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10:5-11

本书概论

作为圣经中最具吸引力的书卷之一,传道书着手于一项基础而又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对人类发现、理解、寻找人生意义和目的的渴望,以及作为无限的神所创造于世上之有限的被造物这一实际现实的存在进行和解。所发现的事实是,人类的理性和经验在寻找人生目的上是不足胜任的。如果单一依靠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我们只能找到徒劳和狂妄。然而,如果我们以信仰开始,就能有效地利用人类的才能来实现智慧和成就感。

传道书预言了人类哲学在脱离信心和信仰的情况下是无法找到人生目的的,同时也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哲学解决方法:以信仰开始。

作者(希伯来文是Kouhelet 或者是“汇集者”)尝试着理解“日光之下”的人生。人们普遍认为“Kouhelet”是以智慧著称的所罗门王,他的目标是将哲学和周围的现实世界相融合。

所罗门邀请我们加入这一伟大的寻找之旅。若是有人可以利用理性、通过人生经验来发现人生的意义的话,那就是所罗门了。所罗门拥有巨额财富,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调查研究之上。他无与伦比的智慧使他有能力设计许多活动,并评估其结果,来决定其含义。

所罗门的结论是黑暗的,却很现实: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无法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来了解。正如河流不断地流向大海,一个生命也流向下一个生命。没有信仰的基础,生命是毫无意义的。

所罗门与我们分享了他通过理性和经验寻找意义的实验。他尝试成就,并参与大量的建筑项目;他尝试各种享乐和娱乐活动,涵盖了葡萄酒、女人、歌曲的方方面面。他不遗余力,却徒劳无功。所罗门的经验用一个词做了总结:hebel。Hebel在希伯来文意为“蒸气的”,是烟雾、是薄雾,是一种存在,却无法抓住的东西。你看它片时,随即就消失了。这就是建基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人生哲学。

传道书解决了我们思考却又不常说到的种种事情,在这些事情上我们可能不会像所罗门那么努力。传道书结合了意象和直接描述,是和解世上生命和天上奥秘的一项诚实的尝试。

传道书拒绝作任何的调解,以至于很多人将其描述为消极和压抑的。然而,在本书发现的真理是真实的,现实可能需要慢慢品味,但所罗门劝诫我们要看清现实。

当所罗门亲自看到现实时,这使得他转向神,并找到满足感。人生可以是困惑和复杂的。貌似我们生活在云雾中,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和经验来弄清楚;但是,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在神里面的信心,就能自然清晰了。所罗门以劝告作为总结,人生的满足是通过遵循神的方式而得以成就,因为在最终的审判中,祂将决定所有行为的意义所在。

耐心和受教的读者会在这些章节中发现真理、盼望和挑战。最终,这是一种奇怪的喜乐,只有通过充分考虑神的奥秘才能找到。


本章概述

第10章的主要信息是避免愚昧的影响力,并且坚定地立在智慧的根基上。社会充满了陷阱和危险。对于世界神秘且不可控的本质,愚昧人的回应是尝试驯服和掌握他们周围的一切。生命是一个谜,但不要让这一事实成为向愚昧生活小毒品妥协的理由。

为了证明这一点,所罗门透过世界上糟糕领导力的因果关系作以谈论。邪恶影响产业、角度和个人行为。控制万事的公式并不存在,因此我们必须以开放的态度来坚持自己的计划,且信靠宇宙的神,来明白环境的谜团。

所罗门也使用了同样的框架来谈论智慧的谨慎管理。一点愚昧影响深远,而且对我们而言,有许多成为愚昧的机会—跟随自己的本性、回应他人的作为、试图控制环境,仅举几例而已。当然,也有操练智慧的机会。


所罗门看见社会中愚昧的证据,并警告听众不要以冷漠、邪恶或不公来回应生命的奥秘 (hebel)。智慧是通往成功的真正道路。

现在,所罗门陈述日光之下一种具有广泛影响力的祸患。这一祸患像是出于掌权的错误。当掌权者错误时,会对国中每一个人都造成不利的影响。因此,这些祸患的例子所涉及的是会引起广泛负面影响的事件。

第一个会产生广泛影响的祸患实例,就是愚昧人立在高位;富足人坐在低位。这里的祸患似乎是那些有成就的人、富足人不被尊荣,而愚昧人却被尊荣。当一个社会开始尊荣愚昧人过于那些颇有成就之人时,就是腐败整个社会的祸患

