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10:5-11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传道书 10:5
  • 传道书 10:6
  • 传道书 10:7
  • 传道书 10:8
  • 传道书 10:9
  • 传道书 10:10
  • 传道书 10:11

所罗门看见社会中愚昧的证据,并警告听众不要以冷漠、邪恶或不公来回应生命的奥秘 (hebel)。智慧是通往成功的真正道路。

现在,所罗门陈述日光之下一种具有广泛影响力的祸患。这一祸患像是出于掌权的错误。当掌权者错误时,会对国中每一个人都造成不利的影响。因此,这些祸患的例子所涉及的是会引起广泛负面影响的事件。

第一个会产生广泛影响的祸患实例,就是愚昧人立在高位;富足人坐在低位。这里的祸患似乎是那些有成就的人、富足人不被尊荣,而愚昧人却被尊荣。当一个社会开始尊荣愚昧人过于那些颇有成就之人时,就是腐败整个社会的祸患

圣经谴责以不正当的方式来获取财富 (通过腐败或不公),却正面积极地描述以诚实来获取财富。财富能够显示富足人所做的智慧选择,既尊荣又可取。引向获取财富的活动 (比如增加羊群或增加农产品产量) 创造了就业率,且为社区昌盛提供了丰富的产品。当这种产业不被尊荣,反倒是愚昧人被高举的话,就是污染整个社会的祸患

新约反对贪爱钱财,且倡导耶稣的跟随者要将神的国度放在首位 (马太福音 6:33)。它并不禁止财富,但指导那些人在享受自己财富的同时,也要慷慨地给予 (提摩太前书 6:17-19)。耶稣爱那少年财主 (马可福音 10:21),并没有对少年人遵行律法行义表示疑惑。但是,耶稣告诉少年人他缺少一样,就是变卖所有的,跟随耶稣。门训的主要原则是万事都要按管理和服侍神的方式进行 (参传道书 5:13-17 注释,查看该主题的更多细节)。

在接下来的经节中,所罗门提出另一点,是有关仆人王子的。他说,他见过仆人骑马,王子像仆人在地上步行。

在影响整个社会之祸患的语境中,这会有什么含义呢?鉴于所罗门有着广泛的外交关系,他有可能是在利用自己对不同国家观察的经验。在兴盛的国家,仆人可能会骑马,因为在兴盛的国家骑马并不是一个特权,而是一种交通或产业工具。但是,在贫穷的国家,马可能就是一种奢侈。而且,在非常贫穷的国家,马匹或许是负担不起的消费,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个贫穷的国家,王子可能像仆人一样在地上步行

将这一观察与所罗门先前的描述联系在一起似乎是合理的,这先前的描述就是愚昧人立在高位;富足人坐在低位祸患。在一个 “成就被藐视,或者财富从有产业的人手里夺去,且被有权利之人赋予那些他所喜爱之人” 的社区里,愚昧是被尊荣的。认为人们会在没有动力的情况下工作,就是愚昧。可预测的结果就是贫穷。最终,就不再有财富可以消耗,甚至王子将会步行而非骑马。

所罗门似乎很清楚地认为:智慧会使产业引向财富,但现在他给出四种情况,其中产业可以引向灾难。那挖坑的、拆墙垣的、凿开石头的、劈开木头的如此做是要成就能够赢利的事物。挖坑的可能指的是挖水井,或者是盖房子的部分工程。拆墙垣的可能是装修项目,或是攻取获胜的一部分。凿开石头的提供建筑材料,而劈开木头的可以提供生火的木柴或建筑材料。

这是一个广义原则,适用于日光之下的万事,即产业的应用总是有风险的。生命中的每一个决定都涉及折衷权衡。即或是以智慧和勤劳来追求生活,这样的风险也是不可避免的。然而,这些风险可以通过合宜的计划和准备来权衡和减轻。

这就是第五个活动的要点,将钝了铁器刃磨快,使工具的效力最大化,使潜在的损失最小化。一把快斧也可以使达到预期目标所消耗的力气最小化,且增加生产效率。然而,花在刃的时间不能用于砍东西。从中可获取的智慧原则就是:合宜的计划和准备既可以使风险最小化,也可以增加生产率。

之后,所罗门转向了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以进一步巩固合宜计划和预备的需求。他说道,未行法术以先,蛇若咬人,后行法术也是无益。在这个例子中,耍人固定了他的眼镜蛇,但很显然,在他将其投入使用前,并没有花时间训练这条蛇。所以,他并没有从中获利,反倒被咬。这也是一个普遍原则:益处/利润需要充足的投资。那些为要避免必要投资而寻求捷径的人将获得愚昧的回报。

传道书 10:5-11

我见日光之下有一件祸患,似乎出于掌权的错误,6就是愚昧人立在高位;富足人坐在低位。7我见过仆人骑马,王子像仆人在地上步行。8挖陷坑的,自己必掉在其中;拆墙垣的,必为蛇所咬。9凿开石头的,必受损伤;劈开木头的,必遭危险。10铁器钝了,若不将刃磨快,就必多费气力;但得智慧指教,便有益处。11未行法术以先,蛇若咬人,后行法术也是无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