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2:10-11

本书概论

作为圣经中最具吸引力的书卷之一,传道书着手于一项基础而又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对人类发现、理解、寻找人生意义和目的的渴望,以及作为无限的神所创造于世上之有限的被造物这一实际现实的存在进行和解。所发现的事实是,人类的理性和经验在寻找人生目的上是不足胜任的。如果单一依靠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我们只能找到徒劳和狂妄。然而,如果我们以信仰开始,就能有效地利用人类的才能来实现智慧和成就感。

传道书预言了人类哲学在脱离信心和信仰的情况下是无法找到人生目的的,同时也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哲学解决方法:以信仰开始。

作者(希伯来文是Kouhelet 或者是“汇集者”)尝试着理解“日光之下”的人生。人们普遍认为“Kouhelet”是以智慧著称的所罗门王,他的目标是将哲学和周围的现实世界相融合。

所罗门邀请我们加入这一伟大的寻找之旅。若是有人可以利用理性、通过人生经验来发现人生的意义的话,那就是所罗门了。所罗门拥有巨额财富,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调查研究之上。他无与伦比的智慧使他有能力设计许多活动,并评估其结果,来决定其含义。

所罗门的结论是黑暗的,却很现实: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无法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来了解。正如河流不断地流向大海,一个生命也流向下一个生命。没有信仰的基础,生命是毫无意义的。

所罗门与我们分享了他通过理性和经验寻找意义的实验。他尝试成就,并参与大量的建筑项目;他尝试各种享乐和娱乐活动,涵盖了葡萄酒、女人、歌曲的方方面面。他不遗余力,却徒劳无功。所罗门的经验用一个词做了总结:hebel。Hebel在希伯来文意为“蒸气的”,是烟雾、是薄雾,是一种存在,却无法抓住的东西。你看它片时,随即就消失了。这就是建基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人生哲学。

传道书解决了我们思考却又不常说到的种种事情,在这些事情上我们可能不会像所罗门那么努力。传道书结合了意象和直接描述,是和解世上生命和天上奥秘的一项诚实的尝试。

传道书拒绝作任何的调解,以至于很多人将其描述为消极和压抑的。然而,在本书发现的真理是真实的,现实可能需要慢慢品味,但所罗门劝诫我们要看清现实。

当所罗门亲自看到现实时,这使得他转向神,并找到满足感。人生可以是困惑和复杂的。貌似我们生活在云雾中,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和经验来弄清楚;但是,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在神里面的信心,就能自然清晰了。所罗门以劝告作为总结,人生的满足是通过遵循神的方式而得以成就,因为在最终的审判中,祂将决定所有行为的意义所在。

耐心和受教的读者会在这些章节中发现真理、盼望和挑战。最终,这是一种奇怪的喜乐,只有通过充分考虑神的奥秘才能找到。


本章概述

当所罗门进一步探索智慧和狂妄时 (基于经验和理性的基础之上),他理解中的挣扎处处受挫,但最终引向了一个解决方法,也就是最终的发现。当我们找到信靠神的根基时,目的、意义和喜乐就随之而来。虽然我们不能完全理解,可所罗门发现跟随神的经历益处甚大。

当所罗门调查的根基是自己的理性和经验时,找到的只有徒劳。世上最智慧的人,拥有似乎无止境的资源,也无法靠自己达到目标。

但是以信仰的根基出发,将人生的奥秘交托于神,而非自己试图辩解的话,反而解开了理性,并将其变为智慧。它解锁了经验的徒劳,且赎回了喜乐。

所罗门立志在人们努力完成的所有事情中发掘人生的目的,诸如科学、工业和劳工之类的事情。第二个调查的领域是思想领域—我们可以将其归类于哲学或神学。除非是基于信仰根基之上的探索,否则这些事情都是无意义的。

尽管所罗门有担心存在事物转瞬即逝的本质,他仍作了总结:当享受生命,并肯定他的劳碌是有益处的,因为这是神对他的愿望(2:24-26)。本章的结束是有救赎性的;所罗门想要了解的紧迫感依然困扰着他,但了解到自己的有限,并信靠神时,就能够找到不同的意义途径—信心、感恩和信靠这位比自己更大的神。


