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2:18-23

本书概论

作为圣经中最具吸引力的书卷之一,传道书着手于一项基础而又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对人类发现、理解、寻找人生意义和目的的渴望,以及作为无限的神所创造于世上之有限的被造物这一实际现实的存在进行和解。所发现的事实是,人类的理性和经验在寻找人生目的上是不足胜任的。如果单一依靠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我们只能找到徒劳和狂妄。然而,如果我们以信仰开始,就能有效地利用人类的才能来实现智慧和成就感。

传道书预言了人类哲学在脱离信心和信仰的情况下是无法找到人生目的的,同时也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哲学解决方法:以信仰开始。

作者(希伯来文是Kouhelet 或者是“汇集者”)尝试着理解“日光之下”的人生。人们普遍认为“Kouhelet”是以智慧著称的所罗门王,他的目标是将哲学和周围的现实世界相融合。

所罗门邀请我们加入这一伟大的寻找之旅。若是有人可以利用理性、通过人生经验来发现人生的意义的话,那就是所罗门了。所罗门拥有巨额财富,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调查研究之上。他无与伦比的智慧使他有能力设计许多活动,并评估其结果,来决定其含义。

所罗门的结论是黑暗的,却很现实: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无法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来了解。正如河流不断地流向大海,一个生命也流向下一个生命。没有信仰的基础,生命是毫无意义的。

所罗门与我们分享了他通过理性和经验寻找意义的实验。他尝试成就,并参与大量的建筑项目;他尝试各种享乐和娱乐活动,涵盖了葡萄酒、女人、歌曲的方方面面。他不遗余力,却徒劳无功。所罗门的经验用一个词做了总结:hebel。Hebel在希伯来文意为“蒸气的”,是烟雾、是薄雾,是一种存在,却无法抓住的东西。你看它片时,随即就消失了。这就是建基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人生哲学。

传道书解决了我们思考却又不常说到的种种事情,在这些事情上我们可能不会像所罗门那么努力。传道书结合了意象和直接描述,是和解世上生命和天上奥秘的一项诚实的尝试。

传道书拒绝作任何的调解,以至于很多人将其描述为消极和压抑的。然而,在本书发现的真理是真实的,现实可能需要慢慢品味,但所罗门劝诫我们要看清现实。

当所罗门亲自看到现实时,这使得他转向神,并找到满足感。人生可以是困惑和复杂的。貌似我们生活在云雾中,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和经验来弄清楚;但是,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在神里面的信心,就能自然清晰了。所罗门以劝告作为总结,人生的满足是通过遵循神的方式而得以成就,因为在最终的审判中,祂将决定所有行为的意义所在。

耐心和受教的读者会在这些章节中发现真理、盼望和挑战。最终,这是一种奇怪的喜乐,只有通过充分考虑神的奥秘才能找到。


本章概述

当所罗门进一步探索智慧和狂妄时 (基于经验和理性的基础之上),他理解中的挣扎处处受挫,但最终引向了一个解决方法,也就是最终的发现。当我们找到信靠神的根基时,目的、意义和喜乐就随之而来。虽然我们不能完全理解,可所罗门发现跟随神的经历益处甚大。

当所罗门调查的根基是自己的理性和经验时,找到的只有徒劳。世上最智慧的人,拥有似乎无止境的资源,也无法靠自己达到目标。

但是以信仰的根基出发,将人生的奥秘交托于神,而非自己试图辩解的话,反而解开了理性,并将其变为智慧。它解锁了经验的徒劳,且赎回了喜乐。

所罗门立志在人们努力完成的所有事情中发掘人生的目的,诸如科学、工业和劳工之类的事情。第二个调查的领域是思想领域—我们可以将其归类于哲学或神学。除非是基于信仰根基之上的探索,否则这些事情都是无意义的。

尽管所罗门有担心存在事物转瞬即逝的本质,他仍作了总结:当享受生命,并肯定他的劳碌是有益处的,因为这是神对他的愿望(2:24-26)。本章的结束是有救赎性的;所罗门想要了解的紧迫感依然困扰着他,但了解到自己的有限,并信靠神时,就能够找到不同的意义途径—信心、感恩和信靠这位比自己更大的神。


