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傳道書 1:16-18

Verses covered in this passage:

  • 傳道書 1:16
  • 傳道書 1:17
  • 傳道書 1:18

所羅門評估了他對智慧和知識的追求,總結說,它是徒勞的。他將探索的對象轉移到狂妄和愚昧,但是它們也是徒勞。他發現智慧越多,意味着對尋求知識的徒勞性的認知就越大。

我心裏議論更字面的翻譯可以是「我對我的思想說」。我們可能會說,「我思考」。所羅門意識到他得了大智慧,勝過他作王以前耶路撒冷的眾人。他進一步沉思他心中經歷智慧和知識的事。由於所羅門擁有如此偉大的智慧能力,也已經積累了豐富的知識資源,他立志了解智慧,以及狂妄和愚昧

所羅門從神所給他的智慧開始,專心於決定智慧與其對立面狂妄和愚昧的對比是否能夠成為了解神的世界的關鍵,但這一對比並沒有提供答案。結果是徒勞,是捕風。智慧是有價值的,但它並沒有引向全面的了解。

所羅門專心用智慧尋求查究地上所做的事,但是他也專心察明狂妄和愚昧,是調查中的新事。愚昧是智慧的對立面,是所羅門在本書中繼續強調的要點。因為他已經將智慧發揮到了極致,便探索狂妄和愚昧。如果智慧似乎不能提供清楚的答案,那麼他的探索必定會引他去探索生命中的其它現實。

整本箴言書,其中大多是所羅門所著,其前提是「幼稚的少年人」可以通過聆聽智慧的教導而變得有智慧,而不是默認地走入愚昧人那毀滅性的經歷中。由於所羅門在用清楚的詞彙宣稱,從智慧的角度來寫,他不能說智慧愚昧沒有區別。更有可能的是,所羅門給我們兩個對立面以便闡述人類理解的的整體性。在人類理性的整體性中沒有什麼可以解釋人類在地上的目的。嘗試是徒勞的,所羅門知道,因為他試過了。 傳道書給我們帶來的好處是:如果所羅門不能做到的事,就是無法做成的事,省得我們自己去做徒勞的事。然而,不管怎樣,似乎我們所有人依然在嘗試。但是,如果我們將自己的經驗與所羅門的見識進行比較的話,就能夠直接跳到結論,省得我們自己捕風。我們在增加智慧的同時,也在增加愁煩加增知識的,就加增憂傷。貌似智慧帶來的主要作用是更加地認識嘗試了解和理解生命目的的徒勞性。

傳道書 1:16-18

我心裏議論說:「我得了大智慧,勝過我以前在耶路撒冷的眾人,而且我心中多經歷智慧和知識的事。」17我又專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乃知道也是捕風。18因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煩;加增知識的,就加增憂傷。