圣经谴责以不正当的方式来获取财富(通过腐败或不公),却正面积极地描述以诚实来获取财富。财富能够显示富足人所做的智慧选择,既尊荣又可取。引向获取财富的活动(比如增加羊群或增加农产品产量)创造了就业率,且为社区昌盛提供了丰富的产品。当这种产业不被尊荣,反倒是愚昧人被高举的话,就是污染整个社会的祸患

新约反对贪爱钱财,且倡导耶稣的跟随者要将神的国度放在首位(马太福音6:33)。它并不禁止财富,但指导那些人在享受自己财富的同时,也要慷慨地给予(提摩太前书6:17-19)。耶稣爱那少年财主(马可福音10:21),并没有对少年人遵行律法行义表示疑惑。但是,耶稣告诉少年人他缺少一样,就是变卖所有的,跟随耶稣。门训的主要原则是万事都要按管理和服侍神的方式进行(参传道书5:13-17注释,查看该主题的更多细节)。

在接下来的经节中,所罗门提出另一点,是有关仆人王子的。他说,他见过仆人骑马,王子像仆人在地上步行。

在影响整个社会之祸患的语境中,这会有什么含义呢?鉴于所罗门有着广泛的外交关系,他有可能是在利用自己对不同国家观察的经验。在兴盛的国家,仆人可能会骑马,因为在兴盛的国家骑马并不是一个特权,而是一种交通或产业工具。但是,在贫穷的国家,马可能就是一种奢侈。而且,在非常贫穷的国家,马匹或许是负担不起的消费,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个贫穷的国家,王子可能像仆人一样在地上步行

将这一观察与所罗门先前的描述联系在一起似乎是合理的,这先前的描述就是愚昧人立在高位;富足人坐在低位祸患。在一个“成就被藐视,或者财富从有产业的人手里夺去,且被有权利之人赋予那些他所喜爱之人”的社区里,愚昧是被尊荣的。认为人们会在没有动力的情况下工作,就是愚昧。可预测的结果就是贫穷。最终,就不再有财富可以消耗,甚至王子将会步行而非骑马。

所罗门似乎很清楚地认为:智慧会使产业引向财富,但现在他给出四种情况,其中产业可以引向灾难。那挖坑的、拆墙垣的、凿开石头的、劈开木头的如此做是要成就能够赢利的事物。挖坑的可能指的是挖水井,或者是盖房子的部分工程。拆墙垣的可能是装修项目,或是攻取获胜的一部分。凿开石头的提供建筑材料,而劈开木头的可以提供生火的木柴或建筑材料。

这是一个广义原则,适用于日光之下的万事,即产业的应用总是有风险的。生命中的每一个决定都涉及折衷权衡。即或是以智慧和勤劳来追求生活,这样的风险也是不可避免的。然而,这些风险可以通过合宜的计划和准备来权衡和减轻。

这就是第五个活动的要点,将钝了铁器刃磨快,使工具的效力最大化,使潜在的损失最小化。一把快斧也可以使达到预期目标所消耗的力气最小化,且增加生产效率。然而,花在刃的时间不能用于砍东西。从中可获取的智慧原则就是:合宜的计划和准备既可以使风险最小化,也可以增加生产率。

之后,所罗门转向了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以进一步巩固合宜计划和预备的需求。他说道,未行法术以先,蛇若咬人,后行法术也是无益。在这个例子中,耍人固定了他的眼镜蛇,但很显然,在他将其投入使用前,并没有花时间训练这条蛇。所以,他并没有从中获利,反倒被咬。这也是一个普遍原则:益处/利润需要充足的投资。那些为要避免必要投资而寻求捷径的人将获得愚昧的回报。

传道书 10:5-11 我见日光之下有一件祸患,似乎出于掌权的错误,6就是愚昧人立在高位;富足人坐在低位。7我见过仆人骑马,王子像仆人在地上步行。8挖陷坑的,自己必掉在其中;拆墙垣的,必为蛇所咬。9凿开石头的,必受损伤;劈开木头的,必遭危险。10铁器钝了,若不将刃磨快,就必多费气力;但得智慧指教,便有益处。11未行法术以先,蛇若咬人,后行法术也是无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