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书 1:3-7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传道书 1:3
  • 传道书 1:4
  • 传道书 1:5
  • 传道书 1:6
  • 传道书 1:7

所罗门描述神的创造是有成效、可信赖、周期性的。他将其与人类有限和困惑的人生作以对比,质疑当人注定要重复自己的方式时,人努力的价值何在。

所罗门开始用一首诗来澄清他关于 “无法抓住” (hebel) 的论述,将注意力集中在哪些可以、哪些不可以通过人的劳碌获得,问到: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

在传道书中有少数有关 “工作” 的词语。希伯来文单词 amal (用于此处) 指向的是令人烦恼的工作。它具有消极的含义,在整本旧约中常被译为劳苦、劳作、祸害、痛苦、悲伤、委屈,特指工作的重负和挣扎。

Amal 在本节以名词 (“工作”) 和动词两种形式出现,动词被译为 “所做的”。这一点使它成为一个强有力的陈述:“…一切的劳碌,就是他所做的…”。这 “劳累的工作” 一词在传道书中使用了三十五次。这里的问题是,“它有什么益处呢?” 前提是它将要发生,生活是有劳苦的。

这一点可能使读者想起亚当堕落的结果,挫折感附加与人类的工作之上 (创世纪 3:17-19)。创世记所展示的挫败感来自试图播种结果子的植物,得到的却是蒺藜。工作是神给人类的恩赐,祂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亚当一份工作去治理全地 (创世记 1:28)。然而,工作的挫败感是咒诅的一部分,“劳苦”是罪在世上的直接结果。鉴于现今的劳苦,所罗门问到这份工作的内在有何益处呢?

为了说明这一点,所罗门发表了一首有关自然循环的诗。人类来来往往,但自然却持续重复它的循环周期。所罗门提到,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因此,自然保持着重复的循环周期。只要地球仍然存在,这一周期就会永远持续下去。但是,我们作为人类会有终结,只能看到下一代兴起。那么,首先我们存在在世上要带来什么影响呢?我们的存在只是延续一个世代的循环吗?这给我们创造了什么益处呢?我们只是像仓鼠一样,在跑笼里奔跑,耗费着能量,却原地打转吗?

这一首诗将神持续到永远的劳作和人来来往往的劳作进行了对比。它暗示了一个比较,人的努力有始有终,神的努力却无休止地一直持续。所罗门将得出结论,那就是对比应当将我们引向信仰,以解决这一冲突。但在此刻,他仍在观察。

工作的果效是暂时的。我们吃,但是很快就会饿;我们聚集财富,却无法在死时带走。因此,工作的果效是蒸气般的,“hebel”,并没有明显的益处。所罗门拥有很强的智慧和技巧来观察,当他这样做时,工作的好处仍然不明显。

人类的世代太阳河流都用作组成循环周期的例子,它们来来往往,只为了再一次的来 (和回)。这是一个旋转木马。当每一个人都沿着有限的直线行进时,天堂却在无限循环地运转。

不住地旋转,按着常规改变着方向,转行原道。有时风往南刮,有时却向北转,但它一直在持续移动,没有休息之地,没有终点。风持续来回地刮。

河流对于地球上每个地方的人类生存都至关重要,任何细心的人都不可能意识不到河流的诸多益处。然而,它们进行“工作”的循环性和永无止境的过程并没有得出结论 (传道书 1:7)。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大海会蒸发,雪落在山上,融化,流入江河,只是为了返回大海。江河从何处流,仍归还何处

如同风一般,水的周期也是循环的。它不断地流动,重复。相比较,我们的生命开始又结束,又怎样呢?我们在生命中投入的所有劳力有什么益处呢?

世世代代到来,开始他们的劳苦,然后,不可避免地会消失。太阳出来带来温暖,然后落下急归所出之地,第二天再次出来,确实就像一个钟表的发条装置。风向南向北刮,不断旋转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目的,就像蒸气一般,一开始看似直接简单,但是经过进一步的观察,它就在你手中消失。它不会结束,也不会充满。 所罗门会提供答案,但答案并不是一个基于观察的逻辑推论。在此刻,所罗门主要是提出一个困境。但是,这首诗给出了一点细微的盼望提醒,地却永远长存。事实上,这些循环周期是如此的可信赖、如此的固定,它们在提醒着我们:有一位有目的性的创造主存在。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呢?答案并不在我们的行为中、我们的成就中。所罗门继续着他的调查。

传道书 1:3-7

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4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5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6风往南刮,又往北转,不住地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7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还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