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2:1-2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传道书 2:1
  • 传道书 2:2

所罗门评估享乐/喜乐—作为满足人想要了解之紧迫感的一种方式,却发现它是一个死胡同。

在第 2 章,所罗门转向了另一种探索的途径。第 1 章以所罗门思考智慧的益处作为结束,它是通过理性和努力寻找人生意义的能力。现在,他转向去思考享乐/喜乐。如果发现工作和智慧是 hebel/蒸气般的/虚空,或许享乐会给出一个人生意义的答案。或许,如果他专注于享乐的经验,就能发现在人生中满足的途径。毕竟所罗门极其富有,所以追求享乐应该没有实际性的限制。

所罗门继续通过不同的测试案例来做调查。测试的本质是:从所罗门的经验和成就上而来的享乐,是否会允许他明白神的目的和旨意。

所罗门写道,他做了内心推理,心里说是对希伯来文单词 leib 的翻译。‘Leib’ 在旧约中出现了 593 次,在钦定本中有 508 次被译为 “心”。在这里可以译为“对他的心说。” 所罗门让我们看到他的内心深处,告诉我们他的内心对话。这是一个圣经例证,向我们显示最智慧的人不仅会自言自语,而且对他灵里思想的不同功能,有着相当敏锐的认知。他意识到自己的意志与欲望和渴望是分开的。同样,他也意识到内心深处存在着需要被满足的渴望。他推理了,然后选择了。在这个案例中,他在通过享乐的经历,为他的心灵寻找满足。

所罗门对自己说,来吧,我以喜乐/享乐试试你,你好享福。貌似所罗门是在用他的思想对他的心说话。他在授予许可,做出选择采取行动。所罗门的自我意识是,他实际上可以让他的理性脱离他的内心。在传道书 3:11,所罗门将告诉我们,神已经将永生放在人的心里 (leib)。因此,所罗门好像在选择允许他的内心去追求享乐,为的是要看它是否会满足他对人生意义的渴望。它不能。所罗门论到享乐说,“有何功效?”

所罗门论到嬉笑说,“这是狂妄。” 嬉笑是高兴的表现,但是嬉笑本身并不包括人生真正的意义。它是对永恒因素的反应,是一项经历或时刻的终极结果,但是它本身并没有实质。一个人完全无理由的笑,在任何人看来都很疯狂。单一的嬉笑就是狂妄。所罗门并不反对嬉笑;在下一章他说到“笑有时”(传道书 3:4)。在同一节经文中, 他也给出了它的反面“哀恸有时。”

嬉笑并没有持久性。通过测试他内心享受人生和活出纯正态度的能力,所罗门发现这是徒劳的。生命中许多事情是痛苦和困难的。存在的意义不是单纯地笑着面对所有的境遇,那样的倾向是狂妄。最终,嬉笑会成为一种忽略现实的手段,而不是享受。即使在一段充实的享乐和娱乐中,我们的灵魂仍然有一些想要被满足和渴望的事情。追求嬉笑和快乐的人生会让大多数的人感到空虚和浪费。这是虚假的,无法触摸的、轻率和蒸气般的感觉。

享乐 (或喜乐),所罗门说,“有何功效?”更字面一些的翻译是,“它能带来什么呢?” 这个反问句所建议的是:享乐,正如智慧一样,在帮助人类调和意义和实践经验上有它的局限性。它是蒸气,什么也带不来,什么也没留下;它存留片时,就消失了。

传道书 2:1-2

我心里说,“来吧,我以喜乐试试你,你好享福。”谁知,这也是虚空。2我指着嬉笑说,“这是狂妄”;论喜乐说,“有何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