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11:1-5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传道书 11:1
  • 传道书 11:2
  • 传道书 11:3
  • 传道书 11:4
  • 传道书 11:5

神决定将来的事,而且祂的作为超越我们可控制或理解的能力。在接受现实的同时,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留意我们的管理工作,而非被不确定性所麻痹 (或蒙蔽)。

11 章以将你的粮食撒在水面的图画开始。译为 “粮食” 的一词在传道书 10:19 译为 “筵席”。人为什么要撒粮食或饮食在水面上呢?所罗门所想的似乎是容器中的粮食,比如船,否则,粮食会很快下沉。所罗门说我们日久必能得着。为什么有粮食却不吃呢?或者把它存在粮库里,这样就可以随时去拿?

所罗门所提出的原则似乎是在促使我们应当以投资的心态对待生活。保留某物的最佳方式通常是放手。有趣的是,这并不是一个建议,而是一个命令,宣布因果。当将你的粮食撒在水面包括释放对宝贵之物的控制,我们的粮食,我们的食物。圣经一般会将海洋描述为一个混乱的画面。这里,我们被劝诫要将自己的资源入不确定的海洋 (生命的全部就是一片不确定的海洋,这是现实)。

无论将粮食放在篮子里还是船上,我们都无法控制它的走向;它会遇到怎样的风暴,或者会赶上怎样的潮汐,我们都无法控制,但所罗门宣称我们日久必能得着。与放手相反的态度是积存。耶稣说一个人决定通过盖额外的库房来积存他的财产,将他所有的一切都储存起来,为长久和奢侈的退休生活提供经费。但是,耶稣指出,这人意外身亡,他所积存的粮食对他无益 (路加福音 12:16-21)。要 “在神前富足”,我们需要不断地在我们周围的社区里投入资源。

我们若想要存储粮食以备后用,就不会想到将你的粮食撒在水面,而是把它存入谷仓,就像耶稣比喻中的富人一样。所罗门的宣称表示,我们潜意识里所认为的 “安全” 实际上是一个假象。相反,我们认为的“冒险”实际上是相当安全的。保留我们所宝贵之物的“安全”方式是将其放手于不确定的海洋,放弃占有权。

这一原则有许多应用方式,当然也可以应用于孩子身上。如果我们试图占有他们,而非在合适的年龄放手,就会失去他们。要么他们错过实现自己的设计,要么就叛逆。但是,如果我们在教导他们美好的价值观、如何做正确的决定、该相信什么,以及该如何看待事情之后,就将他们放手于纷杂的世界,很有可能他们会在合适的时间,以一个功能齐全的成人回到我们身边。

在其他的关系中也是如此。当我们试图占有他人、控制他们时,实际上是在将他们推开。他们有欲望要逃离束缚,获取他们的自由。可是,当我们尊重他们的自由时,是在邀请他们进入一个健康的关系。

试图积聚关系会毁灭团体;试图积聚财富会毁灭自己。整本圣经都在强调慷慨的重要性。当我们投资时间、精力或钱财在神的工作上时,就将财宝积到天上。在登山宝训中,耶稣劝诫我们要积财宝在天上。

这要求我们遵循所罗门的原则,将我们的时间、精力、关注点和其他资源都撒入不确定的海洋,即生命的环境中。我们可能会为他人做些事情,但他们不会感激,甚至会引向意料之外的后果。然而, 寻求将财宝积在天上不仅仅是将粮食撒在不确定的海洋,也是在确保我们永远拥有它们。我们也获取额外的益处,使我们的心朝向天上,因为 “我们的财宝在哪里,我们的心也在那里” (马太福音 6:19-21)。

随之而来的是我们应当避免生命中任何层面上的积蓄,以投资者的身份来面对生命的全部。在今生,我们可控制的微乎甚微;对于大多数的事情而言,我们所能做到的最佳状态是松开控制权,信靠神。并且,我们可以通过传道书所教导我们的这些原则如此行。当我们指导自己可控的那为数不多的事情时,所罗门就引导我们迈向了勤奋、智慧和信心。

所罗门建议我们适当地将自己的人生视为投资,就是对他人、下一代,或者对永生的投资。

涉及向海外出售谷物的商业投机活动可能是一个适当投资心态的不错例证。首先,它要求将保管权交给托运人,他们会下船只在水面上。我们不能为了投资粮食,而紧抓着粮食不放。我们不惜放手,将它出,盼望能够有一个赢利的回报。任何投资都要求某种程度上的保管权转让、某种程度上的放手、信任和盼望。

同样,任何投资都需要时间。海外谷物出售的回报可能会花日久才能实现。现在愿意推迟吃粮食,以便日后会有更多的粮食,这样的愿意之心是所有投资的精髓。作为一个有巨大财富和智慧的人,所罗门很有可能比所有的人都明白投资的心态。积财宝在天上要求我们所盼望的投资和回报之间拥有漫长的时间跨度。

第2节也可以在投资的上下文中作以理解,鼓励我们分散风险。所罗门敦促我们:由于不确定性,所以要分给七人,或分给八人因为你不知道将来有什么灾祸临到地上。普遍的投资做法就是在投资中限制投资的集中度,以抵御风险。保险的概念是这项原则的一种应用。每个人都在共同储金中付一点点钱,因为通常只有少数人会经历灾祸。所罗门建议任何一项投资的最大风口是八分之一,也就是 12.5%。

