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章概述

当所罗门进一步探索智慧和狂妄时 (基于经验和理性的基础之上),他理解中的挣扎处处受挫,但最终引向了一个解决方法,也就是最终的发现。当我们找到信靠神的根基时,目的、意义和喜乐就随之而来。虽然我们不能完全理解,可所罗门发现跟随神的经历益处甚大。

当所罗门调查的根基是自己的理性和经验时,找到的只有徒劳。世上最智慧的人,拥有似乎无止境的资源,也无法靠自己达到目标。

但是以信仰的根基出发,将人生的奥秘交托于神,而非自己试图辩解的话,反而解开了理性,并将其变为智慧。它解锁了经验的徒劳,且赎回了喜乐。

所罗门立志在人们努力完成的所有事情中发掘人生的目的,诸如科学、工业和劳工之类的事情。第二个调查的领域是思想领域—我们可以将其归类于哲学或神学。除非是基于信仰根基之上的探索,否则这些事情都是无意义的。

尽管所罗门有担心存在事物转瞬即逝的本质,他仍作了总结:当享受生命,并肯定他的劳碌是有益处的,因为这是神对他的愿望(2:24-26)。本章的结束是有救赎性的;所罗门想要了解的紧迫感依然困扰着他,但了解到自己的有限,并信靠神时,就能够找到不同的意义途径—信心、感恩和信靠这位比自己更大的神。



传道书 2:1-2

所罗门评估享乐/喜乐—作为满足人想要了解之紧迫感的一种方式,却发现它是一个死胡同。

传道书 2:3-9

所罗门在坚持智慧的同时,也追求享乐的顶峰和人们享受自我的不同方式,并反思自己无与伦比的成就和收获的经验。

传道书 2:10-11

所罗门哀叹他享乐的追求和成就并没有引致持久性的满足感。

传道书 2:12-17

所罗门对时间使理性和经验的价值变得晦涩而表示不满。当论到减轻人类理解的紧迫感时,智慧像狂妄和愚昧一样,如蒸气一般。

传道书 2:18-23

所罗门考察他遗产的命运和他辛勤劳碌的内在价值,并且绝望,因为他要将所有的一切都留给那最终会挥霍之人。

传道书 2:24-26

所罗门从无法通过理性和经验找到人生意义的沮丧中转离,通过信心的生活和对神的感恩寻找意义和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