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傳道書 10:12-15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傳道書 10:12
  • 傳道書 10:13
  • 傳道書 10:14
  • 傳道書 10:15

不論他們怎麼想,也沒有人知道未來。愚昧人迴避產業,認為他們可以操控環境,使空氣中瀰漫著許多言語—這一切引向的是狂妄和睏乏。

所羅門繼續智慧和愚昧的對比。智慧人的口說出恩言—譯為的詞是 「hen」,意思是 「恩典」。智慧人的言語使他周圍的人獲益。這可能意味著他所說的是正面言辭,可能包括建設性建議,以尋求幫助他人。無論是哪種情況,它都是外向聚焦,為他人尋求最好的。

相比之下,愚昧人的嘴吞滅自己智慧人的口建造他人,愚昧人的言語卻是自我毀滅。愚昧人的意圖可能是要摧毀他周圍的人,可是結果卻是自我毀滅。

愚昧人口中的言語起頭是愚昧;末尾是奸惡的狂妄奸惡的狂妄可能指的是追求犯罪而帶來的不利後果。我們尋求脫離約束的自由,以追求自己的慾望,最終卻淪為成癮的奴隸。我們試圖通過從他人那裡獲取認可來尋求名聲,以至於作為上級的我們,表現得卻像似他們的弄臣或奴隸。

愚昧人試圖用語量來彌補自己言語上的愚蠢,他多有言語智慧人只說需要說的;愚昧人只是不斷地在說,依樣複述著相同的謬誤,從不學習或長進。可以預期的是:愚昧人會以確定的語氣宣布一些他知之甚少或一無所知的事情。

所羅門先前強調過合宜計劃和準備的重要性,為要獲取最大化的利潤或益處,但是擁抱人卻不知將來有什麼事的現實也同樣重要。愚昧人可能會假裝知道,但智慧的計劃者會意識到他的計劃只是一個計劃,在遇到所發生的現實時需要做出改變。所羅門反問道:他身後的事誰能告訴他呢?所暗示的答案是 「沒有人」。

新約雅各書說過類似的話。雅各書 4:13-16 說:

「嗐!你們有話說:『今天明天我們要往某城裡去,在那裡住一年,做買賣得利。』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的生命是什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你們只當說:『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著,也可以做這事,或做那事。』現今你們竟以張狂誇口;凡這樣誇口都是惡的。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

或許雅各是從所羅門那裡學到的這一原則。計劃是智慧之舉,但認為我們知道未來就是高傲。計劃是合宜之舉,卻要以開放的態度來堅持自己的計劃,意識到神知道未來,而我們不知道。

智慧人合宜地計劃,且勤勞地行動。但是,凡愚人,他的勞碌使自己睏乏,因為連進城的路,他也不知道。譯為勞碌的詞是 「amal」 是令人厭煩的勞苦。勞碌使眾人睏乏,尤其是使愚昧人睏乏。所羅門用一個例證來告訴我們,勞碌是如何使愚昧人睏乏的。勞碌使他睏乏到連進城的路,不知道

顯然,這一例證似乎旨在顯示勞碌所帶給愚昧人的極大睏乏。但是,對我們而言,該例證可能比直接陳述更難理解。或許,愚昧人連進城的路不知道的事實,意味著愚昧人太睏乏了,以至於他失去了判斷力、暈眩、無法判斷方位。

愚昧人並不做合宜的計劃。他們要麼完全不做準備,要麼準備時好像自己實際上已經預知未來了。愚昧人並不尊榮勤奮, 反之他們對勤奮過敏,無法不鬆懈地努力工作。然而,有一件事愚昧人卻不厭其煩地在做,那就是使空氣中瀰漫著言語。

傳道書 10:12-15

智慧人的口說出恩言;愚昧人的嘴吞滅自己。13他口中的言語起頭是愚昧;他話的末尾是奸惡的狂妄。14愚昧人多有言語,人卻不知將來有什麼事;他身後的事誰能告訴他呢?15凡愚人,他的勞碌使自己睏乏,因為連進城的路,他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