以提供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所罗门知道。作为拥有几乎无限资源最智慧的人,他试图通过理性和经验去寻找另一种途径。传道书 2:25 也可以译为“论到吃用、享福,谁能胜过我呢?”

接下来,所罗门介绍了另一个有助于构成本书结论的见解。神喜悦的人,就有生命的喜乐赐给他。神喜悦的意思是获得神的认可。整本圣经中,神因着信心赐给人被祂接纳的恩宠。我们从创世纪到启示录都看到这一真理 (例如,创世记 15:6;启示录 21:6),这是圣经中一则不变的信息。成为神的儿女、祂家里的一员、属灵以色列的一份子,简单来说是信心的问题;这也是使徒保罗福音的核心(罗马书 4:2-4;加拉太书 3:6-7;以弗所书 2:8-9)。没有人能通过行为获取神的接纳,我们都亏欠 (罗马书 3:23)。神的接纳是一份无条件的礼物。

然而,每个人的工作都会被审判,要看它是否能达到神的认可,是否获得回赏,这回赏有好有坏 (哥林多后书 5:10-11;启示录 20:12;罗马书 5-11 章;传道书 12:13-14)。耶稣指出祂最终的审判,迦百农所受的比所多玛更重,因为迦百农城见过耶稣的事工,所以在神面前有更大的责任 (马太福音 11:23-24)。

犹太人并未怀疑过他们是否被神接纳,而事实恰恰相反。甚至耶稣时代的犹太人也因为他们是亚伯拉罕肉体的子孙,而相信他们是被神接纳的子民 (马太福音 3:9;约翰福音 8:39-59)。

可是,以色列经常错误地认为,神的容许保证了祂的认可,例如,他们将约柜抬进战场,相信它可以保护他们,即使神打算因他们的悖逆而严惩他们 (撒母耳记上 3:13-14;4:5-11)。同样,犹太人并没有正确地履行所托付的责任,来获取应许的祝福 (申命记 30:15-20)。

这段经文与神给予有条件盟约的模式相符,该盟约为忠心提供奖赏。所罗门讲到,基于对神的信心和感恩去生活带来很大的奖赏。事实上,罪人为忠心的人添加奖赏。他所收聚的所堆积的归给那些神所喜悦忠心生活的人去享受。译为罪人的词也可译为 “冒犯者”,是冒犯了神创造秩序的人。

罪人如何为忠心之人增加奖赏呢?可能部分是通过后果的对比。试图离了神而生活,最终引向徒劳和恨恶生命。冒犯者的目标是为自己寻求,他们收聚堆积是为那些神所喜悦之人的益处,帮助他们获取看待生命的正确眼光。希伯来书告诉我们什么可以获取神的认可,成为祂所喜悦的人: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希伯来书 11:6)。

获得神的接纳,只需要相信,但是获取认可、讨神喜悦要求相信:讨神的喜悦比透过我们自己的理性和经验寻求喜悦带来更多生命中的奖赏。当人意识到讨神喜悦是满足感的最终源头时,就有可能享受生命,即或生活中有诸多不愉悦的方方面面。

虽然信心的能力在第 2 章结论性的经文中提供了救赎性的转折,所罗门依然以他熟悉的格言作为结束,这也是虚空,也是捕风。所罗门坚守他的结论,生命是蒸气般的,但是他建立了两种蒸气。如果我们只信靠我们的感知和智商,我们的理性和经验,只能发现沮丧和无意义的蒸气;我们的理性和经验引向的是狂妄。但是,我们的起点若是信靠神的话,那无法抓住的生命现实就成为敬拜和对神浩瀚奥秘和国度庆祝的理由。我们的理性可以成为智慧,我们的经验可以转为感恩的喜乐。这是一个通过放手 (和信靠神) 而发现的悖论。

希伯来书论信心是 “未见之事的确据” 以及 “所望之事的实底”。这一悖论就是信心将不可触摸之事 (盼望和未见之事) 转为难以理解却真实存在的事物 (实底和确据)。我们永远无法从经验上完全理解,但是透过那高深莫测的信心就变得可知。我们有限的经验能够超越身体的有限;即或我们活在笼罩我们的蒸气中,也能活出那无法理解的喜乐、目的和平安。

传道书 2:24-26

人莫强如吃喝,且在劳碌中享福(告诉自己劳碌是有益的),我看这也是出于神的手。25论到吃用、享福,谁能胜过我呢?26神喜悦谁,就给谁智慧、知识,和喜乐;惟有罪人,神使他劳苦,叫他将所收聚的、所堆积的归给神所喜悦的人。这也是虚空,也是捕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