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10:1-4

本书概论

作为圣经中最具吸引力的书卷之一,传道书着手于一项基础而又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对人类发现、理解、寻找人生意义和目的的渴望,以及作为无限的神所创造于世上之有限的被造物这一实际现实的存在进行和解。所发现的事实是,人类的理性和经验在寻找人生目的上是不足胜任的。如果单一依靠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我们只能找到徒劳和狂妄。然而,如果我们以信仰开始,就能有效地利用人类的才能来实现智慧和成就感。

传道书预言了人类哲学在脱离信心和信仰的情况下是无法找到人生目的的,同时也给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哲学解决方法:以信仰开始。

作者(希伯来文是Kouhelet 或者是“汇集者”)尝试着理解“日光之下”的人生。人们普遍认为“Kouhelet”是以智慧著称的所罗门王,他的目标是将哲学和周围的现实世界相融合。

所罗门邀请我们加入这一伟大的寻找之旅。若是有人可以利用理性、通过人生经验来发现人生的意义的话,那就是所罗门了。所罗门拥有巨额财富,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调查研究之上。他无与伦比的智慧使他有能力设计许多活动,并评估其结果,来决定其含义。

所罗门的结论是黑暗的,却很现实: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无法通过人类的理性和经验来了解。正如河流不断地流向大海,一个生命也流向下一个生命。没有信仰的基础,生命是毫无意义的。

所罗门与我们分享了他通过理性和经验寻找意义的实验。他尝试成就,并参与大量的建筑项目;他尝试各种享乐和娱乐活动,涵盖了葡萄酒、女人、歌曲的方方面面。他不遗余力,却徒劳无功。所罗门的经验用一个词做了总结:hebel。Hebel在希伯来文意为“蒸气的”,是烟雾、是薄雾,是一种存在,却无法抓住的东西。你看它片时,随即就消失了。这就是建基于人类理性和经验的人生哲学。

传道书解决了我们思考却又不常说到的种种事情,在这些事情上我们可能不会像所罗门那么努力。传道书结合了意象和直接描述,是和解世上生命和天上奥秘的一项诚实的尝试。

传道书拒绝作任何的调解,以至于很多人将其描述为消极和压抑的。然而,在本书发现的真理是真实的,现实可能需要慢慢品味,但所罗门劝诫我们要看清现实。

当所罗门亲自看到现实时,这使得他转向神,并找到满足感。人生可以是困惑和复杂的。貌似我们生活在云雾中,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和经验来弄清楚;但是,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在神里面的信心,就能自然清晰了。所罗门以劝告作为总结,人生的满足是通过遵循神的方式而得以成就,因为在最终的审判中,祂将决定所有行为的意义所在。

耐心和受教的读者会在这些章节中发现真理、盼望和挑战。最终,这是一种奇怪的喜乐,只有通过充分考虑神的奥秘才能找到。


本章概述

第10章的主要信息是避免愚昧的影响力,并且坚定地立在智慧的根基上。社会充满了陷阱和危险。对于世界神秘且不可控的本质,愚昧人的回应是尝试驯服和掌握他们周围的一切。生命是一个谜,但不要让这一事实成为向愚昧生活小毒品妥协的理由。

为了证明这一点,所罗门透过世界上糟糕领导力的因果关系作以谈论。邪恶影响产业、角度和个人行为。控制万事的公式并不存在,因此我们必须以开放的态度来坚持自己的计划,且信靠宇宙的神,来明白环境的谜团。

所罗门也使用了同样的框架来谈论智慧的谨慎管理。一点愚昧影响深远,而且对我们而言,有许多成为愚昧的机会—跟随自己的本性、回应他人的作为、试图控制环境,仅举几例而已。当然,也有操练智慧的机会。


愚昧是智慧的对立面,它的影响/后果已经显而易见了。一点愚昧能够毒害大量的智慧。智慧需要以逃避情绪化回应的方式做出行动的选择。

少量的腐化剂(死苍蝇)可以破坏大量的芬芳事物(做香的膏油发出臭气)。同样,点愚昧也能败坏智慧和尊荣。这一个比喻与耶稣使用“酵”来描述罪恶的说明相似。只需要一点点“酵”就能使一大块面团发起,一点罪恶也能败坏整个团体(马太福音16:6)。这一点也与所罗门在9章末尾的陈述相似,“一个罪人能败坏许多善事”。

愚昧是智慧的对立面。智慧人的心居右;愚昧人的心居左愚昧人所做的选择,是智慧人所做之选择的对立面,他们的使各人背道而驰。这就意味着智慧人和愚昧人拥有对立的观点角度和对立的目标。

每个人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意识,允许他们洞察智慧和愚昧的差异。这一点很明显,我们可以称它为“常识”。事实上,并且愚昧人行路显出无知,对众人说,他是愚昧人。然而,人们可能不会公开承认那显而易见的愚昧。这可能是少量愚昧能够污染大量常识的另一种方式。

愚昧人无法逃脱自己的愚昧。他无论走到哪里都在(展现)他的愚昧。他越向偏离(离开),他的愚昧就越发明显,甚至引向了传道书一直在列举的狂妄和邪恶。

所罗门建议我们:掌权者的心若向你发怒时,不要离开你的本位,因为柔和能免大过。译为柔和/镇定的词是“marpei”通常被译为“健康”或“治疗”。对于大过,比如,忿怒的治疗就是柔和柔和镇定要求对周边的环境保持不担忧的状态。掌权者的发怒指我们是危险的,但合宜的回应是不要做出反应。保持镇定,不要反击,这是对不稳定环境的治疗。

译为“发怒”的词是“ruah”,意思是“灵”或“风”。同样的字也用于“捕风”一词,是所罗门用作“hebel”或蒸气的同义词(见传道书1:2的注释)。掌权者的发怒来自他的灵,是以情绪的方式倾倒出来。

智慧的回应要求有柔和镇定的灵。毋庸置疑,任何受到掌权者发怒的人都会情绪高涨,但智慧的表现之一就是聆听情绪,却不允许它们指引我们的选择。智慧包括做出正确选择的能力,即或是在情绪的处境之下也是如此。

传道书 10:1-4 死苍蝇使做香的膏油发出臭气;这样,一点愚昧也能败坏智慧和尊荣。2智慧人的心居右;愚昧人的心居左。3并且愚昧人行路显出无知,对众人说,他是愚昧人。4掌权者的心若向你发怒,不要离开你的本位,因为柔和能免大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