由于我们能够适当地将所有事情都以投资的角度来看,那么就能够以相似的方式来思考我们的时间。我们每个人每周都有168个小时。我们必须选择如何按家庭、朋友、个人成长、工作、娱乐锻炼等方面的投资来分配时间。所罗门在这里劝诫的一个应用就是敦促认知。我们知道当如何使用自己的资源吗?我们的时间和金钱?我们在资源分配上是深思熟虑,还是随波逐流?这里所建议的是要深思熟虑和拥有投资心态,因为你不知道将来有什么灾祸临到地上

有些人将这一节经文解释为对慷慨的提倡 (分给一词也可以译为 “给”)。因为我们不知道将来有什么灾祸临到地上而分配,这一点支持所罗门所想的投资原则。然而,慷慨应当被视为我们“投资组合”中的一部分,即我们如何分配时间和金钱的资源。捐赠可以是我们多元化的一部分,因为我们不会知道自己服侍他人和积财宝在天上的机会何时会因灾难而终结 (马太福音 6:20;路加福音 12:13-21)。重要的是,在我们还有机会的时候向他人行善。

在我们思考如何投资自己的时间和才华资源时,需要牢记因果是事实,并不是我们希望的结果。以不现实的角度来投资是一个糟糕的想法。云若满了雨,不可避免地就会倾倒在地上,不论我们喜欢与否。所以,我们需要合宜地进行投资。当我们看见雨要来时,就应当以一种善用雨水的方式来投资我们的资源,比如浇灌庄稼,而非以雨水会破坏的方式来投资我们的资源,比如计划一场野餐活动。

接下来,所罗门告诉我们树若向南倒,或向北倒,树倒在何处,就存在何处。当我们看环境时,它就是那样,不管是什么原因所致。树倒在何处,就存在何处,与它所倒下的方向无关。当我们考虑自己的资源,以及如何投资它们时,看清事物的本身很重要。以现实的本质来拥抱它。人很容易看我们想看的,而非看事实的本相。所罗门想让我们真实地看。事实就是事实。它是如何变成事实的,并不影响它是否是事实的本质。或许所罗门是在敦促我们来接受现实,然后在可能的现实中做智慧的投资。在接受的同时,我们必须放手,且留意我们是无法控制结果的。

投资需要积极主动,我们的工作是看清现实,然后通过做智慧的投资来改善现实。然而,分散注意力会阻止我们完成这一重要的管理工作。当雨水来临之时,不去预备撒种或收割庄稼,因为看风的,必不撒种;望云的,必不收割。当我们被娱乐或懒散分散注意力时,投资的机会就会错失。这可以是在家中错失与孩子或家人互动的机会,也可以以任何方式,发生在任何地方。如果我们有意以投资为中心生活的话,各种各样的投资机会就无处不在。但是,分心的事物也无处不在。

当我们以投资为导向时,以事情的本相来看待它们就很重要。现实的一部分就是我们的理解力是极其有限的。所罗门通过告诉我们神在做事来强调这一点,行万事之神的作为,你更不得知道。我们的工作是以最大的能力来做投资,但神会决定后果。我们可以将后果交给祂,相信祂的道路高过我们的路 (罗马书 11:33)。试图通过理性和经验来理解神是 “hebel”,是一个蒸气般的奥秘。

我们不应该有“我们已经弄清楚周围世界”或者“我们让神弄清楚”的假象。所罗门坚持说,风从何道来,骨头在怀孕妇人的胎中如何长成,你尚且不得知道;这样,行万事之神的作为,你更不得知道。现代科技越是允许人类深挖创造的奇妙,创造物具有如此复杂的设计细节是如何以如此惊人的秩序运作的神秘感就变得越大。

当我们遵循所罗门的建议,智慧地投资我们的时间和财宝资源时,需要时常牢记:只建基于理性和经验的理解力所获取是 “hebel”、虚空,捕风。我们使蒸气变成有形之物的唯一能力是通过信心 (希伯来书 11:1)。

我们不了解行万事之事神的作为,是本书的重点。所罗门发现这一点,是通过寻求和未能藉着信仰之外的理性和经验来了解人生的意义。他的追求从某一方面来看是完全受挫的,因为他想要了解神行万事的因果关系,却无法抓住它 (传道书 3:11;7:14;8:17)。

然而,从另一方面来看,所罗门的追求是成功的。他学习到如何接受现实,树倒在何处,就存在何处。现实的真理是行万事之神的作为超出了我们所能抓住的能力。试图运用我们的智力来看神所看的,就是 “hebel”、虚空、试图抓住蒸气。目的和平安只能通过建基于信心基础上的理性和经验来获取。没有信心,我们想要了解的追求只能发现混乱和毫无意义。

传道书 11:1-5

当将你的粮食撒在水面,因为日久必能得着。2你要分给七人,或分给八人,因为你不知道将来有什么灾祸临到地上。3云若满了雨,就必倾倒在地上。树若向南倒,或向北倒,树倒在何处,就存在何处。4看风的,必不撒种;望云的,必不收割。5风从何道来,骨头在怀孕妇人的胎中如何长成,你尚且不得知道;这样,行万事之神的作为,你更不得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