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2:1-2

本书概论

作为圣经中最具吸引力的书卷之一,传道书着手于一项基础而又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对人类发现、理解、寻找人生意义和目的的渴望,以及作为无限的神所创造于世上之有限的被造物这一实际现实的存在进行和解。所发现的事实是,人类的理性和经验在寻找人生目的上是不足胜任的。如果单一依靠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我们只能找到徒劳和狂妄。然而,如果我们以信仰开始,就能有效地利用人类的才能来实现智慧和成就感。

传道书预言了人类哲学在脱离信心和信仰的情况下是无法找到人生目的的,同时也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哲学解决方法:以信仰开始。

作者(希伯来文是Kouhelet 或者是“汇集者”)尝试着理解“日光之下”的人生。人们普遍认为“Kouhelet”是以智慧著称的所罗门王,他的目标是将哲学和周围的现实世界相融合。

所罗门邀请我们加入这一伟大的寻找之旅。若是有人可以利用理性、通过人生经验来发现人生的意义的话,那就是所罗门了。所罗门拥有巨额财富,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调查研究之上。他无与伦比的智慧使他有能力设计许多活动,并评估其结果,来决定其含义。

所罗门的结论是黑暗的,却很现实: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无法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来了解。正如河流不断地流向大海,一个生命也流向下一个生命。没有信仰的基础,生命是毫无意义的。

所罗门与我们分享了他通过理性和经验寻找意义的实验。他尝试成就,并参与大量的建筑项目;他尝试各种享乐和娱乐活动,涵盖了葡萄酒、女人、歌曲的方方面面。他不遗余力,却徒劳无功。所罗门的经验用一个词做了总结:hebel。Hebel在希伯来文意为“蒸气的”,是烟雾、是薄雾,是一种存在,却无法抓住的东西。你看它片时,随即就消失了。这就是建基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人生哲学。

传道书解决了我们思考却又不常说到的种种事情,在这些事情上我们可能不会像所罗门那么努力。传道书结合了意象和直接描述,是和解世上生命和天上奥秘的一项诚实的尝试。

传道书拒绝作任何的调解,以至于很多人将其描述为消极和压抑的。然而,在本书发现的真理是真实的,现实可能需要慢慢品味,但所罗门劝诫我们要看清现实。

当所罗门亲自看到现实时,这使得他转向神,并找到满足感。人生可以是困惑和复杂的。貌似我们生活在云雾中,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和经验来弄清楚;但是,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在神里面的信心,就能自然清晰了。所罗门以劝告作为总结,人生的满足是通过遵循神的方式而得以成就,因为在最终的审判中,祂将决定所有行为的意义所在。

耐心和受教的读者会在这些章节中发现真理、盼望和挑战。最终,这是一种奇怪的喜乐,只有通过充分考虑神的奥秘才能找到。


本章概述

当所罗门进一步探索智慧和狂妄时 (基于经验和理性的基础之上),他理解中的挣扎处处受挫,但最终引向了一个解决方法,也就是最终的发现。当我们找到信靠神的根基时,目的、意义和喜乐就随之而来。虽然我们不能完全理解,可所罗门发现跟随神的经历益处甚大。

当所罗门调查的根基是自己的理性和经验时,找到的只有徒劳。世上最智慧的人,拥有似乎无止境的资源,也无法靠自己达到目标。

但是以信仰的根基出发,将人生的奥秘交托于神,而非自己试图辩解的话,反而解开了理性,并将其变为智慧。它解锁了经验的徒劳,且赎回了喜乐。

所罗门立志在人们努力完成的所有事情中发掘人生的目的,诸如科学、工业和劳工之类的事情。第二个调查的领域是思想领域—我们可以将其归类于哲学或神学。除非是基于信仰根基之上的探索,否则这些事情都是无意义的。

尽管所罗门有担心存在事物转瞬即逝的本质,他仍作了总结:当享受生命,并肯定他的劳碌是有益处的,因为这是神对他的愿望(2:24-26)。本章的结束是有救赎性的;所罗门想要了解的紧迫感依然困扰着他,但了解到自己的有限,并信靠神时,就能够找到不同的意义途径—信心、感恩和信靠这位比自己更大的神。


所罗门评估享乐/喜乐—作为满足人想要了解之紧迫感的一种方式,却发现它是一个死胡同。

在第2章,所罗门转向了另一种探索的途径。第1章以所罗门思考智慧的益处作为结束,它是通过理性和努力寻找人生意义的能力。现在,他转向去思考享乐/喜乐。如果发现工作和智慧是hebel/蒸气般的/虚空,或许享乐会给出一个人生意义的答案。或许,如果他专注于享乐的经验,就能发现在人生中满足的途径。毕竟所罗门极其富有,所以追求享乐应该没有实际性的限制。

所罗门继续通过不同的测试案例来做调查。测试的本质是:从所罗门的经验和成就上而来的享乐,是否会允许他明白神的目的和旨意。

所罗门写道,他做了内心推理,心里说是对希伯来文单词 leib的翻译。‘Leib’ 在旧约中出现了593次,在钦定本中有508次被译为“心”。在这里可以译为“对他的心说。”所罗门让我们看到他的内心深处,告诉我们他的内心对话。这是一个圣经例证,向我们显示最智慧的人不仅会自言自语,而且对他灵里思想的不同功能,有着相当敏锐的认知。他意识到自己的意志与欲望和渴望是分开的。同样,他也意识到内心深处存在着需要被满足的渴望。他推理了,然后选择了。在这个案例中,他在通过享乐的经历,为他的心灵寻找满足。

所罗门对自己说,来吧,我以喜乐/享乐试试你,你好享福。貌似所罗门是在用他的思想对他的心说话。他在授予许可,做出选择采取行动。所罗门的自我意识是,他实际上可以让他的理性脱离他的内心。在传道书3:11,所罗门将告诉我们,神已经将永生放在人的心里(leib)。因此,所罗门好像在选择允许他的内心去追求享乐,为的是要看它是否会满足他对人生意义的渴望。它不能。所罗门论到享乐说,“有何功效?”

所罗门论到嬉笑说,“这是狂妄。”嬉笑是高兴的表现,但是嬉笑本身并不包括人生真正的意义。它是对永恒因素的反应,是一项经历或时刻的终极结果,但是它本身并没有实质。一个人完全无理由的笑,在任何人看来都很疯狂。单一的嬉笑就是狂妄。所罗门并不反对嬉笑;在下一章他说到“笑有时”(传道书3:4)。在同一节经文中, 他也给出了它的反面“哀恸有时。”

嬉笑并没有持久性。通过测试他内心享受人生和活出纯正态度的能力,所罗门发现这是徒劳的。生命中许多事情是痛苦和困难的。存在的意义不是单纯地笑着面对所有的境遇,那样的倾向是狂妄。最终,嬉笑会成为一种忽略现实的手段,而不是享受。即使在一段充实的享乐和娱乐中,我们的灵魂仍然有一些想要被满足和渴望的事情。追求嬉笑和快乐的人生会让大多数的人感到空虚和浪费。这是虚假的,无法触摸的、轻率和蒸气般的感觉。

享乐(或喜乐),所罗门说,“有何功效?”更字面一些的翻译是,“它能带来什么呢?”这个反问句所建议的是:享乐,正如智慧一样,在帮助人类调和意义和实践经验上有它的局限性。它是蒸气,什么也带不来,什么也没留下;它存留片时,就消失了。

传道书 2:1-2

我心里说,“来吧,我以喜乐试试你,你好享福。”谁知,这也是虚空。2我指着嬉笑说,“这是狂妄”;论喜乐说,“有何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