所罗门哀叹他享乐的追求和成就并没有引致持久性的满足感。

为了探索享乐的范畴,所罗门并没有对自己有任何禁止。他允许自己的眼睛去探索所渴求的和内心喜悦的一切。

劳碌一词是amal,通常被译为劳苦,意思是“努力的挣扎”(参传道书1:3-7的解释;建筑/发展是很大的工程)。所罗门发现他的心为他一切所劳碌的努力而快乐,这份快乐是所得的分(=回报),是他劳苦的产物。

所罗门所“劳碌”的事情带给他喜乐,这本身是一份回报。我们所做的很多事情并不一定容易,但是完成后,结果是很大的满足。

反思他劳碌的喜乐后,所罗门将焦点转去从真正益处的背景下来评估他的劳碌。他察看手所经营的一切事和他劳碌所成的功。被译为察看的词最基本的意思是“转向”—因此,他将“他的注意力”从一个角度“转移”到另一个角度。

所罗门已经“转去”评估他的一切/成功—他劳碌的成果。他察看/思考了他所经营一切事。“经营的事”将焦点连于在传道书1:3开头引言中的整体顾虑,那就是寻求和探索天下或日光之下的一切。在传道书1:13-14“所做”和“”与传道书2:11中的“所经营”和“”是同一个字根。

所罗门想要知道他所经营的事是否有持久的益处。它们会带来什么不同呢?现在他好像从评估所经营的事带给他的感觉(他喜悦它们),转移到所经营的事在更大的领域所带来的不同是什么。他总结道,它们没有什么意义,都是虚空(hebel),如同抓蒸气一般。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现在,所罗门在事情如何产生内心感受和事情如何在永恒世界里产生不同之间进行了区分,要看它是否有永恒的价值或益处

益处一词在本书接下来的章节中使用了数次,都是非常正面的用法(第一次是在2:13)。所罗门在这段经文中可以说是,“我看到了个人益处,但不是永恒益处”。“益处”的双面用法只是所罗门从两个角度评估自己人生的诸多迹象之一。从他已经完成的事(他自己所经营的事)和他所积攒的资产角度而言,他总结道:他的人生得到了充实,他享受在其中。这些努力给予他一份回报。然而,从这些事来看生命中所有事情的基本原理的角度而言,他遇到了挑战和沮丧。

这两个结论都是有效的,都是从所罗门超自然所赋予的智慧的角度出发。

所罗门总结说,他的劳碌并没有在日光之下创造任何益处。把传道书其它地方的经文都算在内,所罗门的推理好像是:做成一些难事是有所回报的,但我们若再度想要获取那份回报和奖赏的话,就必须开始一些其它难事。我们就又回到了仓鼠跑轮,一个无止尽的循环,都是虚空(hebel)。

所罗门想要知道,他的劳碌是否会带来永恒性的不同,很快他就会告诉我们,他意识到人类所有的劳碌最终都会衰败和灭亡。智慧人和愚昧人具有同样的命运,如果他们被纪念的话,也不过是一个流逝的记忆。所罗门在某个时刻是拥有喜乐的,但是反思一看,这个时刻是会过去的,记忆是会淡化的,只会被其它的时刻所替代。所以,它有什么不同(益处)呢?

再一次,他发现这一切都是虚空(参看传道书1:2的解释),都是捕风。虽然他所经历的喜乐是真实的喜乐,但它只是暂时的,是不足的,并未给了解人生意义的紧迫感作以回答。

在第1章中,他以宣告凡事都是“蒸气般的”或虚空作为开场。一章的结尾,他添加了一个额外的宣告—一切事都是捕风。所罗门应用了一个希伯来文的手法:重复代表强调。他现在又添加了另一个比喻,日光之下毫无益处,进一步强调了他的主题信息。希伯来文表达“伟大”的方式是说“好、好、好”,三个同义陈述—看哪,凡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是所罗门目前最强烈的指控。他表达了最大程度的徒劳

所罗门在承认他从劳碌中得到快乐回报之后,立刻宣告了这一挽歌控告。他发现了劳碌中的快乐,可是它非但不能将他的劳碌虚空中拯救出来,甚至会加重虚空感。

在这些经文中,既有一点盼望的因素,也有一点冲击。所罗门之后会总结道,有些喜乐比没有喜乐强。但是在此刻,他依然在尝试着通过他的享乐经验来明白一切,也正在趋向失败。

传道书 2:10-11

凡我眼所见的,我没有留下不给他;我心所乐的,我没有禁止不享受的;因我的心为我一切所劳碌的快乐,这就是从劳碌中所得的分。11后来,我察看我手所经营的一切事和我劳碌所成的功,谁知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