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2章



传道书 2:1-2

所罗门评估享乐/喜乐—作为满足人想要了解之紧迫感的一种方式,却发现它是一个死胡同。

传道书 2:3-9

所罗门在坚持智慧的同时,也追求享乐的顶峰和人们享受自我的不同方式,并反思自己无与伦比的成就和收获的经验。

传道书 2:10-11

所罗门哀叹他享乐的追求和成就并没有引致持久性的满足感。

传道书 2:12-17

所罗门对时间使理性和经验的价值变得晦涩而表示不满。当论到减轻人类理解的紧迫感时,智慧像狂妄和愚昧一样,如蒸气一般。

传道书 2:18-23

所罗门考察他遗产的命运和他辛勤劳碌的内在价值,并且绝望,因为他要将所有的一切都留给那最终会挥霍之人。

传道书 2:24-26

所罗门从无法通过理性和经验找到人生意义的沮丧中转离,通过信心的生活和对神的感恩寻找意义和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