所罗门考察他遗产的命运和他辛勤劳碌的内在价值,并且绝望,因为他要将所有的一切都留给那最终会挥霍之人。

所罗门早期享受他的劳碌(传道书2:10),并建议要视劳碌为好事(传道书2:24)。如今他却恨恶一切劳碌所得的。所罗门完全意识到,虽然活在智慧中胜过活在愚昧中,但他终将会把自己劳碌所得的留给以后的人,这人很有可能是个愚昧人

多么残酷的讽刺!最智慧的人能够通过智慧享受巨大的积蓄,然后把它留给一个愚昧人去挥霍。那有可能继承所罗门产业的愚昧人会管理劳碌所得的—就是他所劳碌的。所罗门在日光之下用智慧劳碌,如今或许会有一个愚昧人来继承。可以说,现在世界变得越来越糟,愚昧人掌权会产生更多的愚昧。

这就解释了所罗门为什么恨恶他劳碌所得的。当所罗门思考谁会继承他用智慧、知识、灵巧劳碌所得的一切时,他有些畏缩这一切会落入愚昧人而非智慧人统治之下的可能性。这也是无法抓住的虚空,一缕令人厌烦的蒸气。这适用于他在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他在属世生命中所成就的一切。

所罗门立志要使用他广泛的智慧来了解世界,通过理性发现人生的意义。他曾寻求要使用他丰富的资源,通过广泛的成就和经验去寻求理解。结果呢?他恨恶他劳碌所得的

寻求成就可以永恒的东西,可以被人纪念的东西,可以创造传奇的东西,这是根植在人心深处的渴望。但是所罗门观察到,用智慧知识和灵巧劳碌的人,不可避免地要将他所得来的和积攒的留给未曾劳碌的人。这个人可能是一个愚昧人,所以,根本无法保护他的遗产。这也是虚空也是大患!他不仅恨恶他劳碌所得来的,也对他劳碌所得来的心存绝望。唯一可确定的是,他劳碌所得来的最终会落入他人之手。

他劳碌所得来的无法解决目的的问题,也不能通过时间的考验。他人会接手,谁知道这人会如何使用。这个替代的人,如今可以管理他劳碌所得来的这也是虚空(参看传道书1:2的解释)。

这些无法解释的反转就是:有些人无法获得他们所当得的,其他人却获取了他们不应拥有的,都令人烦恼。这些反转在本书会有进一步的涉及。在此刻,所罗门能做的就是询问,通过努力,人在日光之下劳碌累心,在他一切的劳碌上得着什么呢?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是令人沮丧的,每个人都带着相同数额的有形财富离开世界—那就是零。

当依靠理性和经验时,所罗门因着他的无能为力而沮丧和困扰,他无法发现人生的意义,以至于连夜间心也不安。人生徒劳的事实使他日日忧虑他的劳碌成为愁烦。试图通过成就、积蓄和理性去发现人生的意义和目的,除了困惑和愁烦外,什么也没有。

所罗门曾寻求藉着智慧、知识和灵巧来留下所得之物(一份遗产)。他辛勤劳碌,而且一切都做得很好。然而,从某种角度而言,他的工作与他同死,他人拿起,将它变成自己的。积蓄、继承、消遣、重复,时间的循环、生命的无常使得万事都虚空,如蒸气一般。

人当如何回应这样的紧张局势呢? 有些,或许是大多数,不会留意这些。也许这样是幸运的。其他人会步所罗门的后程,得出可预测性的失败后果。有些人或许会向神挥动拳头,因为祂许可我们渴望理解,我们却无法靠自己的能力寻得答案。 另一方面,所罗门将要到达绳索的尽头,但并没有放弃,却是转向另一种方法。真正的了解来自信心的生活和对神的感恩。

传道书 2:18-23

我恨恶一切的劳碌,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的劳碌,因为我得来的必留给我以后的人。19那人是智慧是愚昧,谁能知道?他竟要管理我劳碌所得的,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用智慧所得的。这也是虚空。20故此,我转想我在日光之下所劳碌的一切工作,心便绝望。21因为有人用智慧、知识、灵巧所劳碌得来的,却要留给未曾劳碌的人为分。这也是虚空,也是大患。22人在日光之下劳碌累心,在他一切的劳碌上得着什么呢?23因为他日日忧虑,他的劳苦成为愁烦,连夜间心也不安。